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2日星期三

一个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陈光诚

 
    用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来形容陈光诚是最贴切的,然而,陈光诚为什么能够死而不僵?因为陈光诚是中共国国安特务!中共不倒,陈光诚就永远死而不僵!
   
陈光诚1971年出生于临沂沂南县,其户口是沂南党校而不是双堠镇东师古村,陈光成从小就在沂南党校宿舍大院长大。由于陈光诚的父亲和哥哥都是党校教员这样的一个家庭背景,陈光诚在青岛盲校就读时期就被国家安全部门吸收为情报人员。随后,国家安全部门又破格将陈光诚输送到南京中医药大学就读,并对其进行特工训练。
    陈光诚的视力虽然不如常人,但是,陈光诚绝对不是个盲人,是个伪装成盲人的特工。由于其从小就生活在沂南党校狭小的圈子里,外人是不清楚其视力情况的。虽然陈光诚从小因病造成当时双目失明,但是后来其视力恢复相当成功。正因为此,他便具有很好的条件来成为一个出色的情报人员。
    陈光诚与外语教师袁伟静的结婚,并不是像袁伟静自己说的那样:"在当地广播电台发布求职信息,没有想到借此认识了陈光诚".袁伟静和陈光诚的结合完全是国安情报部门在背后促成的,是国安情报部门为陈光诚物色的一个英语翻译兼特工老婆。其目的就是要把陈光诚打造成一个国际间谍。袁伟静原名袁铃茹,袁铃如改名为袁伟静也是按照国安情报部门特工的要求,对袁铃如进行身份掩护。为了提高袁伟静的英语翻译水平,国安情报部门特意让袁伟静到山东大学强化英语进修。
    网上普遍避开陈光诚的超生问题,实际上由于陈光诚的国安特务身份,他便具有了相当多的特权,他在维权时期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是常人都难以达到的,而这些勇气都是中共给予的。陈光诚2003年和袁伟静结婚,当年儿子陈克睿就出生,20057月,女儿陈克斯又出生。陈光诚显然违背计划生育政策,但是网上没有显示当地政府对其惩罚,反而,将其女儿陈克斯的户口落在其党校教员哥哥陈光新的名下。这就是陈光诚的特权。
    陈光诚曾经的被判刑也是一种苦肉计,是为了提高其特务的政治资本。在陈光诚假判刑期间,并没有蹲监服刑,而是在秘密集训。陈光诚出狱被软禁也是一种假象,那些看守陈光诚的人实际上是在保护陈光成,这期间,陈光诚是自由的,陈光诚及其特工老婆的行踪对外是保密的。
    作为一个维权异议人士,没有国安情报人员的组织力量,是很难名扬天下的,更是不可能让你获得欧美国家的各种基金的。从铺天盖地对陈光诚的声援状况,我们就可以明显看出国安情报人员的幕后黑手。陈光诚能够走出国门被欧美主流社会接纳,中共战略特务傅希秋、杨建利等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可笑欧美国家的政客们至今还被蒙在鼓里,并且一再地给骗子陈光诚发奖。
   为了继续掩盖陈光诚特务身份,中共不得不对其亲属假判刑或者定期假骚扰 ,近期中共对其哥哥陈光福的假骚扰就是为了配合陈光诚获得英国的“威斯敏斯特奖”。
   现代版的皇帝新装还在继续上演,一个世界级的大骗子最终会将欧美政客们贻笑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