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ZT

小参考总第515期(1999.08.19)专门报道各种受中共查禁的言论和新闻
    http://www.bignews.org/990819.txt


  
    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90(4)1
  
    报送:
    全美学自联总部,理事会,监委会,救援委员会
    中西部学自联常务理事会
    全加学自联总部
    全澳学自联总部
  
    抄送:
    中国民主阵线 理事会,监委会
    中国民联 联委会,监委会
    中国自由民主党 联络委员会
    香港全支联 常务委员会
  
    主席,付(副)主席,各委员:
  
      现将我们调查到的有关中共派遣特工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部分情况,向学自联和各主要民运组织报告如下:
  
      为维护其专制独裁统治,中共反动派历来敌视海外民运组织。国安部把对民运组织的渗透破坏,列为其海外特务工作的重点,以实现中共特务总管乔石“有计划派入,分步骤导控”的目标。
  
      “八九”民运期间,中共暴政受到国内民主运动的巨大冲击,中共独裁者陷入极端孤立的境地。但作为当时海外主要民运组织的中国民联,因遭到中共特务的严重破坏而分裂,陷于瘫痪,除发表几个声明外,无法在斗争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六四”以后,中共对民主运动的血腥镇压震憾了全世界,绝大多数有良心的中国人从这次大屠杀中擦亮了眼睛,看清了中共反人民的本质,也唤醒了相当多的中共党员的良知,不少国安部的特工人员目睹邓李杨集团的法西斯暴行后痛心疾首,或自动停止活动,或倒戈起义,站到人民一边来。由于中共的法西斯面目的暴露,我们的国内地下工作和国外反间谍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
  
      但必须指出,少数死心塌地为中共效忠到底的特务,为了实现其罪恶目的仍在猖狂活动。令人痛心的是救援国内人士陈子明、王军涛的行动,由于特务密报连络暗号和行动路线致使二十多位杰出民运人士被捕,参加救援工作的同志几乎被一网打尽。中共头子得意地称:“这是近年来海内外配合得最漂亮的一仗”,并传令嘉奖得力特务分子。
  
      我们在全美中国学生学者大会期间负责大会的联络、接待和安全保卫工作。因特务破坏了王军涛、陈子明等同志救援工作,全美学自联授权我组对中共特工混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展开深入的调查。我组根据掌握到的国安部的有关档案,在大量人证、物证、书面证据的基础上我们又进行了多渠道的核实查证,现已查明:
  
      房志远(丁楚)是出卖王军涛救援工作的罪魁之一,房志远和更早混进中国民联的中共国安部成员冯胜平(余丛)一起策划和进行了一系列的分裂中国民联和破坏民主运动的活动。
  
      丁楚真名房志远,北京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毕业,出国时遵照国安部的指示,护照上使用房西苑的名字。
  
      丁楚在一九八零年北京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就读时,曾与王军涛、胡平等参与自由选举,在中共秋后算帐的压力下,丁将北大自由选举的内情向中联部作了详细交待,得到中联部赏识,毕业后即被分配到广东省港澳办公室(原隶属中调局的特务机构)工作,备受重用。
  
      一九八六年丁楚为出国留学,接受中共国安部潜入中国民联作特务工作的条件,履行了加入特务组织的手续,接受特工训练,专赴北京接受指示,于一九八六年底持F-1签证入美(按规定国家干部须持J-1签证,才准出国,国安部为使其特工人员长期潜伏美国,不受J-1回国两年的限制,八五年后,大多数特工持F-1赴美)。
  
      丁出国后,即向国安部驻美头目杨长春报到,打入民联后,丁根据国安部的指示,参与策划分裂民联的活动,使民联陷于瘫痪。丁被任命为民联阵总干事和中国之春杂志的主编,一手掌握了民联的组织、财务和宣传大权,长期向中共提供情报,其中包括中春杂志投稿人的真名实姓、原稿复印件及民联组织情况和民联秘密成员登记表。在中共追捕王军涛、陈子
    明的行动中,丁楚钻进救援组织,骗取联络暗号和联系方法,通过国安部特务组织,定时向中共大使馆党组书记王维琪(国安部驻美特务头目)报告王、陈出走路线及有关线索,直接导致王、陈两人被捕和国内地下救援组织的破坏,使民主运动蒙受无法弥补的损失。
  
      另一渗入民联核心的中共特工冯胜平(余丛),一九八二年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毕业。余丛出国前正式加入中联部,并履行入党手续。余丛初进入美国时的任务是向美国政府渗透,民联成立后奉命打入民联,随时向中共提供民联及留学生的情报。他曾数度回国向中共情报部门联系,一九八六年底和一九八七年初,国内发生大规模学潮,余受中共急召火速专程回国汇报留学生动态。
  
