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2日星期五

500个特权家庭/郭为

    【黎民按:郭为就是郭**,郭先生如今是中共官僚集团内斗的牺牲品,为此,郭先生义无反顾地投入华夏大地民主革命的运动中。郭先生对中共官僚集团的揭露,让更多的民众认清了中共的贪腐劣迹,如果还有人想无条件地同中共和解而实现民主的话,那此人就是混账王八蛋。中共官僚集团及其亲属必须把其工资以外的收入全部交出来,否则,面临他们的是严厉审判,中共副处级以上官员全部处死,没收其亲属的全部财产,官员亲属全部发配西藏、新疆戍边,其子孙后代永不得回内地。】


   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

   据悉,最近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完成了《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

   该报告披露:地厅级以上官员已形成官僚特权阶层。官僚特权阶层的公开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131万中国县团级以上官员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80%;1996~2003年外逃资金流入境外的中高级官员及其家属帐户22000亿人民币。至2010年6月底,全国个人储蓄存款达75200亿元,其中县、团、处级以上官员(包括离退休)及其家属的个人储蓄高于40000亿元。中国资改以来,到1999年,全国每年的“储蓄增加额”都相当高,大约等于“工资总额”的80~90%。在1995年,“居民储蓄增加额”居然比该年的“工资总额”多出了44亿元。2002年工资总额大约是1.2万亿,而居民储蓄却增长了1.5万亿。“新增居民储蓄” 超出了“工资总额”3000亿元。 这就是说,当年发出的工资,不仅没有被拿工资的人吃掉用掉一分钱,全部存进银行之外,还不知从何处增生了3000亿元(约相当于一年全国民教育育总经费)也存进了银行。这种全世界罕见的怪事,只能有一种解释:财富被以非工资方式集中在少数先富者手中了。因为中国公众除工薪之外极难有其他收入,只有权商精英和贪官污吏才有非法收入。所以,全国的权商精英和贪官污吏在加速贪钱,使全国银行的个人存款总额年年大大超过了全国工资总额。

   中国股市证券市场中的60000亿元,干部及其家属占了45000亿元,占75%。十多年来,中国7000万股民投入股市的3万亿现金,还剩1万亿,其余2万亿巨资,已被官商联盟所侵夺和消耗。2007年深圳市城市人均年收入是32650元,地厅级以上官员财产在700万至1200万。这些官员的平均财产相当于一个普通市民250至300年的工资总和。2009年11月份仅一个月,各级官员的家属抢购金条、金币及黄金饰物的重量达50多吨!


   据该报告披露:全国有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官员个人及配偶拥有财产超700万。概况如下:

   广东省,平均800万至2200万;

   上海市,平均800万至2500万;

   浙江省,平均700万至2000万;

   江苏省,平均700万至1800万;

   福建省,平均700万至1600万;

   山东省,平均700万至1500万;

   辽宁省,平均700万至1400万。

   (北京未列入)

   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干部及配偶拥有住宅数及平均面积如下:

   广东省,平均3.5幢,面积600平米至900平米;

   上海市,平均2.5幢,面积450平米至850平米;

   江苏省,平均3.5幢,面积600平米至800平米。

   以上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官员的子女87%~95%,在金融、地产、经贸领域工作。

   中国官员“灰色收入”惊人(2010-08-07)

   (综合讯)中国官员表面收入不高,但据调查,官员去年“灰色收入”达5.4万亿元人币,比全年中央财政收入还多。

   同时,中国官员“灰色收入”的增幅,亦比GDP增幅更快。

   《中国新闻周刊》针对收入分配改革的调查报道,披露了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的研究。

   研究显示,官员的“灰色收入”都处于个人所得税调控范围之外,来源主要是从权力对公共资金和资源的分配而产生的贪腐、侵占公共资金和他人收入、聚敛财富,以及垄断性收入的不适当分配。

   此外,王小鲁指出,权力在缺乏有效制约和监督的情况下,会自发趋向于追逐经济利益,导致对社会的侵占和掠夺,并引发日益严重的分配不公和社会冲突。

   王小鲁针对2005年和2008年的“灰色收入”研究发现,这3年灰色收入“以比GDP增速更快的速度在成长”,国民收入分配的差距进一步扩大,富人们拿走了越来越多的财富。

   “灰色收入”通常指两种情况: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界定合法与否的收入部分;另一种情况是实际为非法、但缺乏足够证据来认定为非法的收入。

   另外,由中国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近日推出一份调查报告披露:中国的亿万富豪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高干子女,其中有2900多名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二万多亿。

   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5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上都是高干子弟。

   这份调查报告详细记录了社会不同阶层的经济收入。

   其中列出城市高、中级公务员收入,已经超过西方欧美发达国家公务员收入及中产阶层。

   报告表明: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有百分之八十五至九十是高干子女,实际上已形成了官僚资产阶级。

   报告披露:到2006年3月底,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五千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一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亿元。

   报告认为,中国在改革开放后二十多年内出现严重贫富分化,产生新的社会阶层。官方新华社日前发表文章,指出中国社会利益结构发生分化、重组,出现特殊利益集团。集团透过钱权交易等非法活动,催生集体腐败和组织性腐败,他们还控制某些地方官员,以谋取集团的利益。

   这个报告公布之后,也等于将之前坊间的传言证实,其实对很多人来说,早就知道,只不过是这次得到官方的亲口承认罢了。有人问我: “为何中国先富起来是高干子弟呢?”我一听便笑道:“不是他们,难道是平民子弟呀”要知道人性是自私的,要做到大公无私说说可以,真正做的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呀!

