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3日星期一

刘刚:揭露一个对王军涛施用美人计的美女教授李薇(有李薇照片)

揭露一个对王军涛施用美人计的美女教授李薇(有李薇照片)

    就王军涛联合十三位民运大佬在过去十三年里对王炳章落井下石一事,我曾多次发文批评王军涛,要求王军涛给王炳章公开道歉。但王军涛一直坚持说他对王炳章的谴责是正确的,他无意就此事向任何人道歉。     201217日,我在法拉盛偶然碰到民主党全委会的一位王先生,王先生提议我同王军涛面谈一次,以便化解误会。我本以为王军涛对王炳章应该有忏悔之意,便欣然前往民主党全委会的办公室,去面见王军涛。     见到王军涛后,王军涛依旧坚持说他对王炳章的谴责是正确的,他无意就此事向任何人道歉。并进而指责是我在搬弄是非,造谣诽谤。王军涛指控我造谣诽谤的主要证据是指我曾经提到王军涛给哈佛东亚图书馆的南希女士写情诗。王军涛说这不是事实,王军涛一再说明,真实情况是,那首情诗是南希和王丹写给王军涛的,而不是王军涛写给南希的。 跟据我在19966月间亲眼所见的事实是,王军涛那时每天都要找南希帮助他完成作业。每次求南希写作业前,王军涛都要先买一杯咖啡,外加一首情诗。南希就多次给我看王军涛给南希写的情诗,其中一首情诗的大意是:

You are the Sun,
(你是太阳,)
I am the Sunflower.
(我就是向日葵。)
I would be happy to be with you all day and night.
(我愿意每天每夜围着你转。)
这本来就是一些玩笑诗句,不伤大雅。王军涛还一再告诉我说,南希就喜欢喝咖啡,还喜欢别人夸奖她。王军涛一再劝我也给南希写诗,这样南希就会心甘情愿地帮助我们。我不会写诗,也就从来不曾写出这样的诗句。南希给我看王军涛的诗句,一方面是跟王军涛开善意的玩笑,另一方面也希望我能够象王军涛一样地写出几首这样的诗句,说是有利于学习英语。 现在,王军涛竟一再同我对质,说这首诗是南希和王丹写给王军涛的,是南希和王丹以此向王军涛表示忠诚。王军涛还说南希和王丹都愿意为此出面作证。这真是让我感到无言以对。我已经多次见到王军涛否认他曾经说过的话,拒不承认他曾经做过的事。于是,我问王军涛,我是否可以录音。王军涛说当然可以录音。我打开录音机,让王军涛将他刚刚讲过的话再重复一遍,王军涛真的就再次重复这些话。我希望有一天,王丹和南希都能按照王军涛所要求的那样,拿出证据来证明他们确实给王军涛写过这样肉麻的情诗和效忠信。 第二天晚上,赵岩就在公共网络上发信,对我进行谩骂,还说我去给王军涛道歉。下面就是赵岩的谩骂诽谤贴:
就在

我一向不理会赵岩的这类谩骂文字。但赵岩的这篇文字,分明是受到王军涛指使,那我就不妨回应一下。 其实,就在看到赵岩的这篇谩骂造谣文字后,当事者之一、民主党全委会的美东分部主席宋书元先生就立即给我打电话,一再说明是赵岩在造谣。宋书元表示只是听到我要求王军涛向王炳章道歉,绝对不曾听到半句我给王军涛道歉的话。宋书元一直在场,希望我跟王军涛友好沟通,是他希望我能够跟王军涛重归于好,他绝没有报警的意图。 现在,这王军涛和赵岩竟将我要求王军涛向王炳章道歉,说成是我去给王军涛道歉。真是颠倒黑白,信口雌黄! 我原本还准备给王军涛留些情面,让他能够保持一点儿中国民运领袖的颜面。但看到这王军涛也同赵岩一样,是要将无耻进行到底了,那我就不必给王军涛保留这最后的尊严了。我不妨进一步揭露王军涛是如何陷入中共美人计陷阱,为包养情妇,贪图享受而贪污挥霍上百万美元民主基金的丑事。

1996
51日,我在美国克林顿政府的帮助下,顺利经香港逃亡到美国。刚到美国时,我在王军涛家住了有十天。王军涛跟我见面不久,就跟我说他包养几个情妇,怕我不信,王军涛还时常点名道姓地说出他的几位情妇的名字,这其中就包括几位民运美女,还有一位做移民的女律师。我一直以为是王军涛在吹牛。后来我亲眼见到了王军涛包养的李薇,方知王军涛并非吹牛。
下面的两个截屏是李薇的档案照片和简历截屏。

