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日星期四

中共党媒向美国政府猛烈开火,中共特务郭玉闪见好就收


中共成功地实施了利用陈光诚栽赃陷害美国政府的第二步计划,接着中共马不停蹄地开动了其所有媒体,并让其海外特务及其国内御用文痞来讨伐美国政府,中共在海外的特务曹长青充当了讨伐美国政府的急先锋,曹长青在《从陈光诚事件看美国的耻辱 》一文中赤裸裸地说:“ 奥巴马这项决定,将成为他永久的耻辱!并给美国,这个自由世界的旗手,带来一大污点。这个当年拜共产党员为师、请反美牧师做孩子教父、在哥大读书时吸毒品(哥大至今拒绝公布他的学习成绩,可能因太糟糕)、上台后跟委内瑞拉的反美狂人查韦斯握手言欢,访问沙地阿拉伯时向那些脑满肠肥的王公贵族撅屁股鞠躬、狂热信仰社会主义、推行大政府乌托邦的恶棍,在白宫的日子屈指可数了,今天116日,美国人民一定会用选票,淘汰这个对共产邪恶无知、葬送了陈光诚一家获得自由机会的可耻总统。从而也结束美国的耻辱——把无能、无知、无耻的政客,赶出白宫!”
中国党媒54日齐发评论批判陈光诚和美国,其中党媒《北京日报》以“甄文”为名发表评论文章《从陈光诚事件看美国政客的拙劣表演》,更是把讨伐美国政府的大戏推上了高潮。
中共的初步阴谋已有所获,由于在第二步计划中陈光诚及其同伙的拙劣表演,中共担心美国政府会因此恼羞成怒奋力一击,从而让自己的苦肉计最终彻底败露,更是为了保护中共在海内外的战略特务的安全,只好由中共国安特务郭玉闪出来打圆场。郭玉闪发表的《陈光诚委托郭玉闪发表的最新声明》只能是欲盖弥彰,陈光诚的政治生命已经就要结束,不久的将来,陈光诚就会被中美双方像垃圾一样抛弃。

附:
曹长青:从陈光诚事件看美国的耻辱
(
博讯北京时间2012503 来稿)
     整个国际媒体和大众关注的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使馆把他交给中国政府而结束。美方发表的希拉里国务卿的声明说,陈光诚离开美使馆是他“自己的意愿”,并说是因为“陈光诚与中国政府达成一些共识,包括追求更好的教育和安全环境”。中共新华社发的通稿说,陈光诚自行离开美国使馆。
 
    
真的是陈光诚本人的意愿,不愿意全家来美国,获得自由吗?从各方消息来看,美国国务院的声明和中共的说辞都是谎言!
(博讯 boxun.com)

 
    
第一,美国在华使馆,代表美国这个国家。任何人都懂这个基本常识,进入美国使馆,就是要寻求政治庇护。否则进领馆干什么?当初陈光诚选择进入美国使馆,从常理上,当然包含这个愿望。而且这明显不是一个临时突兀的决定,而是他跟在北京的异议人士商讨后,最终做出的选择。
 
    
第二,有人说陈光诚不愿离开中国。最初这个消息来自德州华人教会牧师傅希秋,他在跟陈本人或是当时营救他的人通话时得到这个信息。但这是傅提出用他当年帮高智晟的妻女(经泰国)逃离中国的方式,安排陈(本人)逃离。陈光诚显然不愿把妻儿丢在中国而自己逃亡,所以才说不愿离开中国。陈的想法很可能是,如果能全家一起去美国,他会愿意。这在他到北京朝阳医院验病时打给北京异议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的电话里已得到证实。曾金燕在微博上披露:陈光诚对她说,他们全家愿意去美国。注意,这里说的是“全家”,而不是陈自己。
 
    
第三,这次陈光诚所以接受中国政府(当然更有美方)的安排,离开美国使馆,进入中国政府提供的北京住处,显然是美国大使馆没有安排他们全家去美国,或者是连他本人去美国,美方也没有一个积极、坚定地支持态度,才导致陈光诚没有别的选择,只得被迫接受了中国政府的方案。等于是中美两国政府做了一个可耻的交易,牺牲了陈光诚。
 
    
曾金燕跟陈光诚通话后在微博上写道:光诚不愿意离开大使馆,但他别无选择,因为他不离开,袁伟静会马上送回山东。袁伟静说:金燕,我害怕啊……
 
    
陈光诚在电话中对曾金燕绝望地说,“金燕妹妹,你要帮助我。”陈光诚想找美国人权议员史密斯,但没有成功。可想而知,美国大使馆怎么可能让他跟美国议员联系上。美国国会知道底细,奥巴马政府跟中共政权的交易就可能破功。
 