   当中国改革开放之后,高干子弟无疑来说,他们是镜水楼台先得月,他们最先一部分吃到改革开放的果实,而在广大群众中,如你没有出众的才能脱颖而出,是很难从高干子弟中间分一杯羹的。这也就出现了高干子弟占据大多数的资源,他们成为了中国先富起来群体的大多数!

   从这里面我们也看到在中国,有时候权力是可以改变一切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对权力崇拜的原因!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那是个人的权力太集中的缘故,如果把权力分散到民众的手里,可能情况会有所改变,中国的贫富差距也不会这样离谱了。

   我们从一些垄断企业背后都可以看到高干子弟的影子,他们大多数都有一个高官父辈在背后支撑着,当然,对于个人来说,每个人都是平等,都想发家致富,但对于中国高干子弟来说,他们往往是利用父辈手中的权力来达到自己的私利,还有的利用父辈的权力在商场上是横行霸道,欺行霸市,打着父辈的旗号招摇撞骗,当他们用这样的手段获取财富的时候,再在一帮官媒御用文人的吹捧之下,就变得飘飘然然起来了,往往认为用不正手段获取的财富是个人的能力,这样的高干子弟,相信平日里诸君也是经常看到的。当然,对明眼人来说,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都一付笑了之,但更多的时候,我们面对这样的人,往往是很无奈,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过来!

   从这次官方承认九成先富起来是高干子弟,这比之前那些专家靠用数据来隐瞒来大家,是一大进步的表现,值得赞赏。

   因为现在对民众来说,对高干子弟霸占、垄断资源的行为非常反感,而当局能公开这个数据,相信正要努力去改变中国的现状,让更多民众得利;而让多数民众获利,首先便是从这些先富起来的九成高干子弟嘴里抢食呀!

   因此,从这份报告里,我们可以看到当局在未来的几年来,将要对垄断企业,还有对依靠父辈权力的掠取财富的高干子弟开刀,来推动中国社会文明的进步!

   在2010年中国财富管理论坛上,美林集团发表了最新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2010年中国百万美元的富豪达到24万人,所掌握的财富总额达到9690亿美元,相当于其余13亿中国人创造的社会财富的总和。

   据《远东经济评论》报导:至2010年3月底,大陆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财产)超过1亿元有3220人。

   其中,有2932人(超过90%)是高干官员子女,他们拥有资产达20450多亿元,平均每人6.7亿元。这2932人中:

   广东1566人;浙江462人;上海225人;北京195人;江苏172人;山东141人;福建92人;辽宁79人。

   5个最重要的领域-金融、外贸、地产等行业中,85%~90%的核心职位掌握在高干官员子女的手中。

   截至2005年底,仅海外高干官员子女亲属经营的中国进出口贸易每年就达1千多亿美元,拥有财产6千亿美元以上。海外定居的高干官员亲属超过100万,其中高干官员配偶子女20多万人。

   看到这里,大家知道怎么回事了吧,中国再大,家底再厚,但也被这些所谓的即得利益集团给瓜分吃净了。广大老百姓每天只能面对日益高涨的物价和手中微薄的薪水苦苦的挣扎着。

   ——中国0.4%的人口掌握了70%的财富

     2006年世界银行报告称,中国0.4% 的人口掌握了70%的财富,美国是5% 的人口掌握60%的财富,中国的财富集中度世界第一,成为世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

     中国“新贵家庭”(即拥有百万美元金融资产的)数量仅占中国家庭总量的千分之一,但是却掌控全国41.4%左右的财富。全世界已有960万户家庭金融资产超过百万美元,约占全球家庭总数的0.7%,它们控制的金融资产为33.2万亿美元,约占全球家庭金融资产总额的33.9%。比较上面这两个数据,全世界千分之七的富人,在全世界家庭金融资产总额中所占的比例,尚低于千分之一中国富人“掌控全国财产”的比例。据此推算,中国的贫富差距,和全世界的贫富差距比较,大概在十倍左右。

   ——中国万分之三富人的财富等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全国财政收入的将近三倍。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246619亿元(24.66万亿元),财政收入为5.12万亿元。2007年全国41.5万富人拥有的财富共计2116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82万亿元。这些富人的财富相当于全国GDP的60.1%,相当于全国财政收入的将近三倍(2.895倍)。截至2007年底,中国总人口是132129万人,全国共有41.5万位个人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富人,占总人口的0.03%,即万分之三。

   ——中国的财富在加速向富人集中,富人财富的增加比全国GDP增加快将近1倍。

     截至2007年底,中国共有41.5万位个人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富人,人数比2006年增加20.3%。从财富数额来看,2007年这41.5万富人拥有的财富总值达到2.12兆美元(21165亿美元),财富总值比2006年增加22.5%。2007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比2006年增长11.4%。富人财富的增加比全国GDP增加快将近1倍(97.4%)。这表明,中国的财富在加速向富人集中。

[下一页]

