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

《話題1》海伍德一小片肉 證實谷殺人/張秋哲

转自《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April 25, 2012 06:02 AM | 23835 次 | 11  | 46  |  |

薄熙來出席今年兩會的檔案照。(中新社) 2月5日,重慶一位知名作家家中,來了一位老友。這老友未打手機,未通知,就逕自來到家中。
「以後手機沒法連絡了,手機號也不能用了。我們要先出去一段時間,暫時不能連絡。重慶馬上要出大事了,你要多保重!」說罷,轉頭就走了。作家心中存疑:「重慶要出什麼大事呢?」
求情無功 鐵哥兒們奔逃
這老友從大連時期開始,就是薄熙來與王立軍的「鐵哥兒們」。作家知道,這老友和大連實德集團總裁徐明等三人,2月2日左右從大連來到重慶,正在為王立軍向薄熙來求情,希望放王立軍一馬,不要逼王立軍無路可走。但薄熙來不為所動,定王立軍是叛徒。他們奔走無功,似乎很沮喪。
三人深知薄熙來的個性冷酷無情,即使與薄熙來是老朋友,他們仍深怕他採取報復行動,派殺手將他們殺了。三人在重慶期間,不斷更換手機,不斷轉移活動地點,不斷變換車輛,力圖隱藏行蹤。作家隱隱有一種感覺,這些人的話,像遺言,彷彿是害怕被滅口。
後來作家才知道,2月5日這一天的晚上,三人乘著徐明的私人飛機,從重慶起飛,直飛香港,後來更轉飛澳洲。這一架私人飛機,其實是為薄熙來夫人谷開來和兒子薄瓜瓜所準備的。徐明、馬彪、于俊世三人偷偷坐著這飛機,出走了。
2月6日中午,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突然衝進位在成都的美國領事館,要求政治庇護。他們立即報告駐中國大使駱家輝。駱家輝也不敢延遲,立即上報給華盛頓,通報了喜萊莉和歐巴馬。
美國政府很快決定:通知中國政府,同時調查王立軍的身分與他所帶來的證物。王立軍的身分容易查證,但他要求的政治庇護卻難以成立,他不是被政治迫害的異議分子,也不是持不同政見的知識分子,他的出走,更缺乏被迫害的具體事證。
想要活命 只有求助美國
據王立軍陳述,迫害自己的人是薄熙來,會被薄熙來暗殺,除了美國,無法求助於中國政府的任何人,因為沒有人會為了這個薄熙來的左右手,去得罪薄熙來。在中國,他無路可逃;想活命,唯一的路,是尋求美國政治庇護。
但他的身分不是美國政治庇護的對象。美國必須顧慮王立軍是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的執行者,以紅為名,違反人權,違法濫權的劊子手,而且以後所有中共內鬥的任何一方,是否都可以尋求美國的庇護?美國保護一個反人權的中國的前公安局長,如何對世界交代?
因此,美國沒答應王立軍的要求。王立軍為自保,曾偷偷錄製了薄熙來的活動照片、性愛照片與大量的錄影,王是帶著證據出逃,他留下相關證據的拷貝給美國,以避免中共為了隱藏事實而殺人滅口。美國當然也會趁這個機會,留下資料。後來的事實證明,中國政府不敢隱藏事件真相,可能與此有關。
依據參與審問王立軍的調查組人員說,中共內部已成立一個薄王案件的專案調查組,組長正是周永康。直接對胡錦濤、習近平負責。
啊,竟然是她親自動手
2011年11月15日,王立軍接到薄熙來指示,去南山麗景度假酒店處理一件命案,死者,是薄熙來的長期財務顧問,也是薄的兒子薄瓜瓜赴英國讀書的監護人—英國人海伍德。
王立軍是老經驗的刑警,他調出酒店裝設在每一樓層走道的監視器,終於發現,最後一個離開海伍德房間的人,正是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啊,竟然是她親自動手!」王立軍知道事態嚴重,立即收走了監視器的錄影資料。
依據王立軍對薄家的監聽內容,他知道海伍德與谷開來還有私情,海伍德是谷開來的諸多情人之一。
然而這半年多以來,海伍德與谷開來的矛盾逐漸變得嚴重。在王立軍的眼中,谷開來在經歷過薄熙來多次外遇,和十幾個女明星、主播、模特兒傳出緋聞,這是大連人盡皆知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報復,谷開來開始「玩」自己的,她約有十來個情人,即使這些人是有家室的人,仍要求他們要表示效忠,必須離婚。但海伍德沒有離婚,被她認為不夠忠心。
