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1日星期日

关于曾大军充当中共间谍危害民运的调查报告 /刘因全

    鉴于中国社会民主党长期以来,遭受中共间谍的渗透,情报大量泄漏,国内人员多人被捕或者被监控,受中国社会民主党原主席刘国凯先生的委托,中国社会民主党安全保卫部从二〇一三年开始成立反间谍专案调查委员会,对具有严重内奸嫌疑的中国社民党主席曾大军进行调查,经过艰苦的努力,现查明:

    曾大军,化名周延风,原籍湖南邵阳,1947年10月19日出生于武汉,习中共情报世家子弟。其父曾惇,湖南邵东人,十多岁参加中共革命,曾任中共地下党武汉市委书记,长期在周恩来领导下从事颠覆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的地下间谍工作。1949年中共建政后,曾惇历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组织部长,系中共高级干部。文革中受到冲击,1978年平反,1984年去世。
    曾大军系曾惇长子,一九六六年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文革中参与造反,受到解放军大将王树声(曾惇好友)的庇护,逃过打击,进入西藏军区担任下级军官。一九八三年退伍加入刚刚成立的中国国家安全部湖北安全厅,公开身份是安全厅外围的掩护机构中国旅行社湖北分社的干部。在武汉大学接受英语培训,一九九〇年潜伏来美。混入民运队伍,多次破坏中国民主运动,导致中国国内多人被捕。

曾大军从事间谍活动和破坏民运活动的基本事实如下:

1、 曾大军是董维案的中共特工卧底,因间谍活动让三名美国公民被中国安全部门逮捕,两人判刑各十年,一人驱逐出境。
董维原系中国青年报记者,一九八六年自费赴美留学,后被台湾军情局三处王西田处长在新加坡策反,在纽约圣约翰大学建立一个叫海天基金会的间谍机构,从事对中国高干子弟和留学生的策反工作。曾大军一九九〇年赴美后打入该基金会当卧底。二〇〇〇年董维发展的间谍谭光广在中国广州被捕,判刑十年,次年保外就医。二〇〇一年另一名间谍吴建明在北京被捕,被驱逐出境。中共运作在台湾军情局的高级特工,逼迫董维进入中国大陆,结果董维和曾大军于二〇〇三年进入大陆之后,立即被捕,最终被判刑十年。曾大军安然无恙,半年后回到美国,积极介入民运活动。参与刘国凯、方圆等人组建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任联络部长、副主席等职务,二〇一三年担任主席。

2、曾大军在担任中国社会民主党高级职务期间,曾公开回到大陆,大陆媒体湖南邵东电视台2005年9月13日有报道。但是曾大军的身份改换成亲共组织纽约中国统一促进会成员。

3、曾大军出卖国内社民党同仁,让国内党部被破坏殆尽,其中王小宁和李铁被分别平判刑十年。
曾大军潜伏民运的一个重要任务是破坏民运在国内的组织。曾大军从2000年开始潜入中国社会民主党。2002年9月,中国国内的一个社民党成员王小宁被捕,2003年7月被判刑10年。2009年六四前夕,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策划了一个在六四期间让国内同仁上街穿白衣服纪念六四的活动,并亲自到香港召集国内党部的同仁到港开会。此信息严格保密,除了刘国凯外,党内只有联络部长曾大军知道内情。但刘国凯到香港后,发现国内党部的大部分成员都因泄密被警察堵在家中,或者在海关被拦截,真正到达香港的只有李铁等少数几个人。这次行动惨遭失败,李铁等人回国后,遭到严密监控,一年后被捕,判刑十年,罪名之一是参与社会民主党派。李铁案不公开审理,律师是政府指定的,连判决书都不发给当事人。中共当局显然是在保护出卖李铁等国内民运人士的社民党内奸。
李铁被判刑前后,武汉国安安排了一个叫“陈晓林”的神秘人士,在网上长篇累牍地发表攻击污蔑刘国凯主席的文章,指控刘国凯吃人血馒头,出卖国内同志,实际上是在替内奸曾大军打掩护。