1996年,王军涛聚集了几乎所有民运捐款,他成立的中国战略研究所每年仅仅从美国民主基金会(NED)就拿到四十万美元。王军涛亲口告诉我,他从台湾军情局拿到的活动经费要远远多于从NED拿到的钱,另外,王军涛还从港支联、天安门纪念基金会、以及各个政府机构和私人机构获得大笔捐款。那时的王军涛真真是名扬四海威震八方,是中国海外民运的头号领袖。当然,中共政权也将王军涛视作是予以打击的头号敌人。
王军涛自1994年出国,便一直在哈佛大学学习到1997年。王军涛先是就读哈佛尼曼新闻学院一年,随后转入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就读这两所学院的人都是新闻界或各国政界的政要,入学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有至少六年的工作经验。可就在1996年秋季,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来了一位特招的来自中国的妙龄少女李薇,李薇当年只有20岁,毕业于中国著名的国际关系学院。众所周知,国际关系学院是隶属于中国国安部的培养间谍的学校。李薇能够进入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绝对是中国政府刻意安排的。
自从李薇进入哈佛后,王军涛便同李薇成双结对地出入哈佛的图书馆、教室、酒吧,两人几乎形影不离。没过多久,王军涛便抛弃发妻侯晓天,搬出去同李薇同居。
我后来得知王军涛同李薇同居后,便多次警告王军涛小心防范中共的美人计。王军涛不以为然,声称他对付糖衣炮弹的对策是,糖衣吞下,炮弹吐出去。美人照收,中计地不会。
没过多久,王军涛就被李薇报警,被美国警察逮捕。王军涛曾亲口告诉我及其他朋友,说李薇在同王军涛做爱后,便对王军涛手抓脚踢,并拿出一把切菜刀,然后打911报警。待警察来到家里后,李薇手持切菜刀,向警察诉说王军涛就是用那把刀要杀害李薇,王军涛于是被警察逮捕。李薇从此霸占了王军涛在波士顿的房子。王军涛需要回到自己家里去取衣物鞋子,都是要找陈小平等人代劳。

