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日星期日

2012年元旦重温顾晓军先生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

2012年元旦重温顾晓军先生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

很早我们就想对民主提出点建设性的意见,闲来无事,就重温了一下当代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的《大民主时代的民意、思想家、总统》。顾先生在文中把民众意志、思想家与总统三者及其关系阐释的很清楚,是非常难得的一篇好文。只是有一点点问题需要商榷一下,也算是为顾先生的民主理论添砖加瓦。
首先,我们认为,民主就是民主,无须再加任何定冠词。
第二、中国的总理的职责其实就是该文中说的“总统”,如果在中国既要设总理又要设“总统”,那么,我们认为“总统”必须是虚职。
第三、如果要设立虚君制,那么我们认为思想家来担当“总统”职位最合适。而这个“总统”必须由民众推举最杰出的思想家来担当。虚职的“总统”不参入国家管理,只是民众意志的象征,是国家主权的象征。
第四、具体参入国家管理的总理(或者总统)则是由各政党竞选产生。最后由虚职“总统”代表民众意志委以管理国家的大权。
第五、民众意志的形成是通过国民代表大会(简称国会)的众议院来达到。执政党要调动军队必须经过国会的批准,然后由虚职“总统”授权给执政党总理。
总之,思想家必须得到高度的重视,思想家在社会中必须应有一定的地位象征,推举思想家为虚职“总统”便是最好的社会构想。当然我们也可以叫“总统”为国家“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