      余丛曾配合中共在美的其他特务进行活动,国安部副处长级干部以国内某机构驻美代表赴美活动时,余丛曾配合他进行搜集情报。
  
      余丛与丁楚一起,按照国安部的指示,积极策划和从事分裂民联的活动,余还极力向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渗透,最近余丛试图钻入美国国会筹办的中国民主与人权基金会做执行干事,由于特务身份暴露,被美方断然拒绝。
  
      以上丁楚、余丛两人问题的每一细节都有充足的证据,在此仅公布部分材料。
  
    (一),我组通过国安部内线协助,查到房志远及冯胜平两人正式加入中共特务组织--国家安全部,其中有房志远和冯胜平的正式编号登记表格。
  
    (二),我组由国家安全部内线,查到房志远密报给国安部的中国之春杂志投稿人的有关书面资料(包括投稿人真实姓名和背景材料,以及投稿人的原稿考贝件)、民联组织活动的书面报告其中有民联秘密成员的名单和正式登记表格等绝密资料。
  
    (三),由国安部内线提供的机密文件,见简报1989(8)16号、该文件清楚显示国安部通过其特务进行分裂民联的罪恶活动,控制了民联的核心及内部动作,达到了中共特务机关对民联制订的“有计划派入,分步骤导控”的目标。
  
    (四),国安部内线X提供材料:丁楚(房志远)和余丛(冯胜平),在美国的领导原是中共驻美大使馆的杨长春,后为王维琪。丁、余二人来美后,先后到杨处报到,杨是国安部的一个小头目,公开身分是教育处的党组书记,具体负责特务工作。丁向杨报到时,有人问杨:“他为什么要到使馆向你报到?”杨答:“天知,地知,我知,别人没有必要知道。”
  
    (五),国安部内线Z揭发:丁楚一直向国安部报告民联情况,他是经过一个中间人向上报的。而余丛常亲自跑到大使馆汇报。国安部对民联和中春的情况记录得很详细,每发生一件事,国安部立即知道,杨长春为此得意洋洋地说:“中国之春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底下。”
  
    (六),国安部内线K揭发:八九年四月间的一个晚上,余丛去使馆找杨长春汇报,因为时间太晚,杨留余在使馆过夜,教育处的一秘王祖荣与杨不合,就质问杨:“干吗叫一个民运分子在使馆过夜?”为此,王祖荣还向北京的上司打了小报告,说杨与民运分子勾搭。杨说:“冯胜平是中联部正式外派人员,王想陷害我。”事情闹到了韩叙大使那里,韩向王交了底,才把事情摆平了。
  
    (七),国安部内线D揭发:在一次教育处会议上,王祖荣发牢骚说:“丁楚、余丛有什么了不起,杨长春把他们当宝贝,就知道往上爬。”杨长春和王祖荣闹矛盾,知道丁楚、余丛真实身分的人就多了。
  
    (八),国安部内线H揭发:最近民联总部从纽约搬到华盛顿余丛办公室,是国安部的幕后主使,他们早就策划这件事了,因事先没有通知王祖荣,事后,王很不高兴,扬言:“我就是要不断地提余丛和丁楚,提他们的身分,他们也得归我管,看你安全部尊不尊重我。”
  
    (九),国安部内线L揭发:王军涛、陈子明被捕后,某说:“多亏了丁楚”。丁楚随时与王军涛联系,王军涛很相信丁楚。因此中共掌握王、陈的线索,一直等到最后一刻一下子抓了他们,也抓了港支联的策应人员,对中共来说,丁楚真是立了大功。事后国安部指示丁楚,有人问王、陈是怎么被捕的,你就说是王军涛的一位助手出卖的。(注:王军涛被捕后,丁向外面解释说,王军涛是被他的助手费远出卖的。)
  
    (十),国安部内线J揭发:八八年下半年,中共侨办主任廖晖来纽约,丁楚参加了廖晖的座谈会,丁故作姿态提了几个问题,说要与政府对话,有人为此大骂丁楚,国安部的头目脱口说:“这个人不要骂了,人家进去在里面作不容易。”
  
    (十一),国安部内线M揭发:“国安部要我监视某校的民联分子,告诉我几个人的名单,还把这几个人给中春投稿的拷贝件给我看了,这些拷贝件是丁楚提供的,有一个留学生参加民联才一个星期,他周围的同学都不知道,但国安部却知道了。”
  
    (十二),国安部内线A揭发:“民联开除王炳章之后,召开四大之前,我接到国安部指示,要在留学生中间多讲丁楚的好话,说丁楚这个的能干,观点温和,实际,目的是要使丁楚出任民联要职。
  
    (十三),国安部内线N揭发:中共国安部官员在内部介绍丁楚的情况时说:“丁楚有时动摇,但关键时刻还是能配合。安全部在民联内放了不少人,最起作用的要算丁楚,我们对民联的情况非常清楚,大部份靠丁楚。”
  
