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刘刚:冯正虎、李柏光联手纽约时报记者赵岩敲诈中国访民

 下面是我发表在另一篇文章中的部分内容。全文见下面的链接:
中共驻北美特务头子唐宇华从暴露到落网的来龙去脉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2097.html
6.7冯正虎
为了完成《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所肩负的重要使命,赵岩也发动他在国内的下线们同他密切合作。这些人包括冯正虎、李柏光、沈佩兰,等等。冯正虎在国内提出的上访诉求就是还我诉权,这同赵岩的诉求如出一辙。而且冯正虎让许多上海访民都放弃他们原有的标语口号,代之以还我诉权为中国访民的终极诉求。下面的几个图片取自冯正虎的网站。从这些图片可见,冯正虎就是要各地访民为他去争取什么诉权"立案权。(图略)
冯正虎还用各种方式诈骗中国访民钱财。帮助中国访民写一个诉状,要收几十万;出版印刷中国访民名录,要让每个访民出资几百上千元赞助费,另外还要让被列在书中的中国访民每人出高价订购该书几十册,说是可以帮助中国访民宣传自己。
最最重要的是,每到访民上访的敏感时期,诸如六四两会,冯正虎都会玩失踪,让大批中国访民为营救冯正虎而放弃到北京上访。每次冯正虎玩失踪,都会有众多访民为营救冯正虎而逮捕被判刑,而冯正虎本人往往是有惊无险,平安无事。
下面的图片是冯正虎发表在自己的网站上的一篇文章的截屏。在这篇文章中,冯正虎自己写明上海访民李惠芳和陈启勇夫妇曾亲自率人去机场迎接冯正虎,在冯正虎被失踪时,绝食声援冯正虎,并散发冯正虎主编的《督查简报》。正是因为多次帮助冯正虎,使得李惠芳和陈启勇于2010220日双双被逮捕,李惠芳被劳教一年半,陈启勇则被劳教一年。
(图略)
李惠芳和陈启勇被关押劳教所期间,李慧芳的姐姐多次去找冯正虎,要求冯正虎为李惠芳和陈启勇呼吁。但冯正虎非但不为李惠芳和陈启勇呼吁,反倒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加以搪塞,说什么:中共政府就是要用抓捕访民的方式迫使我冯正虎浮出水面,目的是为了制裁我冯正虎,我坚决不上当,坚决不为其他访民呼吁。"可冯正虎在他的文章中却一再说他委托李惠芳的姐姐送给李慧英《新华小字典》要求李慧英安心牢狱生活,劝说李慧芳服从管理,认真改造,争取重新作人。这番话完全是中共警察给犯人灌输的活命哲学。可见冯正虎是在充当中共警察的帮凶。
李慧芳本人原本是在西班牙做生意,已经在国外拥有自己餐馆,她生意兴隆,生活幸福。为了讨还她被中共抢占的祖上房产,毅然回国,成为上海访民中响当当的领袖人物。但却几次陷进冯正虎设下的陷阱,身陷牢狱。
冯正虎就是用这些手段,致使很多上海访民落入中共牢狱。就在最近,冯正虎有一次玩起了失踪把戏,而上海的沈佩兰等人正在号召上海访民去为冯正虎请愿示威。好么,这种鬼把戏他们乐此不疲,百试百爽。
冯正虎每次失踪又现身后,总是声明有三台笔记本电脑被没收,有打印机传真机被查抄,他都要通过各种方式让上海访民为他购置这些所谓的办公用具。去过冯正虎家的人都知道,冯正虎家住上海黄金地段的四室二厅复式大套房,家里的家具全部是红木家具,电脑电视到处都是。那些给冯正虎购置电脑打印机的访民,几乎没有谁比冯正虎更富有。可冯正虎就是乐此不疲,反反复复失踪,反反复复让访民给他买电脑。有比冯正虎更高明的骗子吗?有比冯正虎更可恶的公知母知吗?
上海访民每个星期三的上午都有到位于人民大道200号的市政府进行集体上访。每到这天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冯正虎都要准时出现在访民中,并通知访民到来福士广场的美食城聚餐。新访民都以为是冯正虎要请大家吃饭,都欣然前往聚餐。可每到结帐付钱的时候,冯正虎总是借故离开,或者就是在浑身上下假装摸索一番,谎称自己没有带钱,让大家帮他付账。这种聚餐冯正虎几乎是一次都不落下,但却一次都不付钱!有如此卑鄙的公知母知吗?
王扣玛是上海著名的访民领袖,因为上访多次被关押坐牢,又因为坐牢而被酷刑折磨成残疾。有一次,冯正虎约王扣玛在人民广场单独见面,就在见面过程中,众多便衣蜂拥而上,试图将冯正虎带走。王扣玛大声呼救,使得冯正虎免于被便衣绑架。为了感谢王扣玛,冯正虎当即坚持要请王扣玛去餐馆饭醉。那顿酒饭足足花了五六百元。可在结帐时,冯正虎又是故伎重演,浑身上下摸来抹去,然后谎称没有带钱,结果是由王扣玛这个既无收入有无资产的残疾人为冯正虎付账。有比冯正虎更下作的公知母知吗?
6.8. 李柏光
与冯正虎相同,李柏光也是同赵岩密切合作,用各种方式化解中国访民的示威请愿活动,并同时诈骗中国访民的钱财。赵岩和李柏光发起了罢免上海市公安局长张学兵及闵行区区长活动,李柏光号称是法律顾问,赵岩负责海外宣传和策划,沈佩兰负责联络访民和集资。李柏光仅仅是起草了一份请愿书,就敲诈上海马桥镇村民60万人民币,这笔钱是由上海访民沈佩兰和金月花挨家挨户从马桥镇村民中收刮来的。这些从上海访民收刮的上百万钱财,悉数被李柏光、赵岩、沈佩兰瓜分。但最终结果是,那些被罢免的上海官员,非但没有被罢免,反而一个个被升迁,张学兵不久就晋升上海市副市长。
顺便说一下,由刘沙沙发起的到山东临沂去看望陈光诚的请愿活动也应该是中共布下的另一陷阱。这无非是将中国访民调虎离山,引导中国访民远离北京上海等大都市,而到山东的山沟里去飞蛾扑火。这无疑是中共所惯用的大禹治水的维稳老把戏,以此来化解北京的维稳压力。当然,我本人坚决声援陈光诚,也不反对人们为陈光诚进行各种方式的呼吁。只是提醒人们要谨防中共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