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

《話題2》胡溫剷薄 精心布局/張秋哲

转自《世界新聞網 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
April 26, 2012 06:06 AM | 21825 次 | 15  | 44  |  |

周永康過去與薄熙來交好,這次成了薄案逮捕行動的執行者。(新華社) 王立軍一叛逃,全世界都矚目。所有人都預言,薄熙來要玩完了。
許多大陸自由派的知識分子都非常擔心。他們見識到薄熙來與王立軍的厲害。
不僅是幾個極左派網站、知識分子如孔慶東等,被薄熙來所收攏,幫「重慶模式」樹碑立傳、搖旗吶喊,更讓人擔心的是,他們從律師李莊事件裡,看見知識分子的無力與無奈。
知名的幾個文化人私下議論著:如果薄熙來真的在18大後,進入權力核心,成為政治局常委,就得準備流亡了。
●當著胡溫面前 薄重批改革
事實上,在2010年,中共17屆五中全會裡,溫家寶早已見識過薄熙來的手段。當時由總理溫家寶做報告,報告完後,例行由政治局委員評論一下,每人大約都是三、五分鐘。薄熙來是最後一個談的,不料他違反了規定,談了45分鐘。
他大談:「改革開放30年,已經造成許多問題,貧富不均,東西差距,城鄉差距,社會矛盾擴大,這早已違背中國共產黨最初的理想,改革開放已經走到盡頭,改不下去,也開不下去了…。我們要回到黨的理念和理想,要公平正義,要社會安定…。」
薄熙來的此種作為,讓溫家寶有些不耐,轉頭與胡錦濤談了幾句。胡在薄說完後,定性說,「這30年來,黨的開放改革取得重大成就,不容否認,誰要否定了改革開放,就是否定了黨」。
●王立軍事件 怕薄孤注一擲
因此王立軍事件後,北京中央方面擔心的,是薄熙來的「孤注一擲」。
如果薄熙來挾持他在重慶「唱紅打黑」的人氣,再以政治改革者自居,宣告重慶要「進行政治體制改革,鄉鎮一級普選,實現基層人民的民主自治」,把溫家寶所期待的政治改革,率先從重慶做起,唱出與中央不同調的改革內容,也就是說,以體制改革為名,進行接近重慶獨立的宣告,試問,中央要如何處理?
是宣告薄熙來的改革政策與中央違背?會不會引起民眾的反感?是宣告薄熙來只是地方政策,未經中央同意?這也很難處理,因為這等於宣布中共內部分裂。
依照王立軍供出的內容,薄熙來已涉及刑事犯罪。王立軍提供的內容中,薄熙來夫婦涉及11宗命案,谷開來下手的有五條人命,其他還包括洗錢、以打黑殺害罪不至死的人,刑求逼供致死等。
●薄熙來好女色 39位性伴侶
至於薄熙來好女色而有情人數十名,更不在話下。
王立軍供詞與影片中顯示,與薄熙來有性關係可以數得出名字的,有39人。與谷開來有關係的情人,也有十幾人。
薄熙來夫婦的風流韻事,無論他們有多少情人,都不應該構成犯罪。就算是中間有穿針引線的徐明,都不致於構成重大犯罪,而是道德問題。更何況有些主播、明星與模特兒,仍在電視上當紅,現在挖開來,只會引起不必要的風波,變成八卦消息,對定罪並無幫助。
重點是證據。如果缺乏直接證據,將無法處理薄熙來、谷開來的犯罪。這分為兩方面,一方面是刑事犯罪。即殺人部分;另一方面是洗錢犯罪。
刑事方面,許多命案的死者都已火化,直接證據不復存在,唯一有證據的,就是海伍德命案中,王立軍留下的下毒證據。其他即使明知下毒謀殺,谷開來的殺人罪,最多是「死刑緩刑」,應不至於處決。
而洗錢部分,因為谷開來與海伍德都是國際金融投資高手,在外國法律的保護下,這些錢就算金額很大,也很難要回來了。
●周永康赴重慶 鬆懈薄心防
另一個關鍵問題是:政治上要如何處理?
是逮捕薄熙來嗎?果如此,這一犯罪事件立即變成複雜的政治鬥爭,中共中央雖然可以控制情勢,但也可能引起風波。而薄熙來如果不出重慶,重慶公安又都聽命於他,中央能奈他何?難道要中央派人進去逮捕嗎?果如此,中央威信全失,重慶公安如果與中央衝突,豈不演變成「內戰」?還有,薄熙來會不會利用他父親從前在軍中的人脈?難道要自此四分五裂?
這些,才是中共高層考慮的核心。
剛剛把王立軍移送到北京後,薄熙來就想求見周永康,要北上見面說明。但周永康拒絕了。
然而過了幾天,周永康反而自己宣布要去重慶視察,而且一待就是兩天。
他並未說明此行目的。外界不免揣測,這是去安慰薄熙來,為薄熙來加油打氣,表達中央對薄的支持。