    (十四),民联秘密成员Y.J.揭发:一次,我的一个同学突然跑来问我:“你怎么参加中春了?领馆都知道了。”我大吃一惊,因为我的同学都不知道我参加了中春,他接着对我说:“昨晚我在一个中国同学家聊天,聊到民联和中春时,一个在座的同学讲,中共领馆对中春的情况了解得很清楚,这个学校的Y.J.就是中春的。他用Y.J.的笔名给中春投稿,领事馆都知道了。”我细想一下,中春内知道我的真名的,只有两三个人,而知道我的Y.J.笔名的,就只有丁楚一人,别无他人,因此我觉得丁楚有问题。
  
    (十五),中共高干子弟H.W.揭发:房志远(丁楚)1980年在北大参与学生兢选挺积极,事后听说有秋后算账,他很害怕,托人向中共求情,在一位高干子弟的安排下,中联部派人与房志远联系,那时房志远在北大读国际关系,业务归中调部和中联部管,中联部的人找房说:“你可以写个材料,详细说明北大选举的情况,再认识认识,我们可以帮你疏通。”房照办了,上面认为这份材料写得不错,有很多内情,上面很满意,房因此没有挨整,后来很受重用。

 (十六),民运人士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等揭发:去年七月二十八日,丁楚对某某某讲,我已和王军涛联系上了,还派人送给王军涛两万美金。
    丁又对某某某讲,我与王军涛、陈子明随时都有联系,我们经常通话。十月份,王军涛、陈子明被捕后,丁突然改口否认上述讲话。丁还对某某某讲,我们已查清,王军涛是王的助手费远(经改所副所长)出卖的。在另一场合,丁又讲王的被捕,是因为香港方面有问题,但香港方面的人说:“我们参加营救数十次,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一定有国安部特务卧底。”
  
    (十七),国安部内线Q揭发:去年七月,丁楚通过一个中间人,向大使馆的国安部负责人王维琪定时密报王军涛、陈子明等的逃亡路线。陈、王被捕后,上级透露:“捕王、陈是海内外配合最漂亮一仗,相关人员都立了功,房志远立了大功。”
  
    (十八),国安部内线K揭发:”冯胜平我很熟,我们前后脚来美,我们都属于中共情报系统外派较早的一批成员,我在西部,他在美东,他曾跟我说过:“我们干这种工作很够剌激。”听使馆的领导说过,冯胜平是个很能干的人,他原来的任务是,毕业后打入美国的政治圈。但不知后来他怎么跑到民运组织中去了。我们俩曾共同策划过一些事,如组织人员到以色列去秘密访问,就是我俩一起搞的。”
  
    (十九),国安部内线T揭发:“冯胜平当然是AGENT(间谍),他和我同校同一专业毕业,比我高一年级。现在复旦国际关系专业归国安部管(以前是中调部和中联部管),大部份复旦国际关系专业毕业生被送出国前,都要履行手续,我还没有见过一个不履行手续就可以出国的。
  
    (二十),留学生某某某揭发:“我来美之前,我母亲告诉我,冯胜平刚参加了中联部,为正式工作人员。并且入了党,那时,冯很骄傲地跑到我家,向我妈妈道别,他说要到美国去了,参加了中联部,并入了党,那是一九八二年的事。”
  
    (二十一),中共官员S揭发:八六、八七两年,某某某以体改所驻美代表的身分来美活动,他赴美前曾被贾春旺(中共国安部长)召见,任命为国安部的副处长级干部,赴美从事活动。某某某说他每次去美国都是先住在冯胜平家里,他在美国的活动,很多是冯胜平帮助安排的,他俩合作在美国奥克拉荷马州TULSA市举办了一次吸引美国商人前往中国大陆投资的讨论会。
  
      以上是我们已经查证的部分事实,因涉及保护当事人的原因,有些重要材料没有列入。
  
      上述材料清楚证实中共特务渗入民联核心之后所起的严重破坏作用。我们必须认识中共是有长期特务统治经验的法西斯政党,我们与中共特务组织的斗争,是争民主反专制的一条重要战线。我们不可书生气十足,被中共特务的乔装打扮蒙蔽了自己的眼睛,被中共特工所散布的谬论所误导,把复杂的斗争看得太简单了。
  
    (在适当的时候,我们将发出第二批材料。揭发材料中的有关证人,必要时可向有关部门作证。)
  
    附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情况简报
    (1989) (8) 10号
  
    略:这个简报总结了国安人员邵华强反水事件,通报了国安人员道(导)控下“有效地引导了中国民联四大”,孤立王炳章,最终作出决议开除
    王炳章出民联的过程。
  
    全美学自联安全工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