    
第四,美国国务院网页声明说这是“陈本人的意愿”。但陈光诚以及他妻子在北京跟中国异议人士朋友的通话,却是另外的事实。当两种信息截然不同时,我们是相信陈本人跟朋友通话时表达的意愿,还是相信美国官方的声明?事实上,美国大使馆只要做出种种不情愿安排陈光诚全家到美国的姿态,陈就可能被迫接受北京的方案。就像你到一个朋友家想借宿,对方不说拒绝,但强调房子小,洗浴设备不足,是否做别的安排等等,最后傻子也能听明白,他们不是真心实意地接受你。你只能选择离开。然后他们对外说,这是来客本人的意愿。而且陈光诚已在监狱度过四年,释放后一直被控制,又是盲人,阅读不便,他对外界的信息等的了解可能相当有限。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使馆如果误导和变相劝阻,他就很难辨清和拒绝美国的提议。
 
    
而且从《美联社》最新发出的报道来看,52日晚上,陈光诚在医院透过电话颤抖着对美联社记者表示:“有美国官员告诉他,如果他不离开美国大使馆的话, 他的家人就要被送回老家。他还补充说,美国官员一度告诉他,他的妻子会被打死。”这更明显地说明,美国国务院官员直接参与了中共威胁恐吓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的可耻交易!中美两国官僚们,利用陈光诚对自己妻子孩子安全的顾虑和担忧,而哄骗他接受中美达成的所谓协议。两国的官僚们,合伙欺负一个盲人,历史绝不会饶恕他们这些恶棍!
 
    
第五,中国政府会兑现他们对陈光诚和美国使馆的“承诺”吗?看看中共的历史就知道了,这个政权什么时候有过信誉?言而无信是共产党的本性。不要说未来,即使在美国国务卿仍在北京期间,即使陈光诚去北京医院验病那个瞬间(还是在美国大使骆家辉陪同下),中共人员见到陈光诚,还在威胁他。北京异议人士滕彪曾把跟陈光诚(在朝阳医院验病时)通话内容发在微博上:我问光诚:有消息说你受到了威胁?他说:对,非常对。今天下午在朝阳医院,外交部的人威胁说,如果你不离开美国使馆,袁伟静和孩子就要送回山东。陈光诚说,送袁伟静来的山东官员就在附近,还没回去。
 
    
曾金燕在微博上说,陈的妻子袁伟静在电话中说:当地官方已经在他们(北京)家里安装了摄像头,并住入他们家,拿着棍子等着她。如果光诚不同意离开使馆,她和孩子马上会被送回家(山东)。
 
    
跟美方的交涉还在进行的时候,中共就已开始控制、威胁陈光诚的家人。而在陈的家乡,就在现在,英国《卫报》记者前去采访陈光诚的哥嫂等,仍遭刁难阻止。别说当地那些虐待、毒打陈光诚的党官们仍逍遥法外,他们至今仍在迫害陈的家人。因陈光诚逃亡而被抓走的陈的侄子陈克贵,至今下落不明。帮助陈光诚逃亡的何培蓉被警察带走后音信全无。这种种情况,都预示了陈光诚被迫离开美国使馆后的日子。滕彪跟陈光诚通话后在微博上担忧地写道:根本不存在光诚在中国获得自由的可能性。……而美国政府在谈判桌上听信了中国政府的郑重承诺“绝对保障陈光诚的安全”云云,最后光诚走出使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一定凶多吉少。
 
    
第六,那么谁应该对这种结局负责?主要责任在奥巴马政府,具体说是希拉里和奥巴马本人!中共的这种态度可想而知,会尽一切努力把陈光诚弄回来,只要到他们手里,他们就可随心所欲了。开始可能会装装样子,后来就会露出原形。难道奥巴马政府对中共的这种本性完全不了解吗?问题就在这里。奥巴马是自卡特以来对共产邪恶最无知的美国总统。青少年的奥巴马在夏威夷时的老师就是共产党员,奥巴马的父亲是左疯加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奥巴马两个孩子的教父,则是著名的反美牧师。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又接受左翼思潮,奥巴马成为狂热的社会主义者。希拉里则是在大学毕业时,给曾在北越做过胡志明助手的极端亲共分子当法律助理。这样两个人的合作,怎么可能保护中国的异议分子?奥巴马上台后,对中国的人权状态连装模作样的谴责都没有,他首次访问上海演讲时,全篇连“人权”两个字都没提。(他访问北京后,刘晓波就被判重刑。中共明白了奥巴马是怎么回事,他们可为所欲为了)
 
