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9日星期六

第十二节 改革开放

邓小平篡夺了国家最高领导权后,就提出了改革开放政策,而且自命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是一个总设计师,却拿不出一套具体方案,设计的是毫无任何内容的改革开放,只有这么一个名词,成天被那些狗奴才吹来吹去。你要问他怎么改,他就说改革就是摸着石头过河,真是让我无语了,这分明是流氓政客的论调。其实他肚子里不是没有改革方案,而是不敢告诉世人,因为他有一个罪恶的目的,他要把工农民主专政社会主义中国改造成共产党官僚集团专政的中国,他们官僚集团妄图把全国民众的共同财富私自瓜分。经过一段时间改革后,当民众问他这还是社会主义吗?她又创造了一个名词---我们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流氓就是流氓,好一个特色,掩盖了多少罪恶。在华夏几千年历史上,你邓小平将比赵高还要名垂千古!
当你了解了邓小平的家庭出身,就不难理解它的所做所为。她本是大地主阶级的子孙,由于偶然的机会稀里糊涂地被其信赖的周恩来大哥领进了叛国投敌的共产党集团里。他们颠覆了国家政权,同时也被同党伤害了自己家族的亲人。他们本来是大地主的后代,他们闹革命是为了自己夺权,根本就不是为了穷苦工农的解放,他们只是在利用工农大众。他对工农大众是有刻苦仇恨的,特别是他的子女在文革中受的磨难,他是切齿难忘的,他不报复工农大众那才怪了。
8964,当以学生为主的民众的民主改革洪流冲击到他的利益时,特别是另一股以工农大众为主反对他的窃夺国家财富的改革时,他就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屠刀,疯狂地屠杀学生和市民,彻底暴露了政治大流氓的本性。他自知罪责难逃,所以临死要求家人把骨灰撒到海里,并属付家人死后给他抛出了一个政治遗属,以备将来共产党垮台后,为自己清洗罪名,从而保住子孙后代不被民主人士清算。
附:
平的政/治遗/  
(一九九二年六月上午十点,景山后街邓家小院.  