 ——中国的富人比亚太地区其它国家的富人更富,拥有的人均财富比亚太地区富人的人均财富高30%。

     从财富平均拥有量来看,2007年中国百万富翁人均掌握资产达5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70万元),亚太地区富人人均掌握资产平均值为340万美元。中国的富人拥有的人均财富比亚太地区富人的人均财富高30%。——《亚太财富报告》

   ——我国公款吃喝、出国、公车开支居然每年挥霍9000亿。

     刚刚播完的CCTV“新闻1+1”节目透露,我国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开支一年九千亿。这个数字是由央视特邀观察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王锡锌提供的,主持人柴静似乎吃惊的样子,重问道:“您再说一遍,是多少?”王再次肯定地说:“公款接待、公费出国考察、公车,也就是三公,一年9000亿。占这个行政开支的30%。”

     经济危机的严重局势下,各地报道的行政开支的紧缩仅仅是零增长,也就是仍然有最高可达9000亿支出,用于供给官员公款吃喝、公费出国、公车消费。

   ——金融危机,全球减薪,惟独我们的一些公务员竟厚颜无耻的在为自己“加薪”。

     相比之下:这次“新闻1+1”节目还特别报道了新加坡公务员将在明年减薪19%,包括低收入的警察在内的公职人员减少年底花红不低于50%;受此影响,台湾执政的国民党高层人士也呼吁台湾公务员减薪;意大利则刚刚宣布裁减公务员数量;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面对乘私人飞机赴华盛顿开会的美国三大企业巨头对面说:你们应体查美国普通人的生活,并呼吁美国企业高管自动放弃年底红利。

   ——不到万分之二人口拥有资产相当于全国国有企业或全体城乡居民存款总额约80%。

     2004 年中国财富管理论坛上,美林集团发表了最新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2003年中国百万美元的富豪达到24万人,所掌握的财富总额达到9690亿美元,相当于 2003年13亿中国人创造的社会财富总和。中国现已有资产百万美元以上的富豪24万多人,总资产达8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全国不到万分之二人口拥有的资产相当于全国国有企业或全体城乡居民存款总额的约80%。

   ——干部及其家属占了中国股市证券市场中75%。

     中国股市证券市场中的6万亿元,干部及其家属占了4万5 千亿元,占75%;而5万名持有2千万元以上的股票证券人士中,干部及其家属占了4万2 千多名,占86%。十多年来中国数千万股民投入股市的资金 25000亿,而相应的上市公司净资产不到5000亿,目前股票的流通市值只10000亿。如果算上投资者损失掉的机会成本,股民的损失应在20000亿以上(平均每年近200亿)。中国7000万股民投入股市的3万亿现金,还剩1万亿,其余2万亿巨资已被官商联盟所侵夺和消耗。

     中国社会科学院两年前的《当代中国社会流动》研究报告曾有统计说,我国处于社会优势地位的阶层,高干子女职业继承性明显增强,“干部子女当干部的机会比常人高2.1倍”。

     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部门的最新一份关于社会经济状况的调查报告,较详细地记录了社会不同阶层的经济收入:截至今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1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而考证其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的权力下的非法所得和合法下的非法所得。

     特殊阶层之“特殊”,根源就在于权力,而中国经济转轨中制度的缺失,又使特殊阶层很轻易地获得巨额收入,致使社会两极化的鸿沟越拉越大

   ——官僚特权阶层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8~25倍,当地农民年均收入 25~85倍。

   ——权力腐败在中国日益加剧。

     高官贪污腐败(包括贪污、贿赂、挪用公款)的案例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1998年至2006年已经定案的部分落马的高官从厅局级到部级乃至更高的领导人,一应俱全。然而,中国腐败官员被法办的概率不容高估 ,因此能够被世人所知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年度公报,贪污、贿赂、挪用公款大案的人均损失金额,2002年至2003年上升了9%,2003年至2004年上升了11.3%,2004年至2005年则猛增为34.3%。2005年与2001年相比,上升幅度达72%!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这个口袋进,那个口袋出”的尴尬处境做了一项专题调查,他们估计1997至1999年外逃资金规模约为100亿美元,但权威分析认为应该是约530亿美元(约4400亿元人民币),平均每年177亿美元,每年外逃数额占GDP比重的2%。

     北京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近年来以各种方式非法转移至国外的资金分别为:1997年总金额为364亿美元;1998年386亿美元;1999年283亿美元。

     经济专家樊纲更认为,2000年中国资本外逃已达480亿美元,超过了当年外商对华投资的407亿美元。

     据《人民日报》2002年11月13日披露,根据有关方面的统计,从1997年10月到2002年5月,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79万余件,结案78万余件,给予党政纪处分78万多人,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301亿元。

     据有关部门统计,1992年以来,全国共处分党员干部195万余人,其中省部级干部160余人,地厅级干部5200余人,县处级干部65000余人,成克杰、胡长清、王宝森、程维高、王怀忠、慕绥新等高级别贪官一个接一个受到严厉惩处。然而,一批贪官倒下去,又一批贪官站起来,不仅斩不尽、杀不绝,反而大有越反越多之趋势,令国人深感失望。

   ——这些披着“人皮”的所谓亿万富豪是怎么获得“一夜暴富”呢?

