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星期三

吴洪森: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张玉凤、汪东兴交出私藏三十年的绝密档案

这是一份极其珍贵的史料,摘自去年九月出版的《争鸣》杂志。

张玉凤等所私藏三十年的绝密档案,是在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后于去年七月才搞到的。当然,这种绝密材料,在国内是不可能再泄露出来的。《争鸣》杂志在两个月后就将这份绝密档案公之于众,让世人及时知道内幕真相,真是难能可贵!这是在当今信息社会时代,才能办到的。


由于所涉及的问题至关重大,又无法进一步核实。从所述的情节看,这一史料是可信的。尽管如此,这里只做转录,不加评议,仅供参考。

全文如下:

政治局派人突击查访汪东兴、张玉凤



毛泽东晚年档案九十三份不翼而飞:今春(注:指2005年,下同)三月,1993年刑满释放的毛远新被借调到中央档案局,参与整理毛泽东晚年档案资料。毛远新在整理期间,发现有关毛泽东晚年的重要讲话、指示等档案资料残缺的问题,向中央提出。经三个多月整理,证实毛泽东晚年档案遗失了九十三份。

今年7月16日,在中央派行动组突击“查访”下,汪东兴和张玉凤交出了私藏的毛泽东临终前的二十二份档案材料。张玉凤收藏的十九份档案,记载着毛泽东为身后人事安排的谈话和指示。

中纪委、中组部曾找了当时能接触到这些档案的汪东兴、华国锋、张玉凤及李纳多次,但都以“对情况不了解”或“已上交”为由,予以拒绝了。

中央的“七•一六”行动:经中央政治局批准,由中纪委、中组部、中央警卫局派人在7月16日晚,分成三组,对汪东兴、张玉凤、李纳三家住宅,采取了突击性查访,责令这三人立即交出私藏的中央档案。



汪东兴交出涉及其自身的三份档案材料



毛泽东对毛远新、张玉凤三次谈话中,说汪东兴是“魏延式的管家”、“野心不小”,“不宜留在核心层”等。

(据张玉凤说:“在‘四人帮’被捕后的第二天晚上,华国锋、汪东兴召见我,说:‘主席生前是最信任你的,他的有关讲话、指示的档案交你保管,要以生命来保管好。没有我和东兴同意,不能动。’汪东兴提出要审查一下档案有否外泄,有否缺少。我把档案资料给了汪东兴二十二份。过了一周,汪退还给我十九份。他说:‘另三份,中央政治局要用来调研’。大约过了二周,我问汪:‘什么时候交回那三份档案?’汪答:‘已交给华主席,你不要过问。并要我思想有过准备,交代和四人帮、毛远新等人的关系。’”)

 <WBR>

张玉凤交出十九件毛档案材料

毛预言死后一年内会有政变



张玉凤所收藏的十九份档案,记载着毛泽东从1975年12月以来,为身后人事安排、权力分配,焦虑重重,可以看到毛泽东对谁都不信任,处于举棋不定的状态。以下是部分档案的摘要:

1975年12月16日,毛泽东对毛远新、张玉风说:

“我走后,不用一年,会有政局翻天覆地。……结果无非三种:走资派重新上台;右派势力翻天;军事政变,内战展开,一打,十年八年不会有结果。”

1975年12月25日,毛泽东对毛远新、张玉凤说:

“我还没有走,已有多个派要抢班夺权。主席一职,总会争的、闹的,互不买账的,历来如此。我走前开个党组织会议,人选要定下。登奎就是好人才。”

1976年2月25日,毛泽东对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说:

“……接班人选搞不好,会有内战,搞不好有反复。我看纪登奎、华国锋、江青,还有毛远新,都能做。但很难做好。”

1976年4月12日,毛泽东对毛远新、张玉凤说:

“国锋不是党主席的材,他软弱,怕事,对党很忠诚。江青做主席,老的不会服。她得罪人不少,也过于自负。要问一问军队意见,很重要。”



毛恐鞭尸嘱将遗体火化



1976年6月7日,毛泽东对毛远新、张玉凤说:

“我在世的时间不多了。对文化大革命、对江青、对一批干部的怨债,这三件事要搞反攻倒算。清明追悼总理是在批斗我,……,死后还要鞭尸。火化、火化,不留死尸。”

 <WBR>

毛泽东最后拟定两份接班人名单



1976年7月2日,毛泽东用手示意汪东兴退出后,对毛远新、张玉凤说:

“拟二份名单留着,由你(指张玉凤)保存,到时候交国锋在会上宣读,他是第一副主席嘛!”

这两份接班人的名单是:

一份是:江(青)、国锋、纪(登奎)、毛(远新)、陈(锡联);

另一份是:毛(远新)、国锋、纪、王(洪文)、陈(锡联)。军队老将不服江。江上,要国乱。

 <WBR>

《历史的真相——毛泽东的生活秘书张玉凤的若干回忆》



据2004年5月《动向》杂志透露,近日,张玉凤向中共中央提供了她个人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资料以及部分档案资料,暴露了若干重要历史事件的真象。据张玉凤称:这些谈话记录资料,在毛泽东逝世后,是交给警卫组长保存的,直至2002年10月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才要回来自己保存的。张声称:当初将这些资料转移,是怕江青、汪东兴要拿走。《历史的真相》发表后港台期刊和大陆网站多有转载,未见官方机关和汪东兴、毛远新等知情人辟谣和否认。笔者反复阅读研究,认为是可信的。仅举一事,这份材料的最后,谈到了毛泽东指定的政治局常委名单,最后一名竟是张玉凤。这件事情张玉凤是不敢编造的。说出来除说明毛泽东晚年政治上的荒唐外,给张增加不了政治上的荣誉和物质上的利益,如果造了假对她的损害将是致命的。她敢这样公布出来,极大地增加了材料的真实性和可信性。

2004年5月20日广州《老人报》第6版注销《乔冠华被“四人帮”内定“副总理”之后》一文,称“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被捕,外交部反对乔冠华的人马上贴出大字报,说乔冠华秉承‘四人帮’旨意,替‘四人帮’篡党夺权制造舆论。事情源自逮捕‘四人帮’时,从王洪文家中抄出了一份组阁名单,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拟定的,上面有王洪文批改的笔迹。”因此,这份名单的来源不容怀疑,随即在报纸上公布。

 <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