    
这次面对陈光诚事件,如果奥巴马总统能坚持一点点原则立场,希拉里就完全有可能把陈光诚全家带到美国。因为这个事件已得到全球媒体的密集报道,更别说美国舆论对陈的遭遇给予了巨大的同情。仅仅是《华尔街日报》就发过两篇社论,呼吁奥巴马政府帮助陈光诚一家获得安全和自由。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奥巴马想帮陈光诚,他完全有美国舆论和美国人民的支持。
 
    
另外,中国政府在这个事件中完全不得人心。陈光诚不是罪犯,严格意义上也不是民运人士,他当年只是帮助被强迫堕胎的村民写诉状、提供法律咨询而已,就被判四年零三个月。刑满才释放,然后又一直被剥夺自由,控制在家里,还不断遭当地公政法人员毒打迫害。一个政府这样残忍地对待一个双目失明的残障人,人类历史罕见!任何人听得这个故事,都会心酸,都会愤怒!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完全有理由,向进入美国使馆的陈光诚提供到美国的“境外就医”。中共如果不同意,那美方就让陈光诚暂在美国使馆,而这个事件只要不解决,陈光诚全家不能离开中国到美国,国际媒体的不断报道,只能使中共丢分,因为等于一直提醒世人,共产党在迫害盲人,当今中国有多黑暗。最后中国政府为了自己的国际形象(他们不是还到曼哈顿时代广场树广告牌,想改变自己形象吗),最后只能被迫选择让陈光诚一家离开中国。
 
    
这样的逻辑和道理,美国国务院的那些官僚们,包括中国通们,不会不知道。但是他们要听希拉里的,而希拉里要听奥巴马的。
 
    
奥巴马这项决定,将成为他永久的耻辱!并给美国,这个自由世界的旗手,带来一大污点。这个当年拜共产党员为师、请反美牧师做孩子教父、在哥大读书时吸毒品(哥大至今拒绝公布他的学习成绩,可能因太糟糕)、上台后跟委内瑞拉的反美狂人查韦斯握手言欢,访问沙地阿拉伯时向那些脑满肠肥的王公贵族撅屁股鞠躬、狂热信仰社会主义、推行大政府乌托邦的恶棍,在白宫的日子屈指可数了,今天116日,美国人民一定会用选票,淘汰这个对共产邪恶无知、葬送了陈光诚一家获得自由机会的可耻总统。从而也结束美国的耻辱——把无能、无知、无耻的政客,赶出白宫!(caochangqing.com
 
    2012
52日下午于美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陈光诚委托郭玉闪发表的最新声明
(
博讯北京时间2012504 综合报道)
    陈光诚委托郭玉闪发表的最新声明
 

    
今晚我(郭玉闪)终于与光诚通上电话了(北京时间532258分到2340分),在打了无数个占线电话后。与他交流,他一如既往的理性与从容,他首先担心的是我、珍珠以及其他帮助他逃出山东非法控制的朋友们的安危,这让我非常感动。我重点与他交流了从昨天到今天新闻上体现出来的他态度的戏剧性变化,他非常吃惊,也为给美使馆等带来的压力而感到万分歉意。但因为今天一直没能与美外交官在医院见面交流(据光诚说,美外交官在探望光诚时不知何故被阻拦住,在医院一直待到下午5点,无果,只好离开),所以无法有直接沟通,故特委托我向外界表达以下四点意思(不是光诚原话,但是是他的意思):
 
    
第一,光诚没有跟媒体说过他要政治避难,他只是说他要去美国休息几个月,他有纽约大学的邀请函,既然是自由人,他想去美国旅游一段时间再回国。所以谈不上改变主意。他对中美外交的共同努力与克制保持敬意,也知道大国外交无小事,一切协议既经达成自然有其严肃性。
 
    
第二,他从没有直接或间接批评美使馆“强迫”或诱导他走出大使馆,他是自愿走出大使馆的,并且对美使馆过去一周的帮助心存感激。他对希拉里国务卿、对骆家辉大使以及其他关心他帮助他的外交官们心存感激,从未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难。
 
    
第三,第一天入院的时候确实出现了一些不愉快的现象,给他和他的家人带来一些不便与痛苦,也为此有所焦虑甚至紧张。其中尤其得知来自家乡山东的官员对他夫人袁伟静的威胁为最。他希望在举世舆论的关注下,中国政府能真的依法处理好山东地方官员一直以来对他以及他一家的各种非法迫害。
 
    
第四,光诚非常感谢全世界媒体对他的关注与爱护,也希望媒体能体谅他目前的复杂及微妙情境,对他的表达以及一些相应的情绪有完整的理解与反应,他不希望让一切曾经帮助过以及正在帮助他的朋友们为难并产生误解,比如对美国使馆过去的帮助,他从未有过任何批评,相反,只心存感激。
 
    
谢谢大家。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