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4日星期五

《民运绑架中共领袖海外妻妾子女计划》(内详)/金复新

《民运绑架中共领袖海外妻妾子女计划》(内详)
 作者:金复新  

1998年,成龙主演了一部票房热门力作《尖峰时刻》。讲述一伙异议人士绑架了中共走资派高官在美国读书的女儿,索要赎金5000万。之后,走资派请来成龙扮演的走资派安插在香港特工,在联邦调查局的帮助下,终于使得中共走资派高官父女团聚,宣扬所谓“正义得到了伸张,邪恶得到了可耻的失败。”把资产阶级国家机器、中共走资派及其鹰犬爪牙、狗腿打手、中南海保镖摆在正义一面,塑造为英雄人物,把被压迫的民间反抗人士和受剥削的工农群众摆在邪恶阴暗的一面。这部嘻哈打闹的动作片虽然情节简单,但符合美国脑残们的胃口,票房当时直冲新高,并在后来加拍续集,使得美国民众误以为中共走资派高官都是有教养有风度的谦谦君子、廉政先锋、反毒英雄,是与美国人民有共同价值取向,可以推杯换盏、互诉衷肠的老朋友,而把与中共高官作对的被压迫阶级全部说成是毒贩、黑帮、强盗和坏人,这是我党文艺战线的一种创新,并通过这种美妙的艺术形式,让共特成龙潜移默化地为走资派在海外文艺战线作了一场极好的宣传和伪装,达到了走资派想要达到的效果。

最近,为纪念
64二十三周年,王丹主持召开了一场由百余名民运头领参加的“百鸡宴”,席间各头领谈到了这部电影。王丹说:“我们为什么不能也绑架几个中共高官的子女呢?现在的留学生大多数是贪官子女,李刚之辈。他们不用像以前的留学生那样辛苦打工挣学费,整天成群结队开法拉利出去飚车,过着林俊那种纸醉金迷的淫乱生活,整皮箱整皮箱的美金带出去购物显阔露富。他们一到欧美,他们的父母早给他们买好几百万的豪宅。网上有人把留学生分五类,第一类是父母收入15万以上的,这种还需要外出打工的留学生现在几乎绝迹;第四类是父母每年都要贪污几百万的人士,根本无需打工;第三类是父母做官年收入超千万的人士,处于要什么有什么的境界;第二类是贪污上亿者,往往越是来自贫苦地区的贪官子女,却比来自大城市官二代还要富,因为他们父母肯定是当地的土皇帝南霸天,掠夺起来比在大城市的高干还要无所顾忌,当地年生产总值绝大部分都被五大班子的领导们瓜分了,他们才是造成当地长期贫困的首要元凶,到这境界已经不把钱当钱了,据说可以两个月换辆法拉利。最后一类就是父母级别在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以上的子女了,这些人是真正的大佬,他们有极强的安全防范意识,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比如习胖都把女儿送哈佛来念书了,这两天,彭博社报道,他的兄弟姐妹也都在海外,帮习管理几百亿资产,光香港的豪宅都5000多万。这不是送到我们家门口了吗?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隐藏在民运的资深共特盛雪,一听王丹的言论,心里暗自叫苦,生怕王丹地言论把在座众位点醒,坏了中共接班人的未来,急忙施展惯用伎俩泼冷水打横炮道:“说得容易!人家习胖、胡总、温总的子女,哪个身边不安排几个成龙、李连杰、甄子丹、赵文卓似的中南海保镖?哪个外围没有一个连的FBICIA美国特工保护?恐怕你们连边还没摸上,早就被人家先干掉了。”