     损公肥私,化为己有;以权谋私,不择手段。

     假借招商引资为名(包括驻外中资到内地投资)从中获取巨额佣金回扣。

     进口、引进成套设备,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60%-300%。例如,从意大利引进制造皮鞋的自动流水线,国际市场价200万美元;广东、江苏引进同一型号,报价分别为600 万~720万美元。一套年产50万吨化肥成套设备,国际市场价2.2亿美元,山东、辽宁以4亿美元引进。

     操控国内资源、商品,出口获利。

     国土开发、地产倒卖,靠银行借贷,无本获暴利。

     走私、逃税,每年走私轿车3万至4万辆。

     金融机构无抵押信贷,资金外流到个人口袋,这也是金融机构坏帐的主要因素之一。

     独家或霸占大型工程承包。高速公路85%由私企承包,承包商是当地高干亲属。一公里程的高速公路,能获利700万-1100万。

     抽逃资金到个人帐户,一般通过金融机构、中资进行。

     操控证券市场,制造假信息勾结金融、传媒造市,从中获利

   ——地产富豪“空手道”一块地6亿“倒”成20亿

     位于上海某镇的一幅2500余亩地块,自1992年12月被政府批准征用至2007年,在绝大部分土地没有缴纳出让金,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的情况下,15年中6易其手,被一个名叫周小弟的上海地产富豪反复倒卖,从6亿多元倒到20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2008年12月26日07:56

   ——国人何以仇富?富人何以不受人民欢迎?

     仇富,是因为一些财富积累者的来路不够光明。

     仇富,是因为国家人民的利益被官商结合、不法敛财者大肆掠夺。

   ——靠这样卑劣的敛财手段积聚财富,慷国家之慨,损人民之利益,化公为己,损公肥私,如何能赢得国人尊重呢?!

   一位在中国居住了20多年的美国官员,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那么大约500 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500个家庭,加上他们的儿孙、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构成了约5000人的核心体系。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普遍的通婚联姻的关系。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成了这个小集团的人质。

   500个特权家庭

   从“四大家族”到今天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四大家族这四个字不用解释,有一段时间四大家族就等同于国民政府,似乎整个国家就是由他们控制的。据说四大家族富可敌国,有超过200亿美元的财产。真相是什么?

   四大家族概念的产生

   四大家族这个概念最早是20年代,由中共当时的领导人瞿秋白提出的。瞿秋白和老毛有些相像,他们都是出色的文人,很会利用笔杆子,他提出了官僚资本的概念。1923年,瞿秋白在《前锋》杂志上发表《论中国之资产阶级的发展》,明确提出几大家族控制当时的官僚资本。所谓官僚资本通俗来说就是国家统治者利用国家政权把一些国有企业非法占为已有,也就说利用权力控制国家的大部分经济实体。

   之后四大家族这个概念风行了近二十年,最终由当时文人之一的陈伯达的在内战(解放战争中)中完成的。他的《中国四大家族》一文提出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买办资本借抗战名义聚民财入私囊,并且估算这四个家族有200多亿美元的财产。因为整个二战期间美国由于先欧后亚的政策,一共只向中国提供了16.2亿美元的租借物资,200多亿美元从哪儿来?200多亿金圆券还差不多。

   一些其他的佐证

   目前大陆历史学家主要引用美国,日本和国民党内部的一些资料。

   据国民党元老蔡元培日记所载,1934年12月26日《江南正报》曾刊文称:国府要人之财产多系秘密,而就可调查之范围内调查,则诸要人在本埠所有财产估计为,蒋介石1300万元,宋美龄3500万元,宋子文3500万元,孔祥熙1800万元,孙科4000万元,张静江3000万元。其他要人在上海各中外银行存款及不动产,据中国银行调查,约有5亿元,其不动产及公司多用其亲戚名义购置,故实款无法详确云。―――这些又是当时左翼报纸常见的文章,类似这种文章还有很多。都是猜测和估计之辞,没有半点具体的证据。

   根据日本资料

   1939年10月17日日本特务机关对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在上海外国银行存款情况所作之调查报告,名为《登集团特报丙第一号——政府要人上海外国银行预金(存款)调查表》,现摘引于下:蒋介石6639万元(按当时法币与美元的兑换价,约合809万美元。下同),宋美龄3094万元(377万美元),宋子文5230万元(637万美元),孔祥熙5214万元(635万美元),宋霭龄1200万元(146万美元),陈立夫2400万元(292万美元),这些存款均存在当时在上海开业的外国银行,如花旗、麦加利、大通、友邦、运通、汇丰、荷兰银行等。

   这也是日本战前常见的攻击国民政府的老一套资料,类似的材料多如牛毛,曾经大量提供给汪伪用来攻击国民政府。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相关的资料证明。连当时引用的作者也说,这些并不可信。

 还有美国方面的

   国民政府在大陆的败退使得当时的美国民众对杜鲁门政府的政策失误非常不满,杜鲁门政府为了推卸责任就一股脑的把责任推给国民政府,说是其败退都是自身腐败贪污所致。有些国会议员还说美国送给蒋介石的几十亿美元的军援,都被国民党贪污了。

   其实国民政府早在1925年就有了一整套成体系的制度,宋子文在1925年到1949年期间曾经有过数次和外国列强的谈判,签订的协议都在千万美元以上。这些回去以后都一五一十的向当时的向中央进行汇报。需要说明的是国民政府始终存在大量的有实权的反对派的监督,为此蒋公曾经三次下野。这些借款的使用情况都由国民政府财政部控制,即使蒋公也无法随意使用。这些在著名的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有详细的大量资料证明。

