2011年2月19日星期六

第七节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华夏大地上一次极为特殊的革命运动,是马列主义邪教走入死胡同的鲜明写照。文化大革命注定是要失败的,中国共产党是注定要从肯定走向否定。毛泽东其实心里非常的清楚,共产主义运动就是李自成的城墙上跑战马,是不能停止的,一停止革命,共产党官僚集团就变成了欺压民众的反动统治者,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有道理的,毛泽东的确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然而革命所带来的恶果也是巨大的,革谁的命?革到何时是个头?今天革你的命,明天会不会革到我头上?共产党搬起石头砸向了自己的脚,苍天有眼啊!那些老革命们,你们也有今天!
共产党错就错在他夺取政权取得执政低位,共产党从理论上是不应该执政的,一个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一旦执政,就再也不是无产阶级了,就彻底走向了事物的反面。1949101以后的中国共产党官僚集团,是华夏大地上唯一的大地主,华夏民众的土地都被其霸占。随后的一系列社会主义工商改造,共产党官僚集团也变成唯一的大资本家了,全中国民众都在共产党官僚集团的淫威下苟延残喘。
这场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由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是由林彪率领军队亲自保驾的,是由江青亲自监督的,是由张春桥、姚文元等鼓动呐喊的,更重要的是由周恩来亲自执行的不断迫害共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元老的生死斗争运动。刘少奇、贺龙、彭德怀、林彪都是被周恩来亲自下令迫害死的。共产邪教的本质就是其内斗是十分残酷的,周恩来的确了不得,他的忍让为自己的帮派赢得了最后胜利。红卫兵是这场运动的主角,一群被洗过脑的娃娃,突然就变成了兽性十足的法西斯。他们所到之处,无坚不摧。看到他们,就想起了,他们的祖先义和团,以及其龟孙子愤青,无脑人真是好可怕!但终究是被利用,也没有好下场。从这场运动也涌现了一个伟大的人物,就是张春桥,他的品格是无比高尚的,堪称我华夏民族的骄傲。

[] 《张春桥在法庭上的讲话》(原文)
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我早就想好了有这么一天。
我的发言并不是打算在一个即将走向资本主义道路的政权机器前为自己辩护。但既然今天你们还打算维系一个伪善的辩护程序,我不介意在这里和你们安排的旁听者聊几句。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纯洁无暇的圣人。这个社会有100条或更多的理由指控我有罪,但正如我预料的,你们指控我的罪名在这100条之外,而且制造的罪名非常不专业。比如说与林彪集团合作。那些为我炮制罪状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次曾和林彪集团一起密谋杀光所谓的“文人集团”,也就是无产阶级继续革命派。或许几十年以后,你们会给自己曾经的同谋翻案,同时继续称我为罪人——我会很高兴你们这样做,因为我耻于让另一个懦弱的反革命集团分享我被走资派打击的光荣……
…… 你们现在面临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毛主席。你们试图继承他的权威,你们试图继续尊他为领袖,你们试图宣称自己和毛泽东的革命路线一脉相承,你们知道甚至不能和逝去的伟人对抗……但你们绝对不同意毛主席建国以来的革命路线,本能地要保护自己官僚机构的特权……
因此我们被推上这个审判台来为毛主席的“错误”负责,我对此既感到光荣,又感到惶恐……我作为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具体执行者之一,断然不敢独占这一理论成果的发明权;但我很乐意看到,我因为这一路线而被审判,这是一个光荣的职责!
我知道,我们其中有人会认罪,会痛哭流涕地忏悔,会声泪俱下地揭发自己和林彪集团的合作……这同样在意料之内……历史总会在恰当的时候甩下一些人,因为他们本来就不配历史赋予他们的责任,更加当不起这份光荣。当然,你们不会因此饶恕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能力限于污辱自己……
就在我被审判、被指责的时候。人民公社正在被解散,独立的工业体系正在瓦解,成千上万的人正在以各种罪名被正式或非正式的法庭判罪、私刑处死。那些联动分子正在迅速的被提升,千百万重新获得权力的大小官僚正快活地让子女联姻,为利益集团补充新的血液……这绝不意外。
而且由于你们窃取了人民几十年积累的工业财富,你们有能力在短期内收买人心……让被蒙蔽的人民一起声讨我们革命派的罪行……
这种小伎俩混得了一时,能混一世吗?慎重的说,或许能吧;如果这“一世”指的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话。
我还不老,在我有生之年,未必能看到你们的灭亡,但我可以看到你们的堕落,看到你们的子孙走向疯狂!看到你们镇压群众,看到你们在群众中埋下另一次革命的火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