王丹还没有回答,刘刚先跳了出来:“这也顶多政治局委员以上级别的子女可以享受这种待遇。你以为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各省市部委一级领导的子女也能享受吗?现在中共高官精英阶层的官二代富二代妃嫔姬妾在海外的人数何止数十万,那要动用掉美国多少兵力?而且他们的财产也不绝不会少于政治局委员级别的,绑上一个照样发财,绑一个县政协主席的官二代,我都敢保证让我们所有人一辈子都吃不完。我们只要到各大学仔细观察,看看哪些中国留学生开名车,或主动加入这些法拉利飚车的QQ群等,就能摸清他们的活动规律,从而实施绑票。还可以观察哪些学生身后暗中有特工保护,也就能查清谁是共匪决策层高官的子女。但得其便,乘其疏忽,一举拿下。保证中共向我们求饶。甚至可以逼他们矛盾激化,为此而内斗起来。”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喘粗气的吾尔凯希道:“那时,我们提出拿十亿美元来交换他们的心肝宝贝,他们也只好乖乖就范,别看他们平时里如此凶残,但一切都是为了他们子女的幸福,为了换回他们的心肝宝贝,就是跪下来也是肯的,钱对他们简直是小事一桩,他们哪个在海外没有几百亿存款?何况他们也害怕家事曝光,肯定不敢声张,巴不得私下与我们用钱和解。吾兄想回国自由出入那还不是小事一件?”

柴玲被中共收买后才做上的亿万富翁。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时眼见民运分子都有点心动,不禁焦虑万分,急忙装出好人样子阻止道:“小衲认为万万不可,官二代们之所以是官二代,都是累世修行的‘德’换来的,他们和他们的父母一样,都是天上星宿下凡,理当作土皇帝血食一方。我们应该摆正不平衡的心理。看见他们开名车住豪宅泡美妞,不仅不该嫉恨,反而应该随喜赞叹,谁叫你们前世不修呢?现在眼红又有什么用?不然你们也有资格淫乱的嘛,就不需要宣扬什么‘戒淫邪’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就是前世修过,所以这世有机会淫乱而没有任何不良后果,大学时期就打胎四次,64时还骗了那么多人为我而死,人生道路越走越顺,上帝不仅没有抛弃我,反而越发疼爱我。你们看不起我不要紧,只要上帝看得起我就够了,还帮我成了亿万富翁。你再看看你们这些人,高寒开地铁,曾节明开货车,到死也是穷鬼一个,上帝不会让你们成亿万富翁的。以你们这些有限思维,怎么参得透宇宙的奥秘?上帝叫我们要原谅自己的仇人,我作为64的最大受害者,我都原谅小平爷爷和李鹏叔叔了,你们还不原谅?反而策划绑架,你们不觉得绑票是在犯罪?”

应邀出席会议的狸烘痔老师一直眯着他那招牌似的老鼠三角眼,皮笑肉不笑地在一旁听着,这时不禁击节赞叹道:“柴妹说得太对了!我在给弟子讲法中也多次提到,世间的理就是和宇宙高层的理是完全相反的,在高层次上看,越淫荡越高贵。不过,绑架和暗杀都是神传文化留给我们宇宙正法时期用的,辛亥革命暗杀得还少的吗?后人不也在津津乐道地赞美吗?不管暗杀还是绑架,只要对我大法有利,都可以‘随意所用’嘛。我当年要是安于现状,怕这怕那,还在在吉林粮油公司老老实实当保安,倒卖兰花赚几个小钱,下不了决心出来搞诈骗,不肯学习老女排的拼搏精神,就算穷死饿死,你们有谁会知道?哪里今天还能和大家把酒言欢畅叙友谊?事实证明我这条拼搏之路是走对了,不枉此生人间走一趟,我把这些道理说给那些弟子听,可这些弟子就是不悟,还抱着旧宇宙那套哲学行事。”