   至于美国杜鲁门政府当年的中国政策确实是失误了,当年面对国民政府溃败坐视不救,1946年还开始对国民政府实行武器禁运,之后终于在朝鲜接受了教训。

   这些论点直到80年代在美国还非常盛行,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出版了《宋家王朝》,称宋家是世界第一富有的家族。不过随着90年代胡佛档案馆内关于宋子文的秘密资料的界灭,该观点就不攻自破了。

   蒋家

   孔令仪:宋美龄遗产只有12万美元

   孔令仪说,宋美龄一生不问金钱事,自1991年赴纽约定居后,只有一次问起孔令仪:“钱够用吗?”孔令仪回答说,放心,够用的,此后宋美龄再也没有过问金钱之事。宋美龄初时与小外甥女孔令伟同住长岛孔家老宅蝗虫谷,房子是大姊宋霭龄、孔祥熙夫妇买的;孔令伟1994年过世后,因长岛住宅太偏僻,冬天下雪不方便,孔令仪便劝宋美龄搬往曼哈顿住,但所住公寓为孔令仪大弟令侃名下所有,因此宋美龄在纽约并无房产。

   孔令仪说,宋美龄在台湾也没有任何房地产。惟一拥有的一栋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龄1927年在上海与蒋介石结婚时的陪嫁。这幢房子当时在法租界霞飞路(即如今的南京路)附近,现由祖国大陆方面保存。这是宋美龄生前惟一的房产。

   孔令仪指出,宋美龄一生不会赚钱、更不管钱,身后仅留下12万美元银行存款,由孔令仪代管,此外别无其它资产;宋美龄晚年在纽约,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贵的医药费用,均由孔家出钱。

   这个文章显然是爆炸性的,自然不能让一些人满意。台独一派随即胡言乱语的攻击宋美龄有不少巨额的固定资产,什么运到美国的财产有97箱之多(据当时蒋家老家人回忆:这几十箱子也不外乎是老夫人的衣服、随行人员的行李,以及一些台湾土产和礼品等)。实际上所谓的蝗虫谷地处纽约长岛,在几十年前由孔家购买时还是非常便宜的。

   蝗虫谷的孔宅1998年被拍卖,也不过卖了3百万美元,这在寸土寸金的美国纽约还是相当低廉的。

   晚年困窘的蒋家大媳妇蒋方良

   蒋方良是蒋经国的夫人,也是蒋家第二代最后谢世的人。

   以下是台湾方面公认的资料

   1978年3月21日,蒋经国继承蒋氏大统后,蒋方良从当年的副厂长夫人,成为台湾的第一夫人。但是在生活上,蒋方良一直保持着低调,她鲜少在媒体露面,台湾百姓对她极为陌生。她与一位平凡无怨的主妇毫无不同,当丈夫经常加班或出差时,她只管把家庭照料好,虽有佣人,却常亲自动手洗窗帘。蒋方良和蒋经国一样,生活上不改当年在乌拉山区的简朴习惯。

   1988年1月13日,她陪伴了53年的丈夫蒋经国永远离开了她。在蒋经国去世后的岁月蒋方良的生活更为不堪。由于蒋经国素来清廉,素来没有什么积蓄。她仅仅靠蒋经国死前补发的20个月的俸额115.2万元台币为生。经济的拮据使之欲往美国散心和回白俄罗斯探亲都不能成行。

   蒋方良在1992年当她接见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正、副市长时候,二位市长邀请她回故乡看看。蒋方良当时就回答自己现在没有钱所以没法回去,这让二位市长惊叹不已。

   陈家

   陈果夫:潦倒而死

   陈果夫1892~1951,浙江吴兴人。原名祖焘,字果夫。曾与其弟陈立夫一起把持国民党党务,组织CC系,长期与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同为官僚资产阶级的代表,合称四大家族。去台后,蒋介石为了改组国民党,并给蒋经国扫清政治道路,“二陈”即被开刀,重权尽失。陈果夫久有肺病,又历来清廉,在陈立夫去美国后,家庭经济发生危机,无钱治疗加重的肺结核,导致病情难于控制。后虽得蒋介石特批5000银元接济,但已对病情无济于事。于l951年8月28日死去,终年只有60岁。陈果夫生前,曾希望死后能回到故乡浙江吴兴。他写过一首《故乡》诗,字里行间寄托着他浓浓的乡情。

   陈立夫:养鸡为生

   陈立夫1900~2001,浙江吴兴人。曾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与其兄陈果夫同为CC系的首领。1949年12月去台湾,1950年,蒋介石“改造”国民党,整肃CC系,陈知大势已去,写信给蒋请求出国,离开了台湾,在美国办了一个小型养鸡场。与其妻过起了清苦恬淡的田园生活。1967年,陈立夫偕夫人返台定居,但除读书自娱,就是推动中医之学,不过问政治。

   宋家

   宋家和下面的孔家的情况比前面二家都要好一些,主要宋子文和孔祥熙原本都是商人出身。宋子文还算一个外交家,孔祥熙则是单纯的商人。

   宋子文去世以后,他的家属曾把他们保存的宋子文的58箱的档案,都捐给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档案馆。由于当时宋美龄,蒋方良等人还没有去世,宋家要求其中17箱的机密文件保密十年,禁止民间人士阅读。到了最近随着二位老夫人的去世,这些资料为美国方面全面解密。

