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1日星期二

朱仕强:中共恼羞成怒 阴谋毒害骆家辉大使!

 有一种化学剂(Nitrosodimethylamine, NDMA)实验室对付小白鼠,几滴下去,肝脏破裂,再注入实验药物观测反应。NDMA无色无味,要是混在水里害人,可能引起发烧、头痛、呕吐、嗜睡、恶心、腹泻等症状,长期暴露就会导致肝损伤,进而诱发肝癌。

   
    12月8日《世界日报》头版头条证实,骆家辉大使返美后,即将入住德州癌症医院,进行换肝手术。骆家辉三年任期未满,突然宣布辞职,舆论一时哗然。中共开动宣传机器,抹黑他的业绩,埋汰他的私生活。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到底对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从表面看,骆家辉的平民化作风,刺伤了中共的官僚嘴脸,一举一动都使大陆民众称奇钦羡,官老爷羞愤不迭。老百姓一想,民主国家官员能上能下,执政党下台了,马上变成普通人,该教书教书,退休当律师,写写回忆录。哪像共产党,能上不能下,坐牢都有酒店待遇,简直不是人。
   
    特别是骆家三代追寻美国梦的成功故事(一英哩传奇)深触人心,他的华裔背景说明,只要实行民主制度,官员也能廉洁自守。甚至有人说,一句中文不会的骆家辉,可能当选中国首任民选总统。老百姓有比较,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敢反抗!中共专制政权,谎言暴力治国,万万不能容忍。
   
    骆家辉大手牵小手,自己背包麦当劳排队,折扣券买咖啡的形象深入人心,这在害人成精的特务眼中,正是投毒的好对象,大肥羊上门了。我估计骆是去年四月“博鳌论坛”期间中招的,博鳌是上海帮钱魔开办,笼络国际政客的名利场。骆家辉哪壶不开,偏要入住标准间,狠打了李小琳一个耳光。人家有“道德档案”,所以发狠下毒手。
   
   
朱仕强:中共恼羞成怒 阴谋毒害骆家辉大使!

   
    之后他的公开活动大幅减少,乡下也不去了。我不知道大使的家人有没有遭害,李蒙与子女已于稍后的夏天返回美国。既然中共动了杀机,避开是保护家人安全的最好办法。五毛党泼赃水,造谣说他外遇,恶质卑劣之至。
   
    大家可以网上搜索《维基百科》NDMA(亚硝基二甲胺)名词,就知道我所言不虚。
   
    原来这才是中共维稳的终级武器!不管是台商港商外商、传教士、旅游者、外宾(家属),只要政治立场不一致,都可能遭到毒手,叫你烂肚肠跑医院,下半辈子无力反抗。国保找你喝茶要小心,千万自己带水,被旅游的也要多注意。大家有没有想过,共产党牢里放出来的(包括劳改犯)身上多半有病,症状也很相似。最近陈子明胰腺癌晚期才放出来,送去美国治疗。
   
    暗算无常死不知,这点鬼把戏,说破了就一钱不值。我们不须高估共特的害人能力,也不应低估匪党的邪恶本质。毛泽东晚年担心死后翻案,试图谋杀所有政敌,周恩来喝了汪东兴的茶水,引发膀胱癌不让手术致死。前三十年坏事作绝,后三十年为富不仁,今天的中共,自知来日无多,也有消灭潜在敌人的打算,妄图逃脱断头台大革命的清算。
   
    香港歌星梅艳芳,支持六四民运,死于子宫癌。IT钜子李开复,经常往来大陆,主张信息自由,也得了淋巴癌,共党倒打一耙“十问李开复”诬指他美蒋特务。连战的儿子连胜文,前几年莫名其妙得了肾脏癌,他在上海有生意,经常出差打理,是不是主张“国共合作”胡温派系的政治对手搞的鬼?民运出身的远志明牧师,早前回过北京,出来得了淋巴癌,还好上帝医治了他,后来共产党又不让他回去了。
   
    中共太子党法西斯军国主义活摘集团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反人类黑帮组织。你要是以为只敢对中国人下手,那就错了,1986年香港总督尤德爵士(Sir Edward Youde, 1924-86, 大陆译尤得)暴死北京,就很蹊跷。
   
    尤德爵士主张以两个条约作为中英谈判的基础,香港本岛1842年《南京条约》永久割让,九龙新界1898年租约99年,英国1997年只需依约交还九龙新界,香港归属问题另行谈判。他公开顶撞邓小平的流氓民粹逻辑,结果没有活着出来。
   
    骆家辉已经平安回到美国,所以我把事情说开。到底是NDMA,微量神经毒气,放射性同位素,还是汞中毒(毛泽东延安毒害王明)美国超强科技当然验得出来。要是确有其事,从今以后,你们的外交人员,太子党崽子,高干子弟,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爬的,都会成为报复的目标,习近平承受得了吗?
   
    中共党官,酒色财气,纵欲无度,把肝喝坏了,抓个法轮功友活摘续命。骆家辉任内最出彩的业绩,就是处理王立军的活摘投诚事件。大家看看,多残酷的黑色笑话?现在已经不是骆家辉一人的存亡,而是两种价值的生死较量,谁赢了这个世界跟谁走。
   
    骆家辉是美国总统提名,参议院投票通过任命,驻PRC(中华太子党共和国)全权大使。打骆家辉的脸,就是打美国人的脸,给骆家辉下毒,就是给美国参议员下毒。人才难得,他不是大使,是推行美国式民主价值,重伤不下火线的英勇战士!华人不是二等公民,好好养伤,2016年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非他莫属。
   
    《别了,骆氏家辉》反映了中共权贵,卑怯猥琐的精神面貌,狭隘的种族主义,狂妄的党文化霸权。骆弟兄是浸信会教友,我有几节圣经经文相赠: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翰福音1:5);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马可福音16:17-18);弟兄胜过它(大红龙)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示录12:11);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并为神之道被斩者的灵魂,他们都复活了,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示录20:4)。
   
    Welcome home, Gary!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