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4日星期六

华夏智库―――东亚时事解读(2012.3.25)

 
北京时间324日晚间,胡温在海外的特务头子美国前《纽约时报》记者赵岩(樵夫-中国访民推特大同盟临时召集人 ? @QIAOFU88 )在其推特上报料:
“北京消息:胡锦涛就薄熙来王立军事件再做批示:首先要维稳,谨防敌对势力闹事;其次要注意党的形象,尽不牵连其他同志;第三,只要薄熙来同志接受教训,还是我党的优秀人才,不要抓住辫子不放;第四王立军应承担主要责任。”
“北京消息:胡锦涛还具体指示:黄奇帆的职务先不要动,以免造成更大社会反响。今后我们怎样处理他都可以,不急。先让他帮助我们再做一点工作也没有什么不可,他现在也不敢再干什么。其它相关人士,可以先抓几个。但不要太多。还要考虑到今后薄熙来同志重新出来工作,影响要尽可能减小。”
“胡锦涛还批示:当前工作的重点还是维稳,不是薄熙来同志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含糊。要确保维稳工作的经费、人员和组织工作。不能让任何其它工作影响维稳。这是大局,是重中之重。凡是影响到稳定的,一定要毫不手软,该抓就抓,该判就判,该杀就杀!”

从赵岩以上的推特报料,我们可以看到胡锦涛的脑袋还是不糊涂的,胡温倒薄的确是非正义的行为,必将在中共历史上留下一段黑笔。薄熙来在重庆的所为,的确是挽救中共独裁专制的最有效的方法,其唯一错误的就是过分招摇,特别是那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张口闭口毛泽东思想的毛狗余孽,就是这群狗东西捧杀了薄熙来。
赵岩的报料从另一方面证明了,支持薄熙来的中共党内军内的势力也是及其强大的,胡锦涛为了保证国内形势的稳定,不得不暂时妥协以稳定局势。胡锦涛是想延缓对薄熙来的处理,以观察时局再定,从其对黄奇帆的处理上就可证明了这一点。然而温家宝却是急于彻底打倒薄熙来。
最近网上又出现了一篇文章《习近平才是倒薄的真正推手》,然而,其文章从头到尾都没有能够证明习近平是倒薄的真正推手。估计这篇文章也是胡温海外别动队出来放风以推卸责任,看来胡温自知倒薄是不义之举,而且是受到党内、军内强大抵制。习近平肯定乐于胡温倒薄,但是,现在仍然是胡温执政,只有胡温有权决定干什么。倒薄最坚决,而且不倒薄就睡不着觉的人物只有温家宝。因为这些年来,专制左派一直把温家宝当做汉奸卖国贼来攻击,薄熙来又与温家宝关系不睦,薄熙来的重庆做法助长了专制左派的嚣张气焰。试想,温家宝能允许把下一届权力交给薄熙来吗?
专制左派(即毛左派)的代表人物孔庆东于3231052分,在新浪微博发帖称:“全世界人民要团结起来,维护宗教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为世界和平的真善美境界而不懈努力!”。这一现象被大纪元等有关媒体人是解读是急速向右。【大纪元20120325日讯】(大纪元记者陈静慧综合报导)重庆事件引发中国政坛大地震,也令那些曾经为重庆“唱红打黑”模式鼓噪的毛左们坐立不安,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下,曾为毛左代表人物的孔庆东等一天之内突然变调,急速向右,被网友讥讽为:“墙头草”、“投机客”、“变色龙”。
大纪元还说:一向发表极左言论的孔庆东,昨天还为专制唱赞歌,今天就为民主自由叫好,很多民众为孔庆东的快速转身而咂舌。有的民众讽刺道:“不出半个月,孔庆东也叛变了。”还有的表示:“这变化真快,不愧是CCP。”网络一片冷嘲热讽。 著名网络自由撰稿人五岳散人也嘲讽道:“前两天刚夸完司马南、孔庆东两位兄台,在黑云压城城欲摧的状况下保留着死挺重庆模式的风骨,结果这两天一看,居然都在谈民主、改革、自由了……这个世道啊……”等等。
孔庆东微博言论连着三个“自由”,就是没有“民主”二字。根本就不能说明其急速向右。孔庆东要的是专制左派的自由,他仍然是专制左派的代表,从来没有,也不想转变成民主派。孔庆东从倒薄这一事件中清楚地人是到,再也不能继续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毛泽东思想旗帜早已为当今民众所不齿。孔庆东微波言论,是在向人们宣告,专制左派的旗帜已经改换成“真善美”。抛弃“毛泽东思想”而用“真善美”的外衣包装一下其专制左派,是孔庆东通过胡温倒薄事件的积极应对措施。孔庆东甚至再也不能继续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了,因为“复辟文革”的大帽子随时都在给他们准备着。
迄今为止,专制左派是毛左派主导,然而,由于胡温倒薄,这些毛左派将被边缘化,他们即将过渡到宗教神灵派,从此退出专制左派的领域。十八大以后并不是专制右派的胜利,而是以习近平为首的真正的专制左派重登中共国权力舞台。十八大以后,专制右派也将退出中共国权力舞台。一个强大的中共国即将在专制左派习近平的领导下展现在世界面前。
前不久,《公共知识分子》杂志主编王军涛召集一些在美国的与中共都有密切联系的各路知名民运认识召开了一场有关胡温倒薄的研讨会。明镜新闻网把王军涛与众不同的见解发表了出来。王军涛的观点就是:“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刚刚开始”。
王军涛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此前在大连和商务部,薄熙来只是展现出了他的才华。在重庆,他给了新左派一个实践的机会,他成了一个意见领袖。但是受党国体制的约束,他不可能有真正的当政治领袖和精神领袖的机会。而这次把他除掉之后,薄熙来实际已经完成了成为左派政治和精神领袖的蜕变。因此,如果两年 内中国政治出现变局,薄熙来一定会东山再起脱颖而出。”
    
