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7日星期四

外媒揭“友联会”军方间谍背景 中共渗透美澳政界




        日前,外媒揭“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的军方间谍背景,中共在渗透美澳政、商、军界。日前,海外多家媒体报导披露,内外交困的中共花费巨大、处心积虑的对外搞统战和培植亲信,表面名目为“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其实质具中共军方间谍背景,旨在渗透海外政界、军界和商界,拉拢要人,寻找海外代言人。


    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时报》525日发表名为《中共苦心经营结交朋友》的文章称:中共政权内忧外患、摇摇欲坠,总政治部主任张阳处在他职业生涯中最高压的时刻。他在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会见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前副主席比尔欧文斯(Bill Owens)。欧文斯上将(已退役)受到款待,见到多位解放军将领,包括现役西方军事和政治领导人难以见到的人。

    张阳担任的总政治部主任,是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中最重要的4个职位之一,但他被许多西方军事分析家忽略了,因为他的工作在西方军事体系中不存在。

    作为总政治部主任,张阳负责维持解放军的纪律、意识形态和抵制叛变,另外一个职责是要找出外国国防机构的薄弱环节并影响他们的决策。

    这种“影响”具体表现在慷慨资助其下属部门——联络部。在中共建政初期,联络部专门从事收买国民党反叛将领,寻求更广泛的“颠覆”和“瓦解”与台湾有关的敌对势力。它曾经有一个更具描述性的名字:敌军工作部。

    今天,联络部拥有更特殊的权限,它可以同时驾驭共产党多个组织机构进行运作,比如文职情报、商业、外交、媒体,并拥有红色太子党的庞大网络。它经营的阵地和平台令人眼花缭乱,从石油安全到宗教。其目标朦胧不得其解,采用的方法有时似乎是矛盾的。

揭秘“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军方间谍背景

    报导称,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简称友联会)(CAIFC--China Association for International Friendly Contacts)是中共解放军(PLA)总政联络部的一个“情报收集(influence operations)”平台。该部门原名“敌情侦察部(Department of Enemy Work)”。根据Fairfax2003年得以一见的手册,该部门的主要职责是“开展分解敌人和团结友好军事力量的工作”。

    去年以来,CAIFC多管齐下拉拢澳大利亚商界领袖。费尔法克斯传媒的调查披露,澳一些知名公司负责人在华受到解放军一个情报平台的款待。

        CAIFC还试图使五角大楼推迟发布报告,并抑制美对台军售,但没成功。“影响力行动”是否具有更广泛的效果,目前不得而知。

    美国前五角大楼官员、2049项目研究所执行董事马克斯托克斯(Mark Stokes)说:“联络部联结了政治、金融、军事行动和情报领域。”斯托克斯整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翻看了大量的在线中国语言材料,才深入解析了这个最隐秘和最不被人理解的政治军事情报机构,“它负责为影响外国国防政策而采取积极的措施。”

    友联会在成立之初,主要成员均为军方人物与太子党。而现任会长是前外长李肇星,副会长则包括邓小平之女邓榕,以及军方鹰派的智库代表、现阶少将辛旗等人。而会员更多是像苑建国之类,表面是艺文人士,但都兼有解放军军情部的职务,或是隶属总参、总政背景的军事学者。

    前段时间,世界各国谴责中共黑客的网攻。近期,西方主流媒体又因解放军次系统的友联会广泛渗透国际社会而聚焦中共的谍战。如澳洲《悉尼晨锋报》称中共间谍友联会拉拢商界领袖,《布里斯班时报》称中共友联会苦心经营结交西方名流,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则报导布莱尔恐遭中共友联会间谍圈套的利用等。


    友联会,在1999年江泽民时代,就是总政联络部对台统战及政治情搜的主要单位。而澳洲传媒费尔法克斯集团也披露:实为中共军方间谍机构的友联会,是解放军总政联络部最初负责策反台湾国民党与瓦解民进党等台湾反对党的机构,但现在其工作重心日益转向影响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要名流。

    中共军队的友联会,时常藉主办教育、慈善、公益论坛等名义,积极赞助并高规格接待西方政商名流访问中国。例如友联会经常举办活动的北京歌华开元大酒店,乃国企独资北京歌华集团旗下产业之一,其集团高层与《江泽民传》作者库恩私交甚笃。

    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副会长邓榕出生在1950年,是邓小平最小的女儿,笔名萧榕,小名毛毛。邓小平1997年去世后,邓榕曾以《毛毛》之名出书《我的父亲邓小平》(上卷)和《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毛毛毕业于北京医学院,曾任解放军总政组织部副处长,中国驻美大使馆三秘,全国人大常委会政研室副主任,民主与法制出版社社长。邓蓉丈夫为中国保利集团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总参装备部少将贺平,有一女,名卓玥。

  邓榕九十年代中曾对到访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夏塔克说,六四开枪是“迫不得已”。邓榕后来到美国访问也说六四事件是个“悲剧”。邓小平的另一个女儿画家邓林2007年在香港电台上说,六四事件应(由当时的中央)“集体负责”。

“友联会”对美国军方的渗透

    据费尔法克斯媒体集团报导,退役的比尔欧文斯海军上将是中共军方的“红人”,他曾与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许其亮、以及他的前任徐才厚吃过便饭。在过去六年中,他会见中国高层将领花的时间,大概比所有在职的美国将军加起来还要多。

    在欧文斯的访问前一个月,中共18届党代会召开前,友联会还帮助安排了由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首席执行官麦晋桁(John Mack)为首的一个美国商务代表团在中南海紫光阁的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