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日星期二

简评余杰:《习近平比拿破仑三世愚蠢一百倍》



    看了一遍余杰最新大作《习近平比拿破仑三世愚蠢一百倍》,不由得让我产生对其评论一番的念头。余杰是一个自以为十足聪明的蠢货,在《习近平比拿破仑三世愚蠢一百倍》一文中由于其行文逻辑混乱,自相矛盾,暴露出了许多信息。

首先,暴露了余杰是站在共产党立场,从捍卫共产党的利益出发,对习近平展开批评。余杰非常担心习近平不听身边智囊人士的意见,重蹈拿破仑三世的覆辙。
第二,暴露了余杰和中共高层的密切关系,进一步证明了余杰是中共外派海外战略特务。余杰说:“这几个月以来,习近平的诸多或内部或公开的讲话,都清晰地表明,他已 经听不进身边的智囊和文胆的意见,要一意孤行将中国带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另外,余杰又说:“海外媒体刚刚要炒作李克强经济学这一概念,大约是习近平觉得李克强功高震主,心中十分不快,遂命令宣传部门禁止提及这个词语。”。这些信息是谁透露给余杰的?我们可以相信,习近平身边的智囊不会轻易对外人发发牢骚,只有像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这些人可以是倾诉对象,那么余杰能够得到这些信息,肯定就是来自于江泽民了。
第三,暴露了余杰是中共前元首江泽民亲自指挥的战略特务。可以说,这篇文章是余杰奉江泽民的命令而创作的,是江泽民通过余杰的笔对习近平展开严厉的批评。余杰的这句话:在 地方任职期间不显山不露水的习近平,一旦大权在握,个性便张扬起来。看来,绝对的权力,不是像阿克顿勋爵说的那样,导致绝对的腐败,而是导致绝对的专横。 与平民出身、上有元老监国、下又诸侯跋扈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不同,作为太子党的习近平,巩固权力的时间极短,宣扬和实践个人施政方针的心志亦更为迫切。”,好象是江泽民的口气。
第四,暴露了前中共元首江泽民、胡锦涛和温家宝这些平民出身官僚元首的由于自己无能的嫉妒心理。他们最不希望习近平在华夏历史长河中的功绩远超自己,所以他们命令外派特务展开对习近平的舆论围攻,迫使习近平对外像他们一样软弱。
再谈一下余杰行文的逻辑混乱和自相矛盾
首先,余杰批评习近平:习近平几乎一个优点都没有,偏偏还有跟拿破仑三世一模一样的大缺点:刚愎自用”。
第二,余杰批评习近平:“实际上,习近平比拿破仑三世愚蠢一百倍。”
第三,余杰批评习近平:“ 习近平的对外扩张是自取灭亡”。
第四, 余杰批评习近平:“ 今日由习近平掌舵的中国,比昔日由拿破仑三世掌舵的法国的状况还要危险,几乎处于盲人骑瞎马之窘境。
综上所述习近平的缺点,余杰如果是真正的民主人士,就应该鼓励习近平早日自取灭亡,而不是批评习近平,害怕习近平重蹈拿破仑三世的覆辙。这就是文章的自相矛盾,文章以民运的名义刻薄指责,用尖锐的语言提醒习近平一定要小心,完全是小骂大帮忙,从心底为共产党着想。


附:


余杰:习近平比拿破仑三世愚蠢一百倍

    
拿 破仑三世的身上有很多优点,偏偏就是有一个巨大的缺点:刚愎自用。然而,仅仅这一个缺点,就让他所有的优点统统归零,就让他所有的成就全部化为乌有。与之 相比,习近平几乎一个优点都没有,偏偏还有跟拿破仑三世一模一样的大缺点:刚愎自用。这几个月以来,习近平的诸多或内部或公开的讲话,都清晰地表明,他已 经听不进身边的智囊和文胆的意见,要一意孤行将中国带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一百五十年前的拿破仑三世,还能够流亡到英国过最后几年 寓公的生活;一百五十年之后的习近平,在即将到来的大厦倾倒、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时刻,这个地球上还有他的存身之处吗?
   
    
在 地方任职期间不显山不露水的习近平,一旦大权在握,个性便张扬起来。看来,绝对的权力,不是像阿克顿勋爵说的那样,导致绝对的腐败,而是导致绝对的专横。 与平民出身、上有元老监国、下又诸侯跋扈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不同,作为太子党的习近平,巩固权力的时间极短,宣扬和实践个人施政方针的心志亦更为迫切。
   
    
习 近平希望左牵毛右擎邓,将中共一党独裁的体制继续维持下去。但是,习近平毕竟不是毛泽东、希特勒式的旷代雄主,很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梁京在《习近平的拿破仑三世性格》一文中,将习近平与路易波拿巴相提并论,这是迄今为止我看到的对习近平最为近似的类比。不过, 我要接着完成这篇有趣的对照记:实际上,习近平比拿破仑三世愚蠢一百倍。
   
    
习近平敢面对真枪实弹的竞选吗?
   
