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

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ZT

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ZT
    作者:约瑟夫·布鲁达
    (翻译件)
  
    http://www.larouchepub.com/eiw/public/1990/eirv17n21-19900518/eirv17n21-19900518_073-whos_protecting_beijings_spies.pdf


  
    已经有证据显示布什(老布什——译注)政府可能在美国的土地上为中国间谍活动提供保护。根据最近披露的消息,一个在去年成功控制了《中国之春》集团的中国人是一个中国国家安全部派出的渗透性谍报工作人员。《中国之春》一直是全美最重要的反邓小平政权的中国学生组织。但该组织在被冯胜平(冯被指为中国间谍)掌控之后发生了极大的方向性的变化。冯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双间办公室工作,这个办公室是前国务院情报长官兼CIA副局长雷·克莱恩的。克莱恩是乔治·布什的长达几十年的最信得过的情报人员。这使人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冯所涉入的中国谍报战是得到白宫许可的。
  
    针对冯的这一指控集中在一系列的(中国)国家安全部的内部文件上,这些文件据报道是被泄露给反北京政权的反对派手中,抑或是被他们偷出去的,然后以私带方式送出中国大陆。这些文件,加上相关的证据,都证实了:他们当时正集中力量对付当时持续了几个星期的中国学生运动问题。
  
    其中一份文件签署时间为1989年4月,标题为“进展总结”。这份文件谈到了中国派驻美国的旨在破坏中国学生组织的间谍活动。该文件详细描述了冯胜平在“渗透”《中国之春》的活动中所担任的角色。文件称,冯以及他的“任务小组”(这是国家安全部对他们的称呼)在当时的目标就是一个州一个州地接管在美国的组织,而冯和他的任务小组的工作使得这个目标有望实现,而文件说当时这个工作正在进行中。报告说,在反邓小平政权的组织中,真正的反对者正在被孤立。其他的文件还描述了冯和他的助手们的另一个日常工作,即定期向上级领导汇报在美国的中国学生运动领袖的消息。
  
    《中国之春》由王炳章博士于1982年创办,是美国第一个反对北京政权的学生组织。它在组织美国的中国学生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在1987年春的中共中央第12届常委会上,邓小平亲口指责王炳章博士。邓指控王妄图“带领中国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这个就是邓在1986年底到1987年1月间发生的学运后所谈的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译注)。
  
    北京——很可能还有它在华盛顿的盟友——很焦虑。而且,中国本土上的学生也变得越来越激进。《中国之春》的平面印刷杂志那时是通过私带的方式进入到大陆的,这份杂志加剧了中国学生的激进程度,这也是中国官方在那以后一直这样说的。
  
    冯发动围攻
  
    在1989年1月8日,冯和他的15名支持者在《中国之春》执行委员内部发起攻势,将王和所有的组织创办者全部开除出去。冯,原本是普林斯顿大学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此时立即进驻华盛顿特区,在克莱恩的一个两间房的办公室里面工作,办公室位于K大街。冯担任《中国之春》负责人后的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起指控王炳章贪污款项的大规模行动。王被迫建立一个新组织——中国民主党,但局面远不如从前,加上当时正处于天安门大屠杀前夕。1989年6月30日,北京时任市长陈希同,发表讲话,为天安门大屠杀做辩护。他在讲话中特别点名指控王博士和他的中国民主党“煽动学生”并“趁动乱之际直接插手”。
    接管北京之春不久后,冯和他的同伴开始修正他们对中共政权发出的反对声音,使得批评变得非常温和。同时,雷·克莱恩创建了一个新的刊物,《中国及亚太通讯》,任命冯为编委会成员。通过那个编委会,冯交往了一系列现职的和已经退休的美国情报机构人员。
    事实证明,克莱恩对冯的“投资”非常有用。在北京1989年6月的大屠杀事件发生不久,克莱恩随即拽着冯参加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又一个的记者招待会,以在会上“解释”所发生的事情,也“解释”乔治·布什总统的行为,布什总统当时的行为导致整个社会斥责他为背叛了被屠杀的中国学生的胆小鬼,并激起国际社会的愤慨。
    克莱恩与冯一起组建了一个新的组织,叫做“中国团结委员会”。这个新组织表面上宣称要作中国学生运动和美国情报人员之间的桥梁。虽然我们不知道冯以此身份与哪些人见面,但是克莱恩的亲密同僚,具有亚洲情治背景的前CIA局长威廉·柯尔比和前五角大楼情报机构长官理查德·斯蒂威尔将军必然包括其中。
    由于有了这样的关系,《中国之春》发言人所采取的路线会变成那样也就不足为奇了:他们说什么北京学生“做得太过”以及“应该通过协商”等等之类的话。这其实是白宫的路线。而且就在发生天安门大屠杀之后不久,冯开始指责林顿·拉鲁切(登载本文的杂志创办人——译注)以及《高级情治概览》(就是登载本文的杂志——译注)的“极端主义”,并扣之以“骗子”的大帽子。这,也是白宫的态度。柯莱恩自己也曾指责过林顿·拉鲁切是中国学生面前的“魔鬼”。
  
    本文刊登于《高级情治概览》(EIR)1990年5月18日,第73页“国内栏目”
    英文原文链接——
    http://www.larouchepub.com/eiw/public/1990/eirv17n21-19900518/eirv17n21-19900518_073-whos_protecting_beijings_spies.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