4、曾大军跟中国住纽约总领事馆官员、中国驻联合国使团官员曾晓华联系密切,为其拉拢监控大陆到海外访问的学者和纽约的一些文化团体的活动。
大约二〇〇四年前后,曾大军与中国驻纽约总领馆负责文化教育的官员曾晓华取得联系,为曾晓华提供信息,拉拢统战一些在美国的知识分子和民运人士。这些人中,除刘宾雁之外,其他如孔某、杨某、张某等人都先后被统战脱离民运,回到了国内。2013年前后,曾晓华再由中国调回到联合国使团担任一等秘书,重新跟曾大军取得联系,曾大军将赴美学者Z 、W等人的信息传给曾晓华,并根据曾晓华的指示,带W先生去见面。曾大军最近在曼谷也向某民运人士承认他确实早就认识曾晓华,并在2013年曾晓华再来美国就职的时候跟他在曼哈顿的一家餐厅见过面。W先生被统战后,召开了一个名为文革研讨会的活动,邀请曾晓华参加,让曾晓华得以掌控了包括张某某、任某某、李某某等三十多名知名学者的信息。这些人现在已经成为曾晓华的统战对象。有的人每到节日都会接到曾晓华送的烟酒等礼物。

5、曾大军于2007年、2009年先后两次出卖社会民主党跟社民党国际联络的情报给湖北省国家安全厅,被授予二等功,颁发奖金50万人民币。存于香港某银行,曾大军2015年4月——5月间,在香港提取10万元人民币。

6、曾大军潜伏民运、首鼠两端、制造分裂、攻击了包括刘国凯在内的几乎所有社民党高级干部,导致社民党一分为四,最近曾大军又跑到泰国跟原本从中国社民党中分裂出去的中国工党谈判合并,成立什么“社民主义研究学会”,试图拉拢国内的学者参加,然后利用这个钓鱼平台为国家安全局制造抓人的条件。

7、曾大军于2015年3月28日对民运人士金秀红进行恐怖袭击,之后进入中国
2015年3月25日,曾大军以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的身份,赴澳洲参加民运大会。3月28日澳洲大会闭幕的晚宴上,曾大军因不满民运人士金秀红女士对他身份的质疑,用红酒和辣椒油调制了一杯混合液,靠近金秀红,趁其不备,将这种杀伤力极大的混合液泼到金秀红眼上,致其严重受伤,清洗达二十多分钟才稍有缓解。金秀红欲报警,被某些人等阻拦,报警未果。
据悉,曾大军有暴力倾向,曾经在纽约打伤一个人,在法院留有犯罪记录的案底。由此可以理解他为何会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攻击一个女士。
曾大军肇事后,于2015年4月4日经悉尼飞到香港,跟一个叫PETER的商人居住到4月11日,之后失踪。4月24日再次出现在香港,并由香港飞往泰国,借口治疗牙痛,滞留到5月16日,再次返回香港,于5月21日返回纽约。
在此期间,先后有两个人给曾大军在美国的手机打电话,是曾的一个湖南亲戚接的,此人说曾大军已经回到中国。
曾大军系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在攻击民运人士之后可以自由进出中国大陆,显然有中共特工的重大嫌疑。因为中国社会民主党被中共国家安全部认定为敌对组织,国内有两名普通成员王小宁和李铁都被分别被判刑十年。因此曾大军进入中国大陆的问题引起党内同志高度质疑,曾大军获知后,在电邮组里跟社民党常委他人商量制造伪证,度过难关。
曾大军回到美国后,面对党内同志对他回国的质疑,始终不肯交出护照来证明自己没有回国。
综上所述,曾大军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具有恐怖倾向的中共间谍,对美国的国家利益、自由价值和中国的民主运动构成极大威胁,为此特向社民党中央报告,请根据党章和美国法律对曾大军的间谍问题作出处理。


中国社会党安全保卫部曾大军间谍犯罪调查委员会
2015年5月28日

注:本报告副本及其相关证据拟提交美国联邦调查局