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7日星期五

拔去锁住海外民运的最后迷雾

拔去锁住海外民运的最后迷雾

众所周知,当今的海外民运普遍被国内民众特别是专制左派人士咒骂为汉奸败类,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从事民主革命的人士都是汉奸败类。海外汉奸民运的最主要表现特征就是同情并支持藏独、疆独和蒙独,其言论严重损害本民族的利益。海外民运这种争着做汉奸的现象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或者民族绝对望尘莫及的。
海外汉奸民运无不对中共早期的卖国行为义愤填膺,然而,他们骂完中共以后,却干着与中共一样的汉奸败类的勾当。早期中共为了夺取政权,一再告诉民众工人阶级无国界,大力宣扬要建设一个没有阶级没有国家的新世界。为了夺取争权,他们不惜鼓动藏、蒙、疆、满、苗、鲜等民族独立。然而中共是个大骗子,当中共夺取政权以后,很快就暴露了原形,他不但把帮助其夺取政权的民众重新沦为中共的奴隶,而且又重新宣扬起了爱国主义教育。
海外汉奸民运之所以争先恐后地做汉奸,完全是因为其经济不能独立自主造成的,他们为了生存不得不被台湾当局所收买。台湾当局都是一些毫无眼光的投机政客,他们只图偏安一隅,他们对大陆的民主革命运动根本不感兴趣,他们甚至害怕大陆的民主革命运动。台湾当局为了确保其永远免于大陆的威胁,甚至在设法分裂华夏民族,这也就是为什么李登辉出台大陆七块论。
台湾当局收买了流亡海外的民运后,又采取了有效的管理措施,目前海外民运大多都被台湾当局控制。为了对海外民运加强管理,他们又成立了各种联合组织如:民阵、民联、民联阵等,旨在加强对各民主党派的控制,在这些党派里大量安插了台湾特工人员,台湾的特工人员甚至一个人身兼多个党派的秘书长。
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这样容易被人收买,收买后竟然毫无廉耻地干着出卖本民族利益的勾当,因此,我们就有理由怀疑,他们同样也很容易就被中共所收买,这也就是海外民运不断爆出双面间谍的缘由。事实上海外民运很多人都在充当着双面间谍。而有些中共间谍本来就是按照中共的命令打入台湾,变身台湾间谍的,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那些要求闯关回国而不得入的海外民运人士,全都是中共派驻海外的间谍。否则,中共巴不得他们回来,把他们抓起来。
海外汉奸民运为了自身生存,其所作所谓,严重阻碍了华夏大地的民主革命运动,这也就是我们华夏黎民党不得不把他们归类的原因了。把严重出卖本民族利益的人士归为汉奸民运,把汉奸民运、极端反对暴力革命的民主人士及一般性的同情藏独、蒙独、疆独的人士都统统归为民主右派。民主右派已经丧失了华夏大地的民主革命领导权,即将被边缘化。
要认清海内外民主党派的价值,就要看到它身后站着的是谁。凡是被中共和台湾当局所掌控的民运,都是特务民运、垃圾民运。凡是进入民主革命队伍的人士,一定要擦亮眼睛,找到你值得追随的革命领袖,站好革命的队伍。
我们必须看到19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在当代华夏大地民主革命运动的重要价值,在这次组党运动所涌现出来的革命两袖,是当今华夏大地民主革命当之无愧的革命领袖。8964事件起源于中共内部的权利斗争,他的价值在于播撒民主革命的火种,而1998年国内民主人士的组党,正是这些不灭的火种开始点燃。正是这些流亡海外以及坚守国内的,而且依然独立自主的民主党领袖,即将领导未来华夏大地民主革命取得最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