   这些资料中包括:1941年宋子文手书个人财产清单、1949年宋子文开列其在中国大陆被没收的个人房屋地产清单、1950年宋子文致美国国会和国务卿杜勒斯表示愿意公开个人财产的有关信件、1968年宋子文自列个人财产记录和1971年纽约遗产法庭关于宋子文个人遗产分割执行书等。

   宋子文的每份财产报表都有美国会计师的签名,在美国,会计制度极为严格,这种签名非常严谨,是绝不可能作假的。

   从遗产分割书来看,1971年宋子文去世时,他的非固定财产只有100多万美元,加上经过二十年时间大为升值的房产(二十年内美国房价升值大约7到8倍),除去税收以后不过400多万美元。虽然按照当时的汇率来说也能算是一个不错的富人,但是与以前被攻击为世界首富之称是没有法子相比的。

   还有一些关于宋子文晚年私人财务的资料。据说宋子文到美国以后曾经做过一些金融股票的投资。不过美国股票市场非常动荡,宋子文虽然是经济老手也马失前蹄过,投资中有过一定的的损失。资料显示,为弥补炒股的亏空,宋子文曾将他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豪宅以28万美元的价格向银行抵押(号称美国第一大街的第五大街的房子才抵押28万美元,可见宋老当时经济之困难)。

   总之,宋家在美国算是富人或者说是中产阶级,但是这种程度的富翁在美国随处都是,根本没有什么稀奇。

   孔家

   可以说四大家族中最富的就是孔家了,而实际说起来孔家却是参与政治最少的一个家族。

   陈氏兄弟长时间控制国民政府的情报机关和国民党的党产,势力强大。

   宋子文作为国民政府的主要外交家和列强周旋近二十年。

   蒋家自然不必说了。而孔祥熙从政也不过是主要管理金融界,从后世看来孔祥熙担任中国金融界的主要掌舵者的期间正是中国经济几十年来最为困难的二个时间。

   1933年4月6日,孔祥熙被南京政府任命为中央银行总裁。当时南京政府每月国库收入约为1500余万元,而每月支出账面数字就为2200万元,其中军费一项为1800万元,每月赤字就达700万元。当时财政部由宋子文负责,由于九一八和长城会战等原因,1933年前半年国库就有6000万元的新亏空。宋子文表示自己才能不足以扭转这个局面,希望辞职。10月29日,蒋批准宋的辞呈,以孔祥熙继任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并仍兼中央银行总裁。

   孔祥熙上台以后采取了一系列大胆和出色的手段,不但很快稳定了国家的金融秩序,还把财政收入转为盈余。同时和列强关于历史外债问题达成了共识,最重要得是建立了法币体系―――这也是保证八年抗战胜利极为重要的一个决策,影响深远。

   抗战开始以后,孔祥熙被任命为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总裁。此时国家财政形式艰难到了无以形容的局面。由于抗战开始二年那,中国华北、东南广大地区相继沦陷,中国海岸线被日军全面封锁,沿海重要城市也大多被日军占领,占战前财政总收入90%以上的关税、盐税、统税和烟酒税的税源大部丧失。

   国民政府此时要维持一支400万的军队,还有数以千万的逃往大后方的中国难民和大小的政府机关的职员,实在是非常可怕的局面。

   孔祥熙为此建立了一整套战时经济制度,虽然到了后期普通老百姓生活非常痛苦,法币也几乎成为废纸,但是中国的经济在抗战中始终没有垮掉。中国几百万军队虽然粮饷不足,但是仍然始终保持必须的供应,以保证其可以继续作战。

   到了1944年由于孔祥熙几次强烈要求美国政府立即支付美军在华费用的垫款问题(当时美军在华建设了几十个机场,费用都由国民政府垫付,耗款上亿。美国后来在抗战结束以后采用大量军用垃圾(所谓的剩余物资)冲抵)和希望美国加大援华力度,引起美方人员的厌恶。后在1944年要求蒋介石让孔下台。

   孔于1945年辞职,从此不问政治。1947年秋,孔夫人宋霭龄在美病重,孔祥熙赴美照顾,就此在美国居住十多年之久。

   大家可以看到,孔祥熙早在1915年就通过获得壳牌石油的山西代理权,赚取了巨额的财产。到了一战期间又通过卖给欧洲交战国重要的战略物资大大赚了一笔。之后又涉足上海的股票期货界,收入也颇丰。在1925年之前孔家已经当时全国有名的大富豪。而他担任公职的时均是国民政府经济最为困难的期间,各国援助抗战的资金都是杯水车薪。孔就算有心贪污受贿恐怕也找不出这份钱来。

   到了1945年滇缅路开通,美国开始加大援华力度的时候,孔已经下台,根本没有大额贪污的机会。

   孔家现在在美的财产却是也不少,主要都是孔家长子孔令侃早年精明的在美国投资房地产的所得。早在佛罗里达迪斯尼世界未建之前,他就以低廉的价格购买了附近的不少廉价土地,到五十年后的1997年就卖出了2000万美元的高价,不过其中大部分都捐给周边的学校及医院。而纽约蝗虫谷的孔宅在宋美龄死后的1998年也拍卖得到300万美元。

   不过孔家也不算是巨富一类。

   当年杜鲁门政府诬陷孔祥熙贪污了7.5亿美元。之后由于压力实在过大,在孔祥熙强烈要求下,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和财政部用了很长时间的调查以后,公布了一个华人在美资产的材料,资料统计了在美全部华人的资产。

最终所有华人在美国银行的存款不超过5000万美元。其中最大的存户,只有100多万美元。而且这些存户中,大部分是侨居美国经营商业的华侨,且都在美国居住年代很久。

   由于美国金融界有保护每个储户隐私的法律和传统,所以当时没有透露具体每个储户的财产数。不过这5000万的存款中当然包括孔祥熙,不管孔家占5000万中的多少比例,都说明其绝对称不上巨富。

   一切都无需多说吧?

