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0日星期二

网曝曾庆红儿子悉尼3千2百万豪宅详情(组图)

http://www.ntdtv.com/xtr/gb/2013/06/16/a915067.html

【新唐人2013616日讯】(新唐人记者杨雪综合报导)曾庆红儿子曾伟在澳洲悉尼购买的豪宅,在2010年就已被曝光,但具体详情外界并不知晓。近日,海外媒体挖掘出豪宅的细节。


《泛华网》报导称,这个豪宅有个专属名字,叫Craig-y-mor,豪宅正面对着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桥。曾伟200837日购买时的成交金额是$32.4m,就是3240万澳元。与以前传闻的不同,豪宅并不位于悉尼杰克逊港的北岸,而是在南岸的Point PiperPoint Piper是悉尼最豪华的居住区之一,位于悉尼歌剧院的东面。

改建前的豪宅。(网络图片略)

从谷歌卫星图中可以看到,这个豪宅的前花园包括一个游泳池。豪宅完整的地址是73-75 Wolseley Road, Point Piper, NSW 2027, Australia,也就是一块地占了两个街号。该豪宅位于街道旁的约两层楼高峭壁上。

谷歌的卫星图可以看出,这个豪宅的前花园包括一个游泳池。(网络图片略)

中间圆圈就是豪宅。(网络图片略)Craig-y-mor

豪宅最初的占土面积是2600平方米,后来一分为二,现在的面积是1153平方米。始建于1910年,1960年代做过重大装修。1991年的成交价是$7.14 m2005年自杀身亡的大名鼎鼎的澳洲犹太证券商Rene Rivkin2001年以$10.7m得到该豪宅,并在2004年以$16.15m的价格出售给商人Ben Tilley。曾伟的妻子蒋梅正是从Ben Tilley手中购得。

改建时的样子(网络图片略)

成交时的样子。(网络图片略)

2008年购买时,为减少关注,购买者只有蒋梅一个人。成交时没有贷款,全额支付。但在2009年,纽州地契局(Land Tital Office)注册上加上了曾伟的名字。泛华网注意到2008年时,曾庆红还是中共国家副主席。

20104月澳洲媒体Fairfax证实曾伟是以投资移民的理由移民澳洲的,于2009年获得永久居民的签证。

曾庆红儿子购买澳洲豪宅的钱来自哪里?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记载,曾庆红曾是江泽民的二号实权人物,也是江泽民除周永康外的另一大心腹。他是中共元老曾山与邓六金之子,1989年随江泽民进京,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1992年在排除杨家将事件中为江泽民稳定地位起了决定性作用。后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2003年至2008年任中共国家副主席。

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的军内老干部辛子陵,最近在海外媒体上实名发表文章,公开举报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重大腐败行为。

辛子陵文章介绍:〝2006年,曾庆红的儿子曾伟从银行贷款7千万,在山西太原买了一座煤矿,然后通过一家有关系的评估公司,评估到7.5亿人民币,再由山东最大国有企业鲁能集团出资7.5亿收构了该煤矿。通过几次这样的反覆操作,本来没有拿出一分钱的曾伟,变魔术一样,手上有了33亿元。然后,他竟然直接以这33亿元,买下了账本净值738.05亿元,实际价值1100亿甚至更多(因为此前就已布局,国家电网的规划完全是按照鲁能的产业分布来部署的,鲁能已被精心打造成一只可以下金子的母鸡)的山东鲁能91.6%的股权。〞

署名陆云的文章指出,〝这次交易意外被国内媒体《财经》详细披露,在海内外、党内外激起极大愤慨,交易被迫废止,曾伟已经吃到嘴里的肥肉,也不得不吐出来。但是,此案最能体现中国特色的是:虽然案情内幕几乎已全部被媒体公开,做下如此巨大腐败恶行的曾伟,不但没有被追究罪行,国家反而赔偿了他个人42亿元。有曾庆红这把大伞在背后罩着,把千多亿国资送给曾伟的鲁能及山东省的有关官员,同样安然无恙。〞

时事评论员杨宁的评论文章透露,正是在曾庆红担任国家副主席一职期间,曾伟开始了大捞特捞。据说,曾伟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笔项目的进项少于两个亿,免谈。曾伟除了插手上海大众汽车、东方航空、北京现代汽车等公司,获取巨额傭金外,还在北京开了一家基金性质的公司,主要是通过内部管道获知都有哪些公司欲〝股份制改造〞并上市发行,然后曾伟的公司会主动锁定那些公司,与他们联系,〝协助〞这些企业顺利上市。

曾伟的公司声称,自己可以包办企业股份制上市发行的所有〝政府批件〞,条件是购买即将上市的企业原始股,比如两千万股,按每股一元算,曾伟只需支付两千万元,但企业一旦上市溢价发行,比如每股10元,曾伟手中的原始股就在短期内迅速增值到两亿元,这就是曾伟著名的〝没有两个亿的进项,免谈〞的由来。

《真实的江泽民》指出,江氏腐败性体质利用公权力强行瓜分国家资源,立下了极坏的道德示范。二十年来,江氏腐败体制所造成的贪腐乱象并不只限于贪腐权力中心,早已渗透到社会各个阶层,监守自盗蔚然成风,整个中共体制已经完完全全沦落到了朽木不可雕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