王军涛认为,古今中外,权斗失败者以殉道者身份东山再起的事例比比皆是。1987年,叶利钦正是因为被戈尔巴乔夫罢免,使得他因祸得福在民意中建立起了为 民主和自由而殉道的光辉形象,赢得了民众的空前支持,从而使他得以在几年之后的高票当选总统。王军涛自称是坚定的普世价值拥护者,对薄熙来的政治举措无法认同。但他也认为,薄熙来的举措,不仅赢得左派舆论的一片喝彩,而且赢得了民粹主义基础的政治支持。重庆模式可以说是左派扩展党国机器暴政、解决腐败和贫 富分化的实践典范。而相比之下,温家宝的普世价值和政治改革一直停留在口头上,没有付诸过实践,也就很难赢得大多数民众的共鸣。王军涛说:“左派阵营已经有了自己的精神和政治领袖。而右派阵营则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只拥有不同时期,不同板块的政治领袖,而不能形成一个拥有比较广泛基础的领袖,这将是很不利 的。”
以上都是王军涛毫无依据的一厢情愿的主观臆想。王军涛为什么能出人意外地看好专制左派呢?从明镜新闻网以下报料便可知王军涛的确如我们一直猜测的早就与中共秘密联络。
王军涛十七岁参加四五运动,入狱八个月。80年代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同胡平,李克强一道参加高校人大代表竞选,开始致力于推进中国政治改革。1989年 六四后,被当局宣布为“反革命暴乱”的幕后黑手被判重刑,90年代中期开始流亡美国。《金融时报》有关温家宝在致力于平反六四的报道引起广泛质疑之际,王军涛则认为,温家宝想平反六四,完全不令他意外。“当年邓小平下令开枪镇压民众是一个严重错误”,对于这一点中共高层早已形成共识,只是在如何平反以及谁 来平反的问题上无法统一意见。作为六四后遭整肃的重要人物,王军涛透露,近年来,曾多次有北京分属不同派系的代表找他商讨解决六四问题的可能性,显然,平反六四已经成了中共不同派别争相抢夺的一张“大牌”。正因为如此,他无法想像擅长打民意牌的薄熙来会极力反对平反六四,除非薄熙来是想把这张“大牌”留着 自己上台后再打。
 
    
“王军涛表示,温家宝流露出平反六四的意愿不足为奇。而真正令他震惊的,还是温家宝在两会记者会的大胆直白。王军涛认为,温家宝似乎已经意识到他即将被“消声”,所以再次以告别般的语气大谈政改,反对倒退。王军涛说,在中共体制下,温家宝是有抱负,无舞台的人,温家宝的这番话实际上是在呼吁民众支持他的政治 改革。”
王军涛是红色权贵的子女,其父在中共军中官职极高,其混迹民运并非其真心向往中国民主自由。王军涛是八九年六四事件作为中共高层内部权斗失败的一方而流亡美国。这次薄熙来被胡温拿下是向红色权贵子女开刀,王军涛当然不高兴,当然要站在专制左派的立场支持薄熙来。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必须结束,以习近平为首的新的专制左派将取代薄熙来的毛左派将横空出世。
胡温倒薄,海外民运大多作壁上观,唯有王希哲先生如丧考妣,频频对胡温发起猛烈抨击。从王希哲的反映,我们怀疑王希哲的民主左派的身份。我们民主阵营的所有同仁对专制阵营的左右两派互相残杀,是乐观其成、幸灾乐祸的。王希哲的举动不正常。难道王希哲和专制左派结盟?王希哲的大脑有问题?民主阵营的怎么能和专制阵营的结盟?王希哲号召民主派人士支持薄熙来,从而粉碎胡温的专制右派政变,就能迎来民主?