    
拿 破仑三世的历史评价,似乎被定格为志大才疏、平庸无能,这主要是因为雨果和马克思对他的否定性评论脍炙人口。雨果称之为渺小的拿破仑,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一文中评论说:黑格尔在某个地方说过,一切伟大的世界历史事变和人物,可以说都出现两次。他忘记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 现,第二次是作为笑剧出现。
   
    
其实,拿破仑三世夺取最高权力,并不仅仅是依靠其伯父拿破仑的余威与余荫,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个人纵横捭 阖的才干。他首先靠选举成为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在一八四八年十二月的总统选举中,他取得了压倒性优势,以五百六十万票击败了仅获一百五十万票的竞争 对手。波旁王朝遗老、奥尔良王朝成员和旧贵族等君主主义者都支持他,至少他是一个比较不差的候选人。部分资本家受其进步主义经济主张的吸引,也对他表 示支持。不过,他的支持者主要还是来自人数最多的阶层:农民和工人。他们目认为他可以像他的伯父一样,重振法国的声威,稳定动荡不安的局势。
   
    
在 总统任期內,路易拿破仑政绩显著,逐渐流露出称帝的野心。一八五二年十一月,法国举行全国公投,百分之九十七的人都支持路易拿破仑称帝。于是,他黄袍 加身成为拿破仑三世,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改造成了法兰西第二帝国。经历了一段时期的独裁帝国之后,他又转向自由帝国。历史学家路易
吉拉尔在《拿 破仑三世传》一书中指出,路易波拿巴的转向,除了权力运作的需要,也与他青年时代在瑞士和意大利受过自由主义思想的熏陶有关。一八六零年之后,拿破仑三 世对反对派作出让步,允许议会自由辩论,出版会议记录,放宽审查制度,更在一八六九年任命自由派成员埃米尔奥利维耶为首相。
   
    
路易波拿 巴是通过相对公正的竞选上台的,他在选举中获得的支持度,远远超过日后的希特勒及纳粹党。他敢于直接面对农民和工人等劳动人民发表演讲,反倒比工人出 身的社会主义政党的领袖们更受底层民众的欢迎。信仰圣西门主义的群众是其主要支持者,他们甚至称拿破仑三世为社会主义皇帝。 拿破仑三世关注基层人民,其著作《消灭贫困贫穷》为他赢得了工人和农民的支持。他在位期间,确实也致力于改善基层的工作环境,在一八六四年,他甚至不顾大 商人和企业主的反对,赋予了工人以罢工权。
   
    
与之相比,习近平的王位是一个小圈子黑箱操作的结果,并不是他努力争取来的,更不是民众投票决 定的。在习近平被确定为党魁兼国家元首的中共十七大上,他的出线被视为黑马,是中共党内各派系平衡、妥协的结果;更是共产党统治进入末期之际,以选蠢为标准来选择接班人的体制的产物。
    
    
以习近平的那点能耐,他根本不敢参与竞争性的选举。即便是展开党内选举,他也不是李克强、王岐山的对手;甚至也不是身陷牢狱的薄熙来的对手——如果让习近平与薄熙到天安门广场上对百万群众发表演讲,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进而言之,如果中国有了真正意义上的选举,习近平这个胸无半点墨的假博士,面对刘晓波、许志永这样的学识渊博、以民主自由为旨归的真博士和反对派人士,必然是无言以对、一败涂地。
    
    
拿 破仑三世贵为皇帝,权力却受到内阁、法院和议会的制约,他无法实现绝对专制;而习近平却是无冕之王,其权力之大,让古今中外的帝王瞠目结舌。习近平刚 刚掌权,就致力于扼杀有限的言论自由,集中火力打击网络上的自由派言论,将中国变成一言国,连初中三年级的学生都因为在网上转发信息而被警方拘留。另 一方面,中共虽然自称无产阶级先锋队,却将真正的无产阶级工人和农民都踩在脚下。习近平上台后,连一点象征性的民生政策都不愿实施,不分给工农大众分毫改 革的红利,医疗保险及社会福利等全都一塌糊涂。他对底层沸腾的民怨熟视无睹,等到火山爆发的那一刻,他再要后悔却来不及了
   
    
习近平有发展经济的能力吗?
   
    
拿 破仑三世执政期间,法国经济获得了高速发展。历史学家指出,拿破仑是第一个将经济放在头位的管治者。他青年时代流亡英国时,对当地的工业革命印象深刻,当 政之后,专注于发展国家经济,奋起直追英国的工业和贸易。第二帝国时期,是法国第一个将经济目标清楚地摆在第一位的时期,法国产业迅速现代化。拿破仑 三世促进自由贸易,降低贷款利息,进行基础建设,以确保国内经济繁荣发展,他希望给后世留下一个开明社会工程师的形象。
   
    
改造巴黎, 是拿破仑三世对后世的一个重要影响。他希望能通过以下措施,提升巴黎的卫生状况和生活质量:建造一个现代化的污水处理系统,改善卫生;设计出一种新的住 宅,以容纳更多居民;在全市兴建公园,其中有三个大型公园,以免基层市民在星期日,只能去酒馆渡日。这个由奥斯曼男爵主持的计划,最终使巴黎成为了一个由 林荫大道和绿地公园组成的城市,成为欧洲乃至全世界最美的城市。
    