   500个特权家庭

   自改革开放以来,直到1999年时,每年的“储蓄增加额”都相当高,几乎可以约等于“工资总额”的80~90%,而在1995年,“居民储蓄增加额”居然还比该年的“工资总额”多出了44亿元。2001年内“新增居民储蓄”足足超出了“工资总额”达3000亿元。这就是说,2001年发出去的工资,不仅没有被拿工资的人吃掉用掉—分钱,全部存进银行,又不知从何处增生了3000亿元(约相当于一年全国教育总经费)也存进了银行。又如2002年工资总额大约是1.2万亿,而居民储蓄却增长了1.5万亿。这种全世界罕见的怪事,只有一种解释:财富被以非工资方式集中在少数富人手中!因为中国公众实际上除工薪之外极难有其他收入,只有贪官污吏才有非法收入、灰色收入。所以,全国的贪官污吏在加速贪钱,使全国银行的个人存款总额年年大大超过了全国工资总额!

   131万中×县团级以上干部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70%,1996~2003年外逃资金流入境外中×干部及其家属帐户2万2千亿人民币。至2002年6月底,全国个人储蓄存款达7万5千2百亿元,其中县、团、处级或以上干部(包括离退休)及其家属申报的个人储蓄高于4万亿元。

   中国股市证券市场中的6万亿元,干部及其家属占了4万5千亿元,占75%;而5万名持有2千万元以上的股票证券人士中,干部及其家属占了4万2千多名,占86%。十多年来中国数千万股民投入股市的资金25000亿,而相应的上市公司净资产不到5000亿,目前股票的流通市值只10000亿。如果算上投资者损失掉的机会成本,股民的损失应在20000亿以上(平均每年近200亿)。中国7000万股民投入股市的3万亿现金,还剩1万亿,其余2万亿巨资已被官商联盟所侵夺和消耗。

   2006年4月初,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完成了《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该报告披露:党政干部已经形成社会特权有产阶层,其中地厅级以上干部已是官僚特权阶层。官僚特权阶层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

   据该报告披露:全国有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干部个人及配偶拥有财产超7百万,概况如下:广东省,平均8百万至2200万;上海市,平均8百万至2500万;福建省,平均7百万至1600万;浙江省,平均7百万至2千万;江苏省,平均7百万至1800万;山东省,平均7百万至1500万;辽宁省,平均7百万至1千4百万。

   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干部及配偶拥有住宅数及平均面积如下:广东省,平均3.5幢,面积6百平米至9百平米;上海市,平均2.5幢,面积450平米至850平米;福建省,平均2.5幢,面积5百平米至6百平米;浙江省,平均3幢,面积5百平米至650平米;江苏省,平均3.5幢,面积6百平米至8百平米;山东省,平均2.5幢,面积5百平米至7百平米;辽宁省,平均3幢,面积6百平米至850平米。以上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干部的子女87%~95%,在金融、地产、经贸领域工作。可见,“坚持四项原则”的结果是垄断一切权力的党官先富起来了。什么“利为民所谋”,什么“和谐社会”,什么“中国特色”,什么“共同富裕”,通通见鬼去吧!只有“保先”是真的:保持共产党先富起来的特权地位,这才是最重要的!

   2007年深圳市城市人均年收入是32650元,地厅级高干财产在700万至1000万,省级高干财产在850万至1200万。这样,深圳市的地厅级干部的平均财产相当于一个普通市民250年的工资,省级干部相当于一个平均收入的市民300年的工资,这地厅级干部全都成了地“扒皮”了,这省级干部呢,那就更不用说,全都成了省“霸天”了。

   在2004年中国财富管理论坛上,美林集团发表了最新的年度全球财富报告,2003年中国百万美元的富豪达到24万人,所掌握的财富总额达到9690亿美元,相当于2003年13亿中国人创造的社会财富总和。中国现已有资产百万美元以上的富豪24万多人,总资产达8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全国不到万分之二人口拥有的资产相当于全国国有企业或全体城乡居民存款总额的约80%。

   2005年11月份仅一个月,各级官员的家属抢购黄金金条、金币及99%含量的黄金饰物的重量达50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上海、重庆五省二市的厅(局)级或以上干部及其家属,2005年就已经有98%的人已拥有或超拥有1000万元的财产。