附:王希哲  从王军涛的评薄,再论中共今日最深刻的政治变化》

军涛最精辟是这句:薄“受党国体制的约束,他不可能有真正的当政治领袖和精神领袖的机会。而这次把他除掉之后,薄熙来实际已经完成了成为左派政治和精神领袖的蜕变。因此,如果两年内中国政治出现变局,薄熙来一定会东山再起脱颖而出。” 这正是老王准备发挥,尚未来得及发挥的。这点上,军涛与希哲又一次一致了。
这次重庆事变的特点是,胡温没有足够的力量(习目前判断是机会主义的)除薄,却赌了最后的一年冒天下大不韪行险除薄,但也正因为力量不足势必“煮夹生饭”,打而不倒,除而不去,反给了薄树立形象,号召人心,凝聚力量,卷土重来的机会,如军涛言:“完成了成为左派政治和精神领袖的蜕变”。
人们似乎很不注意这一点,中共(甚至中国千年)今天最深刻的政治变化,已经是最高元首五年必须换届的变化了。这个变化已经是任何一个在位的“总书记皇上”想在自己的任上为所欲为,荼毒民心,而在任后可以永远维持既定之局不受惩罚,成为不可能了。甚至毛一生任期后的“换届”,都不能使他逃脱他应负责任的历史惩罚。
中共执政早已有了左右派别的轮替。但这个轮替,过去是通过“文革政变”、“华叶政变”、“64政变”等来实现的。中国真正民主派第一步的任务,是推动将中共执政的左右派别轮替去政变化,而实现轮替的民主化、公开化、规范化,再将其民主果实推向全民。重庆事变,则又是一次共产党右派政变企图维持它的右派专政特权地位永世不变的民主大倒退事件罢了。我们只要看到胡温高参辛子陵们今天大呼“大树特树胡锦涛中央绝对权威”,为了什么,就能理解重庆事变倒退的意义。
但重庆事变,毕竟使老王断定中共必定要在它今日经济条件下的发展中分化,向公开的多派政治竞争方向演变的局面,很可能加速来到了。能不能很快来到,全看这场斗争的结局,胡温能不能最后全面胜利安然吃下薄势力和中国反对派左翼,回归中央大一统。(可惜即便这样,它也只有一年了。除非辛子陵“大树特树胡锦涛中央权威”成功,废掉五年轮换制,实际再除掉习)。还要再看薄和反对派左翼,能不能在党心民意的支撑下顽强坚守最后的阵地不倒。过去,中南海的“中央”打倒了谁,全党全民只能噤声,即便敢怒也不敢言。但今天,当这个“中央”几年就要转换,甚至还有半年就要转换,人们还能怕他什么!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只有他自己害怕多行不义下台后的下场,人民不会也不必再去怕他!大可鸣其鼓而攻之。可能,胡温自己都还未能充分认识这一形势深刻变化而沉溺于共产党中央过去说一不二的旧传统幻想中。
结局是这样,双方就只能妥协互让共存,中共多派政治竞争局面就实际来到。而中共向多派政治竞争方向演变的局面加速来到了,全民的向多党政治竞争方向演变,还会久远吗?
故中国真正的民主派,今天应该是坚决的站在薄阵营一边,彻底击碎胡温的“胜利”梦。
有来问,老王不是曾坚信薄“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么?是的。 老王的分析判断,立足的是政治力量对比决定的走向,这点毫无错误。老王准确地判断了薄在党心民意支持下,胡温没有力量除薄。但确实没能估计到红了眼的赌徒居然在中南海都有,胡温铤而走险地赌一把。现在已经证明,胡温确实没有足够力量能够彻底地除薄而引火烧身了。晚清载沣们没有除袁的力量而赌一把除袁,后果是什么?“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既然胡温赌博做了违背自己力量的事情,它就一定要受到自然规律的惩罚。就像判定一个站在摩天楼阳台的人不敢往下跳,根据是他能认识到他的力量不足战胜地心对他的猛烈吸引,这一般没有错,但这个赌徒偏要往下跳一样。错不错只看这往下跳的赌徒的自然结局。现在胡温已经把自己放在了炉火烧烤,正在受到惩罚,这火还方兴未艾,时日正长。胡温今日受到的,仅仅是海内外法轮功类徐水良这拨传统反共右派势力的欢呼支持,一夜之间忽然认胡温中央为“同类”,但不会是他们的长久支持者,他们还会反共。辛子陵一类号召他们拥戴胡锦涛权威,不可能得到他们的认可;而党内外左派基本队伍,则因重庆事变离心离德,塌方一般叛他而去。胡温完全成了孤家寡人,分崩离析,除了党官僚系统,没有了任何支持的力量。“其能久乎?”
现在的首务,决不能让辛子陵们“大树特树胡锦涛中央绝对权威”,复辟共产党总书记的无限任期制得逞。18大胡锦涛军委主席也必须交出来。习近平决不可再机会主义。
2012
324
xz7793@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