        人老了,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了,我想趁我还清醒的时候给你们交代些事情。 
        你们三人,只有瑞林跟我快四十年了,从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熬成了六十多岁的老头了。而庆 红和锦 涛你们两位,今天算是第一次面谈。第一次面谈就给你们交心,是不是很冒失?是很冒失。其实,我这辈子就是冒失过来的。早年不到20岁,不懂法语、俄语,身无分文就冒失去闯法国、俄国?回国後,冒失地到冯玉祥军队去工作;后来又冒失地去广西搞百色起义,到苏区又冒失地被打成反党分子;解放战争时冒失地挺进大别山。八大以後,毛 席点我当总书记,我却多年不向毛 席汇报工作。文革和文革以後,那就更冒失了。那些事情你们都知道,我就不罗嗦了。我把你们找来,要向你们交代一些我认为应该交代的话。 
        你们知道,年初我去了一趟南方,後来让郑必坚执笔弄出个“南方谈话要点”。很多人讲,这是邓老爷子的临终遗嘱,或者说最後的政治交代。这话不确切。我今後是不会再说什麽太多的话了,但真正的政治遗嘱是不会像这样弄得满城风雨的,真正核心的政治交待怎么能大张旗鼓地宣扬。今天我倒想小范围地真正讲一下我的政治遗嘱,或者说真正的政治交代。 
        首先,我对我们国家的政体现状并不满意,我是这个政体的创建者之—,这十几年也算这个政体的守护者、责任者,但我也是这个政体的受害者。每当我看到朴 方残废的身体,我就在想,我们政体的名字叫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共和国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是什麽呢?应该是民主和法制。我们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为改变现状,这些年我做了一些工作,这个问题并未解决。十几年後,你们当政时也未必能解决。其实,解决的办法是存在的,这就是向美国宪政学习。美国成为超一流强国靠的就是这个东西。中国要成为一流国家,也得靠这个东西。向美国学习,应该理直气壮,比别人差嘛,就应该承认自己的不足。当然,这里面有很多技巧,不要急。但你们有责任去努力、去学习、去实践,这是历史的责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真正建成一个权力来源於人民、法制公平的宪政国家。这也是孙中山的梦想。只有这样,才能说长治久安。 
        第二,台湾问题。香港问题解决之後,中国最大的统一问题就是台湾问题。台湾问题之所在一是现在政体上差距太大。解决这个问题我是看不到了,你们那一代人也未必能解决。但我想有三点你们要把握好:一是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武,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二是大陆的经济要奋起直追,你一直穷下去就永无希望。三是在政体上大概一国两制还不够,一种可能的方式是联邦制宪政之路。中国经济上强大了,政治上又有民主和法制的共和体,台湾问题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第三,发展问题。上面两个问题的基础还是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而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发动老百姓去干,而不能只是政 府去干。要千方百计让全国人民的脑袋来代替总书记、总理的脑袋。我们再聪明也聪明不过人民。我们的政 府管得大多了,要尽可能少管。经济上,老百姓和市场都比我们的计划聪明。我想,只要坚持开放改草,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放手让老百姓去干,也就是坚持不断地发展经济民主,每年增长速度超过7%是有希望的。坚持下去,持之以恒,等你们交班时,中国或许就成了一个小康国家了。 
        第四,中美关系。中国对外关系中最重要的是中美关系。回顾一百年来,对中国欺负最少的大国就是美国了。退回庚子赔款让中国人去美国留学不说,八年抗战,美国的援助比苏联援助多得多!抗美援朝与美国打仗,是金日成和斯大林加给我们的。美国是第一强国,中国的发展和统一都绕不开美国,世界和平和发展也离不开美国。现在为了稳定和发展,我们只能是韬光养晦,绝不冒头,没办法,我们能力不够,手段有限嘛。到了你们那一代,办法可能会多一些。我们要学习美国宪法,美国人会不开心吗?为了国富民强,我们党让人民当家作主和富强的理想不变,但名字是否也可以考虑改成人民党、社会党之类呢?我想,名字一改,中美关系马上会改善。总之,到了你们那一代,手段会多些,办法也会多些。你们也要开明些,灵活些,要有所作为,不要像我们这一代人这么僵化和死板。只要为了国家人民利益,实事求是地去做,就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第五,“动 乱”问题。“动 乱”是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的必然现象。社会成本很高。这个问题,今後会有人来翻旧帐。说你动用了军队,也死了人,责任是躲不掉的。但也还有更大的历史责任,则在於国家前进了,还是倒退了?国家是混乱破败了,还是稳定发展了?真正对历史负责的人,不怕这种责任。尤其要做领袖,更得要有担当。到了你们那一代,也不知会出什麽样的事情,或许是,或许是七四。但你们一定要有对历史和国家的责任感,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只要对中国进步发展有利,该怎麽干就下决心去干。回答“动 乱”这类问题,根本的方法不是去争论,而是实实在在把国家搞好,让人民生活—天天好起来。有人告诉我,党内人才是一代不如一代,我看得依什麽标准衡量。论文才飞扬,我不如毛泽东。论意志坚定,你们可能比不了我。但论科学理性,论勤奋努力,论民主开明,可能会是你们的长处。总之,不要怕事,不要怕祸。要敢闯、敢干、敢负责任。当然,也不要一朝权在手就惹是生非,要不惹事、不生事、干实事,敢负责。有了这种态度,历史也会对“”有一个理性的说法。 
       第六,制度建设。除了政改要在宪法制度上下大气力外,还有党内、政 府内的政治制度搞—些持之以恒的建设。像今天我们只能在小圈子里选江 民,小圈子选你们。这是历史条件,没有办法。但这办法绝不能长期下主。最终,领导人还是靠人民来选,不能靠小圈子和枪杆子。最好是从基层的民主建设抓起。今後我们再也不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了,也不能仅靠枪杆子来维持政权。古语说是得民心者得天下。我看得靠实事求是的本事,靠真理和民心民意来维持和完善政权。你们要有这种观念,今後主要是靠老百姓的税收来养政权。你要老百姓养你,你就必须去代表民意和服务民意。这事从上到下搞风险大,但必须实验。不搞的风险更大。合理的办法是从下到上慢慢演进,先把基层工作做通,农村包围城市,这样风险较小。就像我们八十年代的农村改革一样,先从农村基层的大包乾抓起,而後是乡镇企业,再而後是城市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制度改革也可以这样去摸 河。不要急,但也绝不能不去开拓进取。 

        最後一个问题,是关於你们和我家的一些个人问题。先说我家吧。我家现在不发愁。朴 方服务於残疾人,三个丫头都有自己的事干。我担心的是质方,他是一介书生,不善与外人交流与投机,不能让他从政或搞理论研究。他要经商就由他去吧,但你们要帮我监管他,不能让他搞大,做一个普通人最好。瑞林也算是我家的成员了,你重点就去军队发展吧,努力做好泽 民同志的部下。另外是关於你们两位,虽然都50岁上下,但你们能走到今天我看是也有本领。在苏东问题爆发後,我曾给政治局说要沈着应对,稳住阵脚,冷静观察,韬光养晦,绝不冒头,这话也适合於你们。尤其在泽 民他们主政时,你们要用这20个字去做好助手。今後当你们主政时,这20个字仍是做大事要注意的。只是在20字後面再送你们四个字: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