    
与之相比,习近平连推动经济改革的能力和魄力都不具备。习近平在 基层任职期间,其经济政策朝令夕改,成绩单不堪入目。比如,习近平在河北省正定县任县委书记期间,并未踏踏实实、因地制宜地发展地方经济,而是与薄熙来一 样喜欢搞一些面子工程。他主导了作为影视基地和旅游点的红楼梦大观园项目,大兴土木,劳民伤财,留下了巨额财政赤字。该项目在短短几年之后就夭折,成 为人迹罕至、芳草萋萋的断壁残垣。如果是在民主国家,如此低能的地方官员一定会被问责而下台。但是,习近平靠着父亲的荫蔽,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惩处,反倒扶 摇直上,加官进爵。虽然当时的河北省的领导对其不以为然,拒绝提拔他,他却能通过父亲的关系,转到福建省任更高一级的地市级官员。
    
    
习 李之搭配,其紧密程度比不上前朝的胡温之搭配。李克强虽然不是经济专家,因为身为国务院总理,而在经济第一线工作,故而迅速组建起一套强有力的经济官僚班 子。海外媒体刚刚要炒作李克强经济学这一概念,大约是习近平觉得李克强功高震主,心中十分不快,遂命令宣传部门禁止提及这个词语。李克强亦只能逆来顺 受,沉默是金。面对中国经济滑坡的整体趋势,习近平束手无策,惟有采取拖字诀,拖一天算一天。对此,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指出:中国的低消费高投资经济就是一种庞氏骗局。他的结论是:中国庞氏自行车正在冲向一堵墙。而且,这只法西斯章鱼已经唱响了它的绝唱。
   
    
习近平的对外扩张是自取灭亡
   
    
习 近平唯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积极对外扩张。邓小平制订的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已经过时,习近平要像毛泽东那样四面出击。于是,反日、反 美、南海和东海问题逐一浮出水面。习近平自恃与军方关系深厚,远远超过江泽民和胡锦涛,所以要利用军方中的鹰派势力,到国际社会耀武扬威。
   
    
于 是,那艘从乌克兰买回的中看不中用的废物航空母舰,成了习近平的一颗定心丸——比习近平稍稍聪明一些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当时尽管还在其位,大概心知肚明这 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便让习近平独自一人前去主持其首航仪式,他们刻意放弃这个可以扬眉吐气的场合,躲得远远的。而习近平就像《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自以为 是的皇帝一样,以为海军大国的梦想就此实现,真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而这一点正是习近平与拿破仑三世最为相似的地方。 当年,拿破仑三世的国内政策本来风生水起、欣欣向荣,其个人威望也臻于顶峰。偏偏他要进行不切实际的对外扩张,终于给自己以及整个帝国敲响了丧钟。拿破仑 三世热衷于改变世界政治地图,在亚洲、非洲等地大肆殖民,畅通无阻,遂以为天下无敌,比作为战神的伯父还要了不起,故而不惜奉行军事冒险主义。结果,诱发 普法战争,很快战败被俘,政权亦土崩瓦解。今天的习近平亦认为他可以仿效毛泽东改变世界格局,要来一场世纪豪赌。对此,梁京分析说:习近平与拿破仑三世 的性格相似并非偶然,因为法国与中国都有迷信中央极权的传统。这个传统让法国成长为成熟的民主国家的道路极端曲折,也正是这个传统让中国的现代化吃尽苦 头。中国的专制传统以及共产党的党文化,只能孕育出习近平这样的猛人”——他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全都停滞在毛泽东时代,你根本无法用一种现代的、文 明的方式来与之对话。
   
    
所以,今日由习近平掌舵的中国,比昔日由拿破仑三世掌舵的法国的状况还要危险,几乎处于盲人骑瞎马之窘境。梁京认 为,与拿破仑三世相比,习近平的才学还不如他,因此,如果习近平不能迷途知返,他给本国和其他国家人民带来的灾难,有可能会超过拿破仑三世。我认为梁京的 这个判断是准确的,而预言家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预言变成现实,不知该是悲是喜?
    
    
拿破仑三世的身上有很多优点,偏偏就是有一个巨大 的缺点:刚愎自用。然而,仅仅这一个缺点,就让他所有的优点统统归零,就让他所有的成就全部化为乌有。与之相比,习近平几乎一个优点都没有,偏偏还有跟拿 破仑三世一模一样的大缺点:刚愎自用。这几个月以来,习近平的诸多或内部或公开的讲话,都清晰地表明,他已经听不进身边的智囊和文胆的意见,要一意孤行将 中国带入无边的黑暗之中。所谓自作孽,不可活,一百五十年前的拿破仑三世,还能够流亡到英国过最后几年寓公的生活;一百五十年之后的习近平,在即将到 来的大厦倾倒、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时刻,这个地球上还有他的存身之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