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

【學聯就警方旺角清場之回應】/ZT

不義政權掩耳盜鈴 暴力踐踏市民訴求
無奈走盡溝通之路 行動升級更待何時


  自星期二早上開始,警方和執達吏於旺角以執行禁制令為由,肆意清場。酷吏信口雌黃、鷹擊毛摯之姿,廣大市民一一目睹。梁振英政府棄正道覓偏門,迷信暴力,賤視民意。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對此極度憤慨,痛心疾首。

  身為公民抗命者,我們有違法達義、肩負刑責的覺悟,亦了解警方有執法之職責。然而,執法絕不等同雙重標準,更不代表黑箱濫暴。清場伊始,警察及執達吏行事極不透明,令人無所適從,更有刻意拘捕及挑釁集會人士,以圖惹起示威者不滿,挑起衝突之嫌。首先,代表個別組織申請禁制令的保皇黨員到場執行禁制令時,並無向現場人士解釋清楚受影響範圍,亦無交代何人清場等資料。其次,執達吏要求警方介入令情況混亂,何況執達吏是在警方衝入佔領區後,才表示要求警方協助,可見時序上有錯誤。再者,禁制令只涉及移走障礙物,並不包括將現場人士清走,這是法庭判決時雙方的共識,原告人律師臨場反口,單方面決定會否清走現場人士。由此種種可見,法庭判令已成為政權胡作非為的遮羞布。正如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張達明所言,政權無限制濫用公權力,對法治的破壞才是不能彌補。

  入夜以後,執達吏辦公時間早過,所謂配合執達吏執法的警方卻變本加厲。旺角黑夜重演,紅旗隨處可見。警方武裝到牙齒,警棍長盾司空見慣。亂棍之下,血流披面市民哭號:「收返埋支警棍啦!」,防暴警察不為所動,依舊手起棍落,甚至單膝跪頸兜心揮拳。警方高踞觀察長梯,狂灑亂噴新裝備「催淚水劑」。「催淚水劑」射程遠達十米,更可透過射到目標人物額頭,越過眼罩罅隙,流入眼睛,較胡椒噴霧防不勝防。橫街窄巷內,示威者一直後退,同時呼籲同行者跟隨;警方卻前後抄撓,收窄包圍,有意阻礙市民離去,分明藉故拘捕,幾釀人踩人慘劇。更有甚者,電視台工程人員協助採訪時,竟遭多名警員制服地上,然後以襲警之名捕走。記者更遭驅趕離場。如此侵凌新聞自由,實在可恥。種種挑釁生事,令人不禁懷疑:中南海和添馬中人是否有意坐視旺角失控,然後讓被挑撥的燥動暴徒藉故生亂打人。面對警氓勾結步步進迫,以愛港之名折辱市民、漂白腐液從天而降,我們更應有理有節抗命,保持警覺,莫忘初衷,勿中政府陷阱。

曾經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紀律部隊雄師,如今墮落成獨夫政權的鎮壓工具。政權敢行暴虐,埋沒公道。警隊為虎作倀,助紂為虐。諸般兇悍對付小市民的鏡頭畫面,早已蜚聲國際,遺臭海外。梁振英政府掩耳盜鈴,舍本逐末,解決不了人民的問題,竟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政權奢圖藉禁制令取巧,以執行法庭命令之名,行恣意無恥清場之實。就算清得走路上營帳,清得走街頭群眾,也肯定清不走港人心中對不義無恥政權的熊熊怒火,更肯定清不走當權者於汗青黃卷上遺臭萬年的斑斑穢跡。政治問題無從解決,社會面臨撕裂鴻溝。特區政府到底想逼大家去到什麼地步?

  兩月之前的今日,學子重光公民廣場,揭開雨傘運動序章。香港人向全世界宣示「我要真普選」的正義怒號,垂範寰宇光明磊落的公民抗命。我們多番嘗試對話溝通,曾向官員懇切交流,惜政府對關鍵訴求-撤回八三一決議,重啟政改五步曲了無讓步。其後,我們先後致函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及港區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痛陳市民訴求。匆匆兩月,官員或甘心自居局外,或默默閉口不言,或撤銷回鄉証件,或迷信暴力清場。如斯巍然不動,聽任民怨沸騰,只會釀成更激烈更大規模的政治後果。學生克盡最大努力展示誠意,但溝通之路如今經已走盡。若然特區政府繼續乞靈警氓勾結,不擇手段,倒行逆施,我們唯有採取下一步行動。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