此時許多外電已開始傳聞周永康是薄熙來的人馬,兩人是同陣線,中共內部正在展開劇烈的內鬥。保薄與反薄的鬥爭正在「加速中共的分裂」。
許多薄熙來過去的人馬,看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都去重慶視察,開始認為中央還是支持薄熙來。而新華社與人民日報的說法,也是把王立軍定性為「孤立事件」,是進行「休假式治療」,而不是叛國叛黨行為,他們普遍認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風頭過去了。
薄熙來也自信滿滿地參加兩會,高調召開記者會,甚至為其家人叫屈,說谷開來如何為他犧牲,薄瓜瓜拿獎學金讀書。
●胡習簽署逮捕 周永康動手
徐明等人在國外待了11天後,終於回到大陸。其他一些逃躲起來的人,也漸漸回來了。一切彷彿平靜了。
然而,3月14日,溫家寶記者會後,兩會宣告落幕。中央隨即展開逮捕行動。薄熙來夫婦在北京住處被逮捕,當天晚上7、8、9點,徐明、馬彪、于俊世分別就逮。他們的家人受到三波不同單位的人馬搜查,這顯示辦案單位不是來自同一系統,他們互相監視,互相制衡。
簽署此次逮捕行動,是政治局常委胡錦濤、習近平與周永康,執行者是周永康。逮捕薄熙來夫婦後,再召集政治局常委會議,周永康把收集好的資料證據,放在其他政治局常委面前,處理方案已經做出,請所有常委一起簽字。
事後證明,從頭到尾,周永康是中央指定的重慶重案中央領導小組組長,轄下是國安部歸他指揮。他所有行動,都來自中共中央胡、習的授意。所以周永康去重慶視察,絕對不是他個人的意思,而是中央的授意。意在安撫,放鬆薄的神經,讓薄熙來先不會亂動。
有人說,是因為薄熙來太高調甚至要胡錦濤去重慶看看,這才招忌,讓胡溫決心下手逮捕。事實絕非如此。從王立軍送回北京開始,整個布局開始進行。胡溫早已設計好棋盤的每一子,只是等待時機一到,落子而已。
換言之,中共在這件事情上,採取一致的態度並無外傳的歧異與內部鬥爭。
至於薄熙來夫婦貪污多少錢。網上傳說是80億人民幣,但這其實只是零頭。
●薄倒台 文化界心驚又慶幸
薄案發展的結果,讓許多大陸學者與文化人感到心驚與慶幸。心驚的是,歷史的轉折竟是如此難以預料,中國差點走入薄的極左道路。慶幸的是,歷史畢竟朝向正面的方向走。許多文化人高興得想放鞭炮,他們說,天佑中國!幸好有王立軍,幫了中國一把。真的是「天佑中國」!
有幾個「如果」發生,歷史可能不會如此。如果薄熙來處理王立軍的時候,不要如此絕情,不要撤他的公安局長一職。如果薄熙來不要說出他有憂鬱症,可能自殺。如果當徐明等三人為王立軍說情時,薄熙來鬆一下手,不要太絕情。
而薄熙來挾此高人氣,如果進入政治局常委,誰敢阻擋他的紅政策?如果王立軍跟著上升到公安部長,要推行全國打黑,誰敢攖其鋒?那時的中國,會是什麼情境?像重慶那樣把律師逮捕定罪的事,會不會發生?全大陸的律師、自由派的學者,還能去那裡發表文章?中國,會不會變成重慶一樣,只有一種聲音?
很多文化人想起來都不寒而慄。
●王立軍為活命 意外做好事
北京文化人對王立軍因此有一點不同的評價,因為王立軍雖一生為薄熙來做盡壞事,最後卻為了活命而做了好事,改變整個大歷史的方向。
然而,還應該問三個問題:
第一,為什麼權勢大如王立軍,碰上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就彷彿只有死路一條,除非逃入美國領事館。那一般老百姓要如何?還有活命的機會嗎?人權與法治何在?
第二,薄熙來在出事前,為什麼無人可以制衡?為什麼沒有任何法律可以制止他的罪行?即使他們夫婦已經殺了11個人,若非王立軍窩裡反,可能還不會爆發出來,為什麼?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制度?怎麼可能如此包庇殺人犯如此之久?
第三,薄熙來所代表的,不是只有民粹主義可以涵括,而是確實有不少人,支持他的政策。這些政策包括:平衡貧富不均、照顧弱勢地區、提倡公平正義、學生下鄉服務、發展國家資本等。然而該問的是:是什麼樣的社會矛盾,才會讓這樣的政策得到發展?是什麼樣的環境,讓不滿可以擴散?是什麼樣的歷史文化,讓文革式的思潮得以回流?如果不解決這些矛盾,中國會不會產生下一個什麼熙來?這些,是薄熙來之後,中共政府當局要好好思考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