   据《远东经济评论》2007年第4期报道:至2006年3月底,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超过1亿元以上者,有2932人即超过90%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也就是说:共产党3000名高干子弟拥有的资产达两万亿元人民币,平均每人6.7亿元。其中:广东省,1566人;浙江省,462人;上海市,225人;北京市,195人;江苏省,172人;山东省,141人;福建省,92人;辽宁省,79人。5个最重要的工业领域——金融、外贸、地产、大型工程、安全业,85%~90%的核心职位掌握在高干子女的手中。截至2005年底,仅海外高干子女亲属经营的中国进出口贸易每年就达1千多亿美元,拥有财产6千亿美元以上,海外定居的高干亲属超过100万,其中高干配偶子女20多万人。亿万富豪主要靠以下途径致富:①以引进外资(包括驻外中资到内地投资)从中获取回佣。②进口、引进成套设备,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60%-300%。例如,从意大利引进制造皮鞋的自动流水线,国际市场价200万美元;广东、江苏引进同一型号,报价分别为600万~720万美元。一套年产50万吨化肥成套设备,国际市场价2.2亿美元,山东、辽宁以4亿美元引进。③操控国内资源、商品,出口获利。④国土开发、地产倒卖,靠银行借贷,无本获暴利。⑤走私、逃税,每年走私轿车3万至4万辆。⑥金融机构无抵押信贷,资金外流到个人口袋,这也是金融机构坏帐的主要因素之一。⑦独家或霸占大型工程承包。高速公路85%由私企承包,承包商是当地高干亲属。一公里程的高速公路,能获利700万-1100万。⑧抽逃资金到个人帐户,一般通过金融机构、中资进行。⑨操控证券市场,制造假信息勾结金融、传媒造市,从中获利。

   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是私有制,国家只能通过政策措施来调节经济,但没有自己的财产,国库全靠纳税人出钱来充实。政府花钱要有严格的程序,要受全国监督,贪起污来谈何容易。可是中国就不同了,它的基础是公有制,全国的经济命脉都在政府手里。政府是由官员组成的,名义上是公有制,实际上是官有。有权的官甚至不必犯傻去贪污,他只要批个条子,给主管官员招呼一下,他的子女就可以捞到一块大地皮,或到国企里去当个头头,这都是真正白手起家的捷径,试问哪个资本主义的官员有这种方便条件?所以在中国特色的官场,聪明人既可以本人当清官,留令名,又可以让子女据要津,成巨富。真正是名利双收,两不耽误。至于那些被双规的,坐监狱的,见阎王的,其实只是少数财迷心窍者做的蠢事。在当今中国,数以万亿计的国有资产,960万平方公里国土,都是官有制下的囊中物,想拿的话,探囊取物即可。“打下来的天下,自然由我们来坐天下,这天下的财产不传给子孙又传给谁?”所以当今中国亿万富豪中90%以上是高干子女,也就不足为奇了!

 

   2006年世界银行报告称,中国0.4%的人口掌握了70%的财富,美国是5%的人口掌握60%的财富,中国的财富集中度世界第一,成为世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

   中国“新贵家庭”(即拥有百万美元金融资产的)数量仅占中国家庭总量的千分之一,但是却掌控全国41.4%左右的财富。全世界已有960万户家庭金融资产超过百万美元,约占全球家庭总数的0.7%,它们控制的金融资产为33.2万亿美元,约占全球家庭金融资产总额的33.9%。比较上面这两个数据,全世界千分之七的富人,在全世界家庭金融资产总额中所占的比例,尚低于千分之一中国富人“掌控全国财产”的比例。据此推算,中国的贫富差距,和全世界的贫富差距比较,大概在十倍左右。

   一位在中国居住了20多年的美国官员,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大约500个特权家庭的问题。这500个家庭加上他们的儿孙、亲友及身边工作人员,构成了约5000人的核心体系,他们之间存在着普遍的通婚联姻的关系。中国人的确是一盘散沙,唯一能抱成团的,具有成熟结构化的团体,就是这个圈子。因为条例、条令并不能让人组成真正的利益共同体,只有在心灵水平上达成默契,才是团体组织化的关键。而这500个家庭,才是中国人当中唯一具有这一特征的圈子。组织化、结构化让人所具有的能量,不知是多少数量级的倍数,远远超过单纯靠人数增加所具有的能量。你有心观察,凡是重要权利机构的掌门人,都是这个圈子的人,或者被这个圈子的人所包围, 比如,组织部,财政金融,证券银行,能源电力,信息舆论媒体,警察情报内卫系统等。

    甚至有些现任高官,都不一定属于这个集团。中国若改变现状,只有这几千号人走了下坡路,其他人,总体不会有什么影响,因为只有他们是不劳而获的特权者,其他人都是靠自己劳动吃饭。

    十几亿中国人民,都是这个小集团的人质,是他们编造了如果中国施行民主人权,中国就要乱的谎言。是他们在幕后推动着中国政局的生生死死,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维持现状,既不左,也不右,既不前进,也不后退,现在这样恰到好处,直到永远。他们垄断权力,形成利益集团,竭力维护现状,并制造了“一旦民主,就会天下大乱”的谎言,十几亿中国人民成了这个小集团的人质。

    不论当政者如何宣传灌输,除了傻子都知道,阻碍中国进步的力量其实就是他们,但这个时候,触动它们,或许真有相当的混乱,如何去处理这个问题,需要一个强势的有正义感的“明君”似的人物的出现,以快捷迅猛又巧妙的手段处理这些人这些问题之后,再进行相关真正意义上的政治体制改革,方有可能在不乱的情况下,实现社会制度的进步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