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华夏智库---东亚时事解读2013.5.17


刚看到当代著名思想家顾晓军先生《 茅于轼是韩代笔第二》一文,其中提到我们华夏黎民党也许能出手反击伪民主人士茅于轼。对于伪民主茅于轼,这一个行将入古的中共专制右派犬儒,我们华夏黎民党本来也不想多费笔墨。不过我们倒想借机理顺一下一些概念词汇。我们这几代人不管你承认与否,不管你是否是反对中共的人士,都是经受过中共专制的洗脑教育的人士,或多或少,我们都不自觉地在使用中共给你灌输的词汇概念。我们往往都是在利用中共的概念词汇和逻辑标准来反击中共。例如关于中共的左派与右派的划分问题,当代著名民主理论家徐水良先生坚决否认中共的左右派划分,但是在其文章中有不自觉地按照中共的左右派划分来反击中共,最终导致徐水良先生的文章逻辑混乱。徐水良先生称茅于轼是伪右,就是按照中共57年打右派时的标准的,徐水良先生一方面说,现在没有左右派划分标准,但是却继续称呼茅于轼是伪右,不仅如此,徐水良先生还称邓小平是邓左,这就让人看了其文章后一头雾水。
关于中共国各政治派别的划分问题,我们华夏黎民党在《中共国当今政治势力分析》一文(详见链接: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12/huaxialimindang/1_1.shtml)中已经详细说明过。这里要说明的是,我们民主阵营的人士一定要完全抛弃中共的专制话语体系,创立我们自己的民主话语体系,否则,我们的文章和理论就会像中共宣传系统一样走不出逻辑混乱的误区。
最近有两个比较活跃的主张公民同城圈子的群体,一个是由真实身份是国安特务的许志永领导的公民同城圈子,其最近的活动很是活跃,响应者众多,当然其中有很多领头的响应者也是国安特务,他们的口号是:“自由,公义,爱”。另一个是由海外的李一平等人推广的公民同城圈子,李一平先生是当今很难得的的真正民主领袖,他的《变局策》值得民主人士好好学习一下。当然李一平先生不主张组党的策略是值得商榷的。你李一平可以不组党,你所主张的公民同城圈子可以不是一个党派,但是,你不能否定我们各个地下民主党派的人士也参入公民同城圈子。我们坚决主张,任何投身中国民主事业的人士一定要秘密结党。公民同城圈子只能是我们各个地下民主党派结交同道发展队伍,推广宣传民主政治纲领的舞台。曾经看到过很多民主人士的文章,特别是曾经判过刑的民主党人士,如王金波先生的文章就多次提到有的民主领袖反对组党,说现在组党不是时候等等。我不知道这些反对组党的人士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们知道,中共最怕我们组党!
自中共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接受其御用江湖术士的建议:“对反对派人士用龙尾扫一扫”后,民主派们接连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主张暴力革命的基本上不再作声,连伪装成民主人士的中共钓鱼特务王一鸣,习近平都无法容忍,被其主子下令让其回国不许再出来丢人现眼。
事物的发展不能看一时的盛衰,有的时候民主事业暂时倒退并不一定是坏事。在习近平就任中共元首之前,其御用江湖术士为其进行了详细认真的研究,他现在基本上很清楚未来二十多年之内的结局。他现在信心十足,现在是成就他个人伟业的难得的机遇,他所说的“中国梦”,也就是中共的“中国梦”,或者习近平的“中国梦”,其实就是“中华帝国梦”,那种群阴慑服百灵来朝的国际局面马上就要来临。当然,习近平也似乎知道在其身后的可怕的噩梦也将接踵而至,为此他特地装病到中国农业大学自称“科普考察”了一下。习近平是在考察科普还是考察人?那要考察的这个人又是谁?这只有习近平及其御用江湖术士们清楚。习近平明白,太阳要从西边落下,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把“亡党亡国”挂在嘴上。
习近平很清楚,中共国是个毛邓社会,华解决不了,胡搞几下,赵样不行,江就一下,再胡搞几年就是习以为常了。所以任何一个派别都不要对习抱有太多希望,习只能很好地利用各派之间的斗争,从而戳去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那就是成就自己的伟业,实现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就是那种古代中国帝王享有的国际尊严。习近平很好地向毛泽东学习了帝王平衡术,所以他提出了不能用中共前后的三十年相互否定。习近平很清楚华国锋为什么会下台,那就是华国锋用扁担挑水,其中的一个桶没有水,最终被另一桶水压倒。
最近《博讯》的创办人韦石先生回国给刚去世的母亲上坟了,据说去了六天。其实韦石用不着此地无银三百两,中共能够让其回国就说明了一切。像吴仁华一样,韦石对中共是有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