海要3.2億佣金 惹殺機
但海伍德與谷開來的真正鬧翻,則是為了約2億英鎊的「財務顧問加佣金」的費用。這約3.2億美元的費用,谷開來不願意支付。谷的意見,當然代表薄熙來的意思。
海伍德因此想辦法收集薄家這幾年來海外洗錢的證據,記錄相關內容。這引起谷開來的警覺。但海伍德收集的資料即是薄家的罪證,這在18大之前,終究是個潛在的大危機。薄熙來夫婦因此下了殺機。
谷開來先把海伍德召來重慶。不知道是不是為了2億英鎊,海伍德雖然知道危險,終究來到重慶,入住了大酒店。他等待薄與谷的召見。
老經驗的王立軍知道,看見海伍德屍體,看見谷開來是最後一個離開房間的監視器錄影,自己得扮起「清理者」的角色了。
然而,王立軍還是存了一點心機,他看得出海伍德是被毒殺的,因此刻意讓法醫切下一小片海伍德的皮肉,以留待未來作為直接證據。或許是這直接證據起了作用,在後來的調查中,谷開來承認是她親手殺了海伍德。
谷煲湯下毒 看情人斃命
據王立軍的說詞,谷開來是以自己過生日為由,以老情人關係,要求與海伍德單獨相處,把所有人都支開,還特地煲了湯,帶到飯店去請海伍德吃。她叫薄熙來的警衛張曉軍去買毒,把毒下在湯裡,海伍德不知道,喝下湯,立即斃命。她是眼看著他的死亡後,收拾好湯鍋和物品,才離開了房間。
王立軍清理了現場後,自以為萬無一失。然而當天他帶去的刑警怕被追查,紛紛以不同的理由,提出辭職。
與此同時,中共中紀委會正在調查王立軍。王立軍辦李庄的案件,引起北京知識分子的反感,集體聯名抗議,他在大連與重慶的打黑,更有濫權嫌疑。王立軍知道,如薄站在他這一邊,他不會有事。
然而,作為打黑執行者、殺人案清理者的王立軍,終究開始害怕了。他讀一本有關大秦帝國的書。秦陵,為了保護陵墓不被破壞闖入,最後殺的就是總監工。王立軍嚇出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就是那個最後的總監工。他必定會被殺。但他不甘心,於是開始收集證據。
他不僅監聽也監視薄熙來夫婦的行蹤,錄下薄的言行與指示,作為以後脫罪之用。這些,他都保存了下來,藏在一個機密的地方。現在,中央既然在調查他,他開始準備使用這些資料。
恰好此時,那幾個參與調查海伍德命案的刑警申請退休,他便以此為由,向薄熙來報告。薄熙來當然看得出來,這是王立軍在威脅他,表明他握有谷開來的罪證。他先表示,這事他得冷靜一下,想一會兒。半小時後,他把王立軍叫進去,先痛罵谷開來胡搞,做出這樣的事,會害死整個隊伍。薄熙來明確地說,一定要好好處置谷開來。
薄暗示滅口 王寒徹骨
不料,兩三天後,王立軍發現他身邊的人,一個個被調離了職位,他開始被薄熙來暗中跟監調查,甚至薄身邊的秘書親信,也變得口氣冷淡,有意疏遠。他感到薄已改變心意,準備和他切割了。
然而,真正讓王立軍感到危機深重的,是薄在內部公開說,王立軍任公安局長多年,打黑的壓力很大,快要無法負荷了,所以要調到責任輕一點的職務。他有憂鬱症,有憂鬱症的人,是很容易這樣…(他用手指比著頭腦,有如會舉槍自殺的模樣)。
王立軍聽了這話,感到徹骨的寒冷。據他所知,薄熙來夫婦所殺死的人命,至少有11個,谷開來下手的,算上海伍德,共有五個。
王立軍認為,薄既然說出他有憂鬱症,還比了槍口指著腦袋的模樣,就說明有意謀殺了他,再製造他自殺的假象。
王立軍深知自己命在旦夕了。有一次,他搭車回家,身後明顯跟著幾個高頭大馬的壯漢。王立軍一回到家裡,透過窗簾偷偷瞧外面動靜,竟發覺自己的司機馬上被他們挾持上了一輛車子,他們要詢問的,是王立軍的行蹤。
王立軍於是找來三個好朋友:徐明、馬彪和于俊世。這三個人是王立軍的朋友,但與薄熙來也相熟,他希望藉由這三人從中說情,放過他一馬。
但王立軍如果想活命,唯一的路,就是尋求美國的政治庇護了。講更白一點,就是叛逃。2月5日,王立軍的三個朋友預先告知了重慶的作家朋友「重慶要出大事」,連夜搭乘徐明的私人飛機,逃到了香港。
12小時後,也就是6日中午,王立軍就逃入了美國領事館。一切安排得天衣無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