王希哲冷笑一声:“李大尸,你他妈要传教滚回你希望山法王殿去给你的脑残弟子传去,少在这里放毒,这里没你的市场。姓柴的,你哪里是64最大受害者,你分明是最大受益者,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当上亿万富翁的奥秘。无非就是陪人睡觉挣来的,你拿人钱财,当然与人消灾,你难道没有闻到你那些钱上有那些受你欺骗送掉性命的64牺牲者的血腥味吗?你要原谅谁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就是不原谅。要讲犯法,中共哪天不犯法?哪天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只准他们犯法?就不许我们犯个法做个耍子?既然李大师都说了,宇宙的理是相反的,越淫荡越高贵,那么我们绑架的行为,在高层次上看也不是犯罪了,是越贪财越清高,我们民运二十多年一事无成,成天内斗,光练嘴皮子,被人笑话,这回终于可以做点实事,扬眉吐气,让中共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幸福的生活要靠我们用双手劳动自己来创造,归根结底就一个动作,那就是‘绑’!成功人士哪个当年没当过绑匪?华盛顿都还当过海盗呢!你哪里听说有人是靠老老实实给人打苦工而当上皇帝的?中共自己就是凭绑架地主当强盗起的家,当年的绑匪现在反成了美国大老板们的座上客,美国还敢追究他们当年杀这么多人的责任吗?还不是和他们称兄道弟的?可见什么公平正义都是书呆子想象出来的混账理论。那欺世盗名的改革开放刚开始时,百姓致富无门,只好滥砍滥伐,此所谓‘要想富,去砍树。’等改革到了疯狂阶段,大家什么都顾不上,那时提倡‘要想富,去盗墓’,现在改革开放的真面目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大家对改革彻底绝,老百姓过不下去了,贫寒起盗心,国内是他们的天下,绑架不了他们,海外就不是他们的地盘了,反正他们都是不义之财,现在的形势是:‘要想富,绑大户’。凭什么他们当年可以当绑匪,就不许我们当绑匪?现在这世道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笑贫不笑娼,行行出状元,与其穷死,不如拼一回,强盗当成功了,也能可以跻身上流社会,西装革履去和美国议员们碰杯的嘛。”

说着,激动地饮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们要学当年劫生辰纲的黄泥岗七杰,做出轰轰烈烈的大事,就看有没有胆量来劫这一场富贵了。中共是吃硬不吃软的货,要让中共也担心受怕一下,让他们人人自危,让他们晓得打人一拳,须防人一脚,让他们知道欧美不再是享受的乐园,而是他们的坟墓,以后只敢把子女送朝鲜留学。我们即使绑一个市级领导的子女当肉票,也能榨出几千万。他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货,要是他们不肯赎票,我们就坚决撕票,要是遇见女的富二代官二代,还可以先奸后杀,拍了录像给他们父母看。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说着玩的,以后再抓几个肉票,保证他们老老实实来交赎金,这生意值。别扯闲的,我们赶紧商量下实施计划,张健成立法国“票友行动”小组,费良勇成立德国“票友行动”小组,郭国汀成立加拿大“票友行动”小组,专门负责跟踪盯梢,张国亭丹麦群发邮件,可以从中协调,情报共享,还有,谁去踩点?谁出枪?谁去搞乙醚麻醉剂?谁去盗几辆临时用的汽车?谁有地方拘禁肉票?我负责买尼龙绳、连裤袜和封口胶。事成了大家分成。大秤分金,小秤分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说完,举起酒杯对着味精生一饮而尽,学阮小七的口气道:“你就是我们的晁盖哥哥,王丹就是我们的吴用哥哥,你下个令吧,我们听你的,我这腔热血,就卖给识货的了。”

刘因全一听有成可分,鸦片烟瘾过足了似地兴奋起来,道:“我愿意做美西地区负责人,我那里买了有9间卧室的大豪斯,还有几十亩农场,可以挖个洞藏肉票。夜总会我是常客,认识不少妓女,不如让我客串白日鼠白胜拉回皮条,去引官二代上钩,不过,分成的时候我要多分点。”

曾节明嗤之以鼻:“你少来显摆。你当你最有钱?你当只有你买得起别墅?我告诉你,众头领中,味精生味老、刘刚兄弟、何频兄弟都是买了庄园的,人家李大师把整个一座希望山都买了下来了,还在上面建了宫殿群,下面还有专门关不听话弟子的水牢,这你比得了吗?味老家里还有地下射击场,经常邀众人在那里练枪。对了,枪的问题也解决了,到时候请味老借七八条枪,我们十来个人也凑起了队伍。我是开车混饭吃的,技术一流,我负责驾车。等发了财,大家同富贵,我再也不必受福建人的窝囊气了。”

林保华道:“枪的问题好解决,我在台湾军情局认识的人多,我建议用电击枪,一枪下去就失去知觉,又不致命,那些窃听器材,邮件截取,情报共享,我可以请他们专业人士帮忙。”

在座的内奸王军涛,一直主张与中共和解,最怕民运来真的,避免中共海外的利益受损。这一听不是味,再也坐不住了,偷偷拿出手机,悄悄发起短信,准备把这里的情况向他的上级汇报,让官二代们加强警卫,做好防范。身边的胡平老辣,看在眼里,朝他笑道:“王老弟!你在忙什么呀?什么重要信息非要现在发哟?不如先听完老朽我的言论再发不迟嘛!”王军涛只好尴尬地笑笑:“嘿嘿!嘿嘿!”。

胡平不紧不慢地道:“诸位!凡事预者立,不预则不立,未思进,先思退。都先要从最坏的地方考虑,要先想好退路。万一我们绑了票,中共反而去报了官,惊动了美国当局该怎么办?要知道我们里面中共的线人众多,成事不易,做好保密工作是第一位重要的。”

说完,有意无意地瞥了王军涛一眼,继续道:“我告诉大家,即便我们真的是为了求财,也不要抛弃我们争民主的这杆大旗。绑个像习胖女儿这样的官二代,直接就能影响中国政治走向。若事机不密,一旦曝光,让我们意识到不可能拿到钱了,我们再改口,矢口否认是为钱而绑架,而是为了促使中共推进政治体制改革,通过绑架实现社会财富的再分配。或者说是因为中共最近绑架了我们某位异议人士,我们才被迫绑他们一个子女来作人质交换的,这样我们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要让世人认识到这是一场义举,不能以绑匪视我,而以敢于为民主献身的勇士来看待我们。世人看我们绑官二代富二代就一定会拍手叫好的,决不会有谁同情习胖们的女儿。这样一来,连美国看我们的政见与他们相同,都会站我们这边,故意装作破不了案,迫使中共当局屈服,把高官和精英们活活急死。决不会出现《尖峰时刻》里那种中情局和中共特工勾结的情形。我们同时要严刑逼供官二代,让他们交代出父母见不得人的犯罪勾当,录下视频,作为要挟他们的把柄,否则上传youtube,不怕他们不老老实实叫秘书拎着钱低三下四地来妥协,以政协委员的头衔来招安我们,把它当一场误会而敷衍过去。即便我们不幸被捕,在社会各界的抗议下,也不会重判,美国也是怕被谴责的。现在党内走资派90%是裸官,妻妾子女都在海外,拥有几兆亿的财产,这么大块肥肉不去吃,真可惜了。只要绑上一二位公子小姐,十辈子都吃不完。还能把他们在欧美的美好乐园和良好环境破坏掉,让他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整天疑神疑鬼,再不敢出国逍遥了,贪污那么多钱,连个存的地方都找不到,出出我们心中这口恶气。他们以后要想出国,得找很多保安,促进美国保安业兴旺发达,我们再乘机买通保安公司的人,套取他们的情报,更方便绑架。逼得他们只能呆国内,以后国内乱起来,他们连个退路都没有,这才是让他们最最焦虑的。中共高官溺于男女之情,沉醉于儿女情长的温柔乡中,有强大的执著和贪爱,唯恐失去,这就是他们的最大弱点,他们也因此成了窝囊废。而我们当中只要有一个人不贪爱这些,敢于泼出一股热血,敢于舍弃放不下的一切,那他就是英雄,天底下哪里有英雄被窝囊废统治着的道理啊?那不成了笑话了吗?马上就能使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吴弘达、倪育贤、薛伟、王军、刘青这些狠角色从座而起,合掌道:“胡老政策水平就是高,我们早看出您是宋公明哥哥转世灵童来的,是我们的带头大哥,一语点醒梦中人,让我们茅塞顿开,原来这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莫过于发财,没想到SM也能发大财。这疯狂的绑匪当得,我们也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人不疯狂怎么可能发财?中共高官多行不义,反得好报,福泽子孙,这还有天理吗?幸福的生活要靠我们双手来创造,大家抓紧时间各自分头行动起来吧。”

这时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含混不清道:“我也要参加行动小组!”众人定睛一瞧,原来是民运元老朱学渊老先生也颤巍巍地举着双手报名。唐柏桥急忙劝道:“朱老!您就别瞎掺和了,我知道你一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当大官发大财,可是奋斗一生至今没捞到一官半职,没有做成一笔生意。您要真有魄力,何至于此?无毒不丈夫,胆小成不了大事。我看您是倒霉催的,您不参与还好,您要参与了,这事儿准黄!您老早就被历史淘汰了,早该退出历史舞台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您哪,您还是回家抱孙子去吧……”

http://jinfuxin.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