1997
年,王军涛原本报名哈佛政治系,跟随麦克法夸尔攻读政治学博士,也好继续同李薇厮混。但鉴于王军涛在哈佛的学习成绩,麦克法夸尔拒收王军涛为徒。于是,王军涛不得不转到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跟随另一位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教授攻读政治学博士。那时,我也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于是,王军涛又同我成为邻居和校友。
王军涛每到周末,便将李薇接到纽约同居。并带李薇同纽约的民运朋友见面。
李薇受国安部派遣对王军涛卧底,主要任务是要打掉王军涛的中国战略研究所。战略研究所仅从美国民主基金会每年就领取40万美金,从台湾军情局拿到的就更多了。王军涛亲口对我以及陈军等人亲口讲,李薇已经向王军涛承认她是国安部特工。王军涛还说,在李薇出国前,国安部的一位副部长曾经面见李薇训话,令她搞定王军涛。但王军涛就是无法切断同李薇的关系。李薇比王军涛小将近二十岁,将王军涛搞得神魂颠倒。每次我同王军涛一道坐地铁,每见到一位美女,王军涛都要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没有李薇漂亮。我让王军涛看看一幅贴在地铁上的广告美女照片,王军涛依旧木然地说:没有李薇漂亮。可见,王军涛神魂颠倒的程度。
李薇卧底两三年里,一直控制王军涛,使得王军涛利用中国战略研究所NED和台湾军情局搞到的上百万美元都被李薇掌控或挥霍。大部分钱被王军涛转到中国大陆,由王军涛的朋友刘卫华投资于房地产。
大概是在1998年初,中国战略研究所的另两位合伙人刘晓竹和韩联潮终于无法忍受王军涛的贪污腐化和黑箱作业,要求王军涛交待他利用中国战略研究所的名义搞到的上百万政治捐款的去向,王军涛以资助国内秘密活动为由加以拒绝。随后,刘晓竹和韩联潮终于忍无可忍,联合将王军涛开除出战略研究所。从此,中国战略研究所宣告解体。
美国民主基金会调查赞助给王军涛的40万美元,查出有大宗款项去向不明。NED官员声明说:王军涛管钱我们不放心。 从此封杀王军涛。只要王军涛向NED要钱,即便是同王丹一道申请,NED都一概不批准。
王军涛从此一蹶不振,美国NED和台湾有关机构也从此大幅消减对中国海外民运的赞助捐款,这无疑对中国民运是一次最严重的打击。而美女李薇则是这次行动的头等功臣。但王军涛却百般狡辩,说他并不吃亏,因为他让李薇几次人流堕胎。真是无耻得可以。
香港支联会也曾经给王军涛大笔赞助。港支联要求王军涛讲明钱的去向,王军涛只好让他在国内的朋友刘卫华几次去香港或澳门,让刘卫华证明王军涛将收到的钱款用于救助国内的政治犯家属了,用于支助国内民主事业。实际上,王军涛将部分欠款转给了刘卫华,并指使刘卫华投资房地产。但刘卫华投资房地产的钱大幅亏损,刘卫华便到澳门赌场赌博,试图将钱赚回来,结果却赌尽了老本。
当我还在中共监狱时,王军涛就强行将我的名字列在战略研究所的理事会成员,王军涛对NED声称给我们每个理事每个月发1000美金,但我从未收到过王军涛的钱。
王军涛被李薇这位中国美女颠覆得神魂颠倒,输掉了上百万美元用于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捐款。但王军涛不知悔过自新,反而却不断打击陷害王炳章,打击所有有望从NED获得资金的中国民运人士。同时,王军涛还同李薇藕断丝连,同李薇保持秘密联系。就在去年初,王军涛还将李薇的电话号码给我,让我为他同李薇联系。
当年,几乎凡是王军涛的朋友都知道王军涛包养的情妇李薇,也都认定李薇就是中共国安派到王军涛身边的卧底。王丹,陈军,高新,陈小平,南希,陈子华,傅申奇等等,都同我谈论过李薇的问题,无不为王军涛担忧。但王军涛却乐此不疲。
王军涛也不避讳人们知道他包养了这样的一个小情妇外加中共卧底,王军涛总是乐于向人们展示他的这位小情妇。李薇属兔,王军涛亲密地称李薇为兔子。每当有李薇在场,王军涛总是要用老夫二字来自称,就象是在告诉李薇他是老骥伏枥,老牛吃嫩草。
我有幸几次亲眼目睹这个中共卧底折磨王军涛的技俩。那时我跟王军涛都住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楼,我们相隔不到100米,我们常来常往。有几次,王军涛找来几位朋友或记者在他家开会,我们几个与会者就会听到李薇在王军涛的卧房里大声哭闹,不时地乱砸乱摔,搞得噼啪直响。令我们这些与会者胆颤心惊,不时地提出要离开,以方便王军涛和情人温柔一番。但王军涛却一再坚持要在哭闹声中开完会,说他早已经习惯了敌人的干扰和破坏。这不禁令我们起敬,更令我想起我小时候学过的小学课文,讲述毛泽东毛圣人是如何专门在闹市区里读书,锻炼革命意志和毅力的。过去,常听王军涛的亲密战友们吹嘘王军涛是如何如何酷似毛伟大,不禁面目象,而且神似,我还一直都存疑。从李薇身上,我确实看到了王军涛有几分毛伟大的嗜好和秉性。
记得是2007年底的时候,王军涛带上李薇去陈军家参加聚会。我也在,记得参加聚会的好像还有傅神奇等十多人。那时谢万军刚刚来美国,是当时的红人。王军涛立即让陈军将谢万军也叫来。陈军打一个电话,谢万军就过来了,还顺便带来几个人。谢万军一到,大家就都撇下了李薇,纷纷跟谢万军打招呼。就在谢万军逐一同大家拥抱的时候,只见李薇怒冲冲地跑向另一个房间,随即,那里便出来李薇哭泣声,还不是参杂着拍桌子的声音。我提醒王军涛不要太冷淡了李薇。王军涛则是让我过去劝劝李薇。我走到陈军的小书房,只见李薇在那里哭红了眼圈,手拿一本书到处乱拍,拍得噼啪乱响,好像那屋里有消灭不尽的蚊子苍蝇。我耐心地跟李薇谈话。
我真的记不起我都跟李薇说了些什么了。但回想起来,我就好像是电影列宁在十月里,那个斯大林跟瓦西里谈话一样,让瓦西里同志密切关注我们的伟大领袖列宁同志的生命安全,注意保护列宁同志的身体健康,不要让列宁同志过于疲劳,等等,诸如此类。现在想起来不断地被王军涛使唤去安慰他的小情人,我真的就感到我是被人当成是太监一样,令我感到恶心,或者是感到是给王军涛当了一回皮条客一样,令我感到作呕。
后来我本人也陷入共军的美人计,那是中共派来的中共军官郭盈华。我竟发现这郭盈华和李薇所使用的技俩竟是惊人的相似。我敢说她们都受过同样的训练,甚至她们是师出同门。我甚至是敢说他们都接受了乔良的超限战的专门训练。每想这两位女色情,我就立刻会想到蛇,感到有百蛇缠身。对这种毒蛇,务必要彻底揭穿,否则,必定贻害无穷。
我在这里再次敦促王军涛要悔过自新,向王炳章公开道歉。另外,希望王军涛尽早断绝同李薇的关系,并全面揭露中共通过李薇对民运所造成的破坏,追讨李薇骗取的民运捐款。
同时,希望民运人士要从王军涛事件中吸取教训,严防中共美人计。更要严于律己,避免象王军涛那样腐败堕落。
刘刚
2012
115
就在我在推特上发出此文后,中共前警察赵岩又一次跳出来为王军涛狡辩。且看赵岩如何为王军涛打掩护。下面就